高敏听了叶婉汐的话,老半天没吱声,只拿一言难尽的目光瞅她。叶婉汐被她盯得浑身直发毛,下意识的往车门处挪了挪:“干嘛这么看我?”“我真不明白你这算运气好,但是运气好?说你运气好吧,前段时间想害你的人像是都倒霉透顶了,说你运气好吧,这些人一倒霉透顶,可能会叶婉汐被她盯得浑身发毛,下意识的往车门处挪了挪:“干嘛这么看我?”。...

高敏听了叶婉汐的话,半天没吭声,只拿一言难尽的目光瞅她。

叶婉汐被她盯得浑身发毛,下意识的往车门处挪了挪:“干嘛这么看我?”

“我真不知道你这算是运气好,还是运气不好?说你运气不好吧,最近想害你的人好像都倒霉了,说你运气好吧,这些人一倒霉,可能连带着你的工作也丢了。”

之前一个方添已经够呛了,现在再来个亓晚晚,他们这部剧真的还能顺利拍完吗?

“那当然是运气好了。”叶婉汐唇角微扬,“你要这么想,昨天你还想着让我退出剧组保平安。当时我们要是真的走了,就得我们给剧组赔违约金了。可要是剧组真的因为方添跟亓晚晚停摆,我们非但不用赔违约金,剧组还得反过来赔偿我们一些损失,不好吗?”

高敏:“……”你可真是个脑筋灵活的小天才呢!

萧总家位于A市郊外的高档别墅区,一般人没有相应的通行证根本不能进入。

昨晚,高敏回去后便跟他约好了今天上门的时间。

今天一大早,萧总便特意派了他的司机来接她们,到了地方只被例行的问了几句就给放进去了。

“萧总?”

顶头上司亲自跑到停车场来迎接,却是高敏跟叶婉汐都没想到的。

“你们来了。”

萧总今年差不多四十了,可因为保养得好的缘故,看上去顶多三十出头。

只是因着最近家里的事情,整个人看上去憔悴不少,眼睛底下都挂着些乌青。

叶婉汐仔细看了一眼他的面容,眸光微闪。

“萧总,究竟发生什么事了?您找我们来……”

“边走边说吧。”萧钰缇的脸上是抹不开的疲惫,引着两人往家里走。

“事情是这样的,我跟我的妻子有一个独生女儿,今年六岁,刚好在上幼儿园。大概一周前,孩子从幼儿园回来就开始有点不对劲。”

“怎么个不对劲?”

“就时不时发呆,对着没人的地方自言自语,偶尔还会莫名其妙的平地摔。”

女儿的不对劲,最初是家里的保姆先发现,转而告知他们夫妻俩的。

只是一开始他们都没怎么放在心上,以为是小孩子看多了动画片兴致来了一个人扮家家酒。

至于摔跤,小孩子疯玩起来有几个是没摔过跤的?

“最近几天,孩子的情况突然就严重了起来,说什么也不愿意去幼儿园,一送过去就大哭大闹,死活不肯进门。起初我们还怀疑她是不是在幼儿园受欺负了,专门去幼儿园调了监控。”

“有什么发现吗?”

“没有,孩子在幼儿园一切正常。”

高敏蹙了蹙眉头:“会不会是孩子比较喜欢待在家里,故意找理由不去幼儿园?小孩子嘛,都比较恋家。”

萧钰缇揉了揉太阳穴:“如果只是喜欢待在家里倒也没什么,可这几天晚上,她开始频繁的做噩梦,有时候半夜惊醒还会失控尖叫。”

一个六岁的孩子,长时间处于这样紧绷的状态,他们这些大人看着都要崩溃了,更别提孩子本人了。

书评(289)

我要评论
  • 起包包&罪证的

    “方添,好,你好样的!”温媛拿起包包狠砸了方添一下,带着满载罪证的手机转身就走。

  • 下子听&婉汐的

    温媛一下子听出了叶婉汐的潜台词,她跟方添结婚不到三年。

  • “最大&前是干

    “最大的孩子?”温媛这会已经完全忘了自己之前是干什么来的了,“他还有别的孩子?”

  • &三小四

    “当然是你老公在外养的小三小四小五……”叶婉汐点了点通讯录上一排的人名,“这个陈老板是你老公的小三,这个江老板是小四,董老板是小五……”

  • 连原本&知所措

    屋内的气氛一滞,就连原本在门外指指点点,小声说话的吃瓜群众们也都下意识的屏住呼吸,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惊天大瓜不知所措。

  • “啧!&还真不

    一眼望去,不由得发出一声由衷的赞叹:“啧!还真不少。”

  • &子。”

    叶婉汐挑了挑眉,补充道:“媛媛姐,这只是他最大的两个孩子。”

  • &。

    “哦,那这个呢?”叶婉汐划到通讯录最后,一个备注为“10xx6”的联系人。

  • 吃瓜群&麻木。

    叶婉汐随手就点出一堆人来,听得门外的吃瓜群众一脸麻木。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