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面上的表情遽然一僵,眼神也就梭巡出来。“你又也不是不明白,我每次压力一大就……就以及控制忍不住自己。”“昨天张总又去找你了?”“……嗯。”经纪人无话可说了:“处理方式非常干净点,别被人把握住把柄。”“安心吧,我处理方式得很非常干净,会有人明白的。即使明白,他“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每次压力一大就……就控制不住自己。”。...

安娜面上的表情猝然僵住,眼神也开始游移起来。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每次压力一大就……就控制不住自己。”

“昨晚张总又去找你了?”

“……嗯。”

经纪人无话可说了:“处理干净点,别被人抓住把柄。”

“放心吧,我处理得很干净,不会有人知道的。就算知道,他们也没证据。”

然而,两人显然忘了一句老话。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继猫主人发声之后没多久,热议榜单的最顶端便多了一项词条。

#安娜虐猫#

“安娜私底下竟然喜欢虐猫!”高敏差点以为自己看错了。

虐猫这种行为,放在一般人身上都需要遭受群众的道德谴责与责骂,放在艺人身上更是无异于自爆。

高敏不过点开了其中的几个视频看了一眼,便被那血I淋I淋的场面吓到了,跑到卫生间吐了起来。

“畜生,禽兽,心理变态!那可都是一条条活生生的小生命,她就不怕将来下地狱吗?”

高敏骂完像是猛然想到了什么,转头看向叶婉汐:“你是不是早就看出来她……”

叶婉汐帮她倒了杯水:“她身上有味道。”

“什么味道?”

血腥味混杂着腐朽的恶臭。

这话真要说出来,高敏今天晚上怕是得做噩梦。

叶婉汐斟酌片刻,选择了个比较委婉的说法。

“她身上带了对猫带有刺激性的药品。应该是前一天晚上虐猫的时候用到的,忘了收。”

高敏恍然大悟:“所以,那只猫之所以会突然发狂挠人,是因为她身上的药?”

“嗯。”

只是她没想到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都敢那么明目张胆的动手,把人家的猫打个半死。

最后还让在场那些工作人员帮着遮掩,甚至还把心思又动到她身上,真是一门心思把自个儿往死里作。

“那她被挠根本就是自作自受,还想往咱们身上泼脏水,活该她现在被骂。那个猫粮公司也是,为了这么个玩意故意耍我们,到头来赔了夫人又折兵,这会怕是肠子都悔青了,都是报应!”

高敏痛痛快快吐槽了一场后,突然严肃道:“我现在有点相信你那天说的话了,一家猫粮公司请一个虐猫的艺人当代言人,它不倒闭谁倒闭!”

叶婉汐:“……”说得竟然还有那么几分道理,我竟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反驳才好。

猫粮公司现在确实悔的肠子都青了都快青了,同样悔得恨不得时间逆流的还有安娜跟他的经纪人。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他们怎么会有这些视频?我明明……我明明……”都是躲起来做的。

词条出现的时候,安娜的粉丝正忙着替她冲锋陷阵手撕猫主人。

看到这条热搜,第一反应就是对家买了热搜要来黑他们家正主,当即撸起袖子点进词条准备大干一场,却被那迎面而来的虐猫视频糊了一脸。

也不知这个爆料者是打哪得来的视频,数量多不说还很高清。

有几个视频可以说完全是怼脸拍,让他们就是想自欺欺人都做不到。

书评(439)

我要评论
  • &”

    电话那头的女人半天等不到回应,也意识到了不对劲,试探的喊了几声:“老公?老公?”

  • &一样。

    方添被打懵了,好一会儿才转头看向叶婉汐,眼神就跟淬了毒一样。

  • 堆人来&吃瓜群

    叶婉汐随手就点出一堆人来,听得门外的吃瓜群众一脸麻木。

  • &出一声

    一眼望去,不由得发出一声由衷的赞叹:“啧!还真不少。”

  • 先一步&。

    “媛媛,你别听她胡说,我……”方添彻底慌了,伸手又想去抢手机,却被温媛抢先一步。

  • 连原本&的吃瓜

    屋内的气氛一滞,就连原本在门外指指点点,小声说话的吃瓜群众们也都下意识的屏住呼吸,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惊天大瓜不知所措。

  • 全忘了&孩子?

    “最大的孩子?”温媛这会已经完全忘了自己之前是干什么来的了,“他还有别的孩子?”

  • 这么多&不是个

    这么多女人,已经不能算是花心了,这怕不是个人形泰迪吧!

  • 他辩解&。

    事实摆在眼前,温媛哪里还愿意听他辩解,关掉通讯,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