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婉汐这人一向吃软不吃硬,一听是他找自己,神色也变的正儿八经不少。“萧总找我是有什么事吗?”“具体内容他没说,而已听他的语气,像是蛮心急的。”叶婉汐沉吟片刻一声:“昨天太晚了。你一会给他回个电话,更方便的话,明日吧。”“好。”高敏微松了口气,正准备离开了让“萧总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叶婉汐这人向来吃软不吃硬,一听是他找自己,神色也变得正经不少。

“萧总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具体他没说,只是听他的语气,好像蛮着急的。”

叶婉汐沉吟一声:“今天太晚了。你一会给他回个电话,方便的话,明天吧。”

“好。”高敏微松了口气,正打算离开让叶婉汐好好休息,便扫到了一旁桌子上的画。

“你刚刚,在画画?”

“嗯。”

高敏拿过桌上已经完成大半的素描看了一眼,心猛地咯噔一下,试探道:“你画的这个是……”

叶婉汐并未注意到她的异样,眼底掠过一丝焦灼与苦恼:“一个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

“很重要的人?”高敏若有所觉,“该不会是你那天不顾一切想去找的人吧?他也是圈里人?”

“圈里人?什么圈里人?”

“不是圈里人,他穿古装做什么?这画不是在拍戏吗?”

叶婉汐怔了怔,她画这张图的时候满脑子都是大师兄前世的样子。

以至于她画出来的成品都是大师兄在林子里面练剑,怨不得高敏会误会。

“这个是我随便画的,他不是圈里人。”叶婉汐将高敏手上的画抽了过来,卷成一卷塞进抽屉里。

高敏却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她,继续追问道:“那他是做什么的?你们什么关系?你是不是喜欢人家?”

叶婉汐被她这连环三问给问懵了,尤其是最后一问,几乎是下意识的反驳道:“没有没有,怎么可能!”

“没有?那你们是什么关系?”

“额……”叶婉汐的眼神飘忽了好一会儿,才有些不确定的说了句:“兄妹?”

“真的?”

“真的!”叶婉汐迎视着高敏的目光,不知怎的突然有些心慌,“你还有别的事吗?没有就先回去休息吧。我累了,要休息了。”

说完也不管高敏是个什么反应,推着人就往外走,几乎是把人生生推出去的。

房门关上,叶婉汐靠在门后不自觉的松了口气,旋即才突然反应过来:“我说的不是实话吗?这么紧张做什么?”

一不留神就被关在门外的高敏却已然看穿所有,站在叶婉汐房门前意味深长的哼了一声。

“兄妹?信你才有鬼,小丫头片子还想骗我!”

方添是在温媛出面澄清的当天晚上被抓的,被抓时他还在跟经纪人密谋。

准备将这次的事情归结为方添是中了叶婉汐跟温媛的仙人跳,让自己逆转为受害者。

毕竟,只有这个理由才能够完美解释温媛为何会主动出面感谢身为“小三”的叶婉汐。

这个做法不用想也知道肯定会惹恼温家,可他出轨还搞出私生子的事情本就将温家得罪死了。

温媛想要离婚的态度又那么坚决,这事已然没有转圜的余地。

倒不如赌一把,置之死地而后生,左右娱乐圈又不是只有温家一家娱乐公司。

以他现在的身家背景,他相信温家的那些对头公司肯定很乐意接手他,借由他来打击温家。

然而,方添显然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温家的手段。

书评(87)

我要评论
  • ,你别&事情。

    “媛媛,你别听她胡扯,这些都是投资商,我真的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

  • &婉汐的

    温媛一下子听出了叶婉汐的潜台词,她跟方添结婚不到三年。

  • 全忘了&自己之

    “最大的孩子?”温媛这会已经完全忘了自己之前是干什么来的了,“他还有别的孩子?”

  • 6”的&。

    “哦,那这个呢?”叶婉汐划到通讯录最后,一个备注为“10xx6”的联系人。

  • &。

    事实摆在眼前,温媛哪里还愿意听他辩解,关掉通讯,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

  • &你的投

    叶婉汐噗嗤一下笑出了声:“原来你的投资商在外都喊你老公?”

  • 电话那&头的女

    电话那头的女人半天等不到回应,也意识到了不对劲,试探的喊了几声:“老公?老公?”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