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咕咕……”封天域的呆愣并没有持续太久,被抢去“玩具”的小圆圆不知道何时窜到了封天域身前。小爪子不停地拨拉着他的西装下摆,想往上爬怎奈腿真的太长,更本蹦不上来,急得团团转。封天域这才行为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冷着脸问了句:“她手里捧着的是圆圆?小爪子不停扒拉着他的西装下摆,想要往上爬奈何腿实在太短,根本蹦不上去,急得团团转。。...

“咕咕……咕咕……”

封天域的失神并未持续太久,被抢走“玩具”的小圆圆不知何时窜到了封天域身前。

小爪子不停扒拉着他的西装下摆,想要往上爬奈何腿实在太短,根本蹦不上去,急得团团转。

封天域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冷着脸问了句:“她手里捧着的是圆圆?”

保镖大哥仔细辨认了一下照片背景以及叶婉汐身上的穿着,点头道:“是的。这张照片应该就是圆圆走失那天拍的。”

管弦时闻言也来了兴致:“把一只兔子说成是猫,这些娱乐媒体还真是惯会指鹿为马。”

封天域扫了一眼新闻的大致内容,双眸微凛,伸手将那还在不停打转的小家伙拎了起来。

“喜欢她?想让我帮她?”

小家伙挣扎的动作猝然僵住,旋即主动凑过去舔了舔封天域的指尖,又蹭了蹭他的手掌,讨好之心溢于言表。

封天域冷眼旁观这小团子将仅有的几个卖萌招数一一使完,方才大发慈悲抬头看向管弦时。

管弦时立马会意:“我这就让人去处理。”

一心只以为这小明星运气好,得了老板家小祖宗的青睐,引得老板爱屋及乌出手帮忙的两人。

并未注意到,封天域在看到新闻内带有主观意识的攻击与讽刺后,眼中一闪而逝的冰冷戾气。

叶婉汐这边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另一边,得了叶婉汐的指点,温媛立马就把自己平日吃的药拿去化验并让人查了方添父母的账户。

结果这一查,还真就查到了些意想不到的东西。

“这个混蛋,他怎么敢,怎么敢!”温爵一脚踹在桌子腿上,整个人就像只斗气的公牛般,气哼哼的团团转。

温爸爸和温老爷子虽没有他反应大,却也是阴沉着脸,恨不得现在就叫人打死那个忘恩负义的垃圾畜生。

温妈妈早已哭成了泪人,一边哭还一边问:“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对他不好吗?媛媛对他不好吗?他怎么能这么对媛媛,怎么能这么对我们!”

温媛看着桌上的药品检验单,有些麻木,却意外的没了怒气,反而莫名有种解脱了的感觉。

为什么这么对她?因为他自始至终就没爱过她,从一开始他就是有目的的接近她。

娶她不过是为了她背后的温家,为了她手头的人脉,所以他从来就没想过要让她怀孕。

因为他不缺孩子,甚至再等个几年,她的身体因为这些药物彻底断了要孩子的可能。

他说不定还会主动提议领养个孩子,然后把自己跟那些个情妇生的孩子李代桃僵,拉进他们温家户口,顺利成章得到他们温家遗产的继承权。

一想到这,温媛便止不住的犯恶心。

“呕……呕……”

温媛这一吐,其他人也顾不上生气了,除了顾老爷子外,一个个全围到她身边。

“姐,姐你没事吧。”温爵拍着姐姐的背,满是心疼与愤慨。

方添那个狗杂I种,敢这么对他姐,他绝对不会放过他!

书评(84)

我要评论
  • 键,方&过来:

    这话就像是摁中了某个开关键,方添惨白着脸凑过来:“媛媛,这事不是……”

  • 挑了挑&“媛媛

    叶婉汐挑了挑眉,补充道:“媛媛姐,这只是他最大的两个孩子。”

  • 早给我&洗完澡

    电话才刚响了一声就被接了起来,随即传来女人欢喜的声音:“喂,老公,今天怎么这么早给我打电话?我刚给囡囡跟囝囝洗完澡,正准备哄他们睡觉。他们今天一天都在念叨,说想你了,你要和他们说说话吗?”

  • “媛媛&扯,这

    “媛媛,你别听她胡扯,这些都是投资商,我真的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

  • &狠砸了

    “方添,好,你好样的!”温媛拿起包包狠砸了方添一下,带着满载罪证的手机转身就走。

  • 讯录最&后,一

    “哦,那这个呢?”叶婉汐划到通讯录最后,一个备注为“10xx6”的联系人。

  • &众一脸

    叶婉汐随手就点出一堆人来,听得门外的吃瓜群众一脸麻木。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