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媛吐了一会感觉整个人都好多了,长期积压了几天的郁气好像也跟随吐回去了不少。“我没事儿,而已一想起自己居然跟这么一个人过了一两年,就有点儿……反胃。”温媛这一提,温妈妈又想哭了:“察人知面不知道心,谁能想起那方添平时里望着那么很老实,对媛媛也是温柔如水又体“我没事,只是一想到自己竟然跟这么一个人过了两三年,就有点……恶心。”。...

温媛吐了一会感觉整个人都好多了,积压了几天的郁气似乎也跟着吐出去了不少。

“我没事,只是一想到自己竟然跟这么一个人过了两三年,就有点……恶心。”

温媛这一提,温妈妈又想哭了:“知人知面不知心,谁能想到那方添平日里看着那么老实,对媛媛也是温柔又体贴,什么轻的重的活都不让你姐做,看上去踏实又能干,背地里竟然是这么个猪狗不如的东西!”

“我早说了,那个男人尖嘴猴腮,又老又丑,看着就不是什么好人。你们不听,还非说我以貌取人,现在看清楚他是个什么货色了吧?”

和温家的几个长辈不同,温爵见方添的第一眼就对他莫名的反感,这份反感直到现在都未曾改变。

“行了,别马后炮了,与其在这懊悔没有未卜先知,不如处理好眼前的事,及时出气,及时止损。”

在场几人听到老爷子这话,俱都下意识的看向除药检单外的另外一份资料。

温家家大业大,当年温媛进娱乐圈,便专门开了家娱乐公司为她保驾护航。

后来温媛退居二线,这家公司的资源便理所当然的往方添身上倾斜,他本人也在公司内部挂了个闲差。

可即便只是个闲差,他也终究是温家的姑爷,公司内部不乏一些人把歪心思动到了他身上。

方添最初还算安分,没敢真做什么。

最近这一年,许是觉得自己在温家地位稳固了,开始伙同公司的一位副总暗地转移公司财产。

“这么大的数额,足够他进去蹲上几年了。”

“那不是便宜他了?”温爵拧了拧眉,犹觉得不解气。

“那你想怎么样?把他阉了还是把他杀了?”温爸爸毫不客气的赏了不省心的小儿子一记后脑勺锅贴,“少动你那些犯蠢的歪心思,爸有的是办法让他生不如死。”

温爵摸着自己发疼的后脑勺,撇了撇嘴,他当然知道他爸有的是办法修理那个龟儿子。

只是他爸归他爸,他的那份还是得自己讨回来,一会他就叫上自己那些个兄弟找机会套方添的麻袋,先把人打一顿再说!

“既然都已经查清楚,咱们也该对人有点表示了。”

温媛知道老爷子说的是叶婉汐,点头道:“一会我就发声明,把这事澄清下。”

“你心里有数就好。”

“爸,你真觉得那女明星说的……是真的?”

叶婉汐的事情,温家人都是在老爷子住院后才知道。

与温老爷子接受良好不同,其他人都觉得温媛这是遇到骗子了。

偏偏老爷子还对此深信不疑,甚至还让温媛去跟那小明星交好。

“是不是真的,人家都帮了我们大忙。而且,如果不是她提点媛媛,我这把老骨头现在恐怕已经没机会坐在这跟你们说话了。”

“爸!”温妈妈一脸不赞同,“别说这么不吉利的话。”

温老爷子摆了摆手,并不在意。

“你们记住了,有些人就算不交好,也千万不能得罪。”

书评(290)

我要评论
  • 人名,&个江老

    “当然是你老公在外养的小三小四小五……”叶婉汐点了点通讯录上一排的人名,“这个陈老板是你老公的小三,这个江老板是小四,董老板是小五……”

  • 噗嗤一&了声:

    叶婉汐噗嗤一下笑出了声:“原来你的投资商在外都喊你老公?”

  • &叶婉汐

    叶婉汐随手就点出一堆人来,听得门外的吃瓜群众一脸麻木。

  • 前是干&什么来

    “最大的孩子?”温媛这会已经完全忘了自己之前是干什么来的了,“他还有别的孩子?”

  • ‘有情&商?”

    “青梅竹马十几年的‘有情人’,跟你连孩子都有了,也是你的投资商?”

  • 洗完澡&天都在

    电话才刚响了一声就被接了起来,随即传来女人欢喜的声音:“喂,老公,今天怎么这么早给我打电话?我刚给囡囡跟囝囝洗完澡,正准备哄他们睡觉。他们今天一天都在念叨,说想你了,你要和他们说说话吗?”

  • “媛媛&做过任

    “媛媛,你别听她胡扯,这些都是投资商,我真的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

  • &,却被

    “媛媛,你别听她胡说,我……”方添彻底慌了,伸手又想去抢手机,却被温媛抢先一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