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她的那些个脑残粉除了公司那些高层还都信了她的鬼话,更有甚者还把你前天抱兔子的糊照当证据。这些人是眼瞎吗?兔子跟猫都分不清……”“他们是也不是还扣了你工资?”高敏义愤填膺的申讨戛然而止:“你……你怎么明白?”“两眉之间微红,易犯小人。”叶婉汐迎视“他们是不是还扣了你工资?”。...

“偏偏她的那些个脑残粉还有公司那些高层还都信了她的鬼话,甚至还把你昨天抱兔子的糊照当证据。这些人是眼瞎吗?兔子跟猫都分不清……”

“他们是不是还扣了你工资?”

高敏义愤填膺的声讨戛然而止:“你……你怎么知道?”

“印堂微红,易犯小人。”叶婉汐迎视着高敏震惊的目光,幽幽道,“后面还有一句,我忘记告诉你了。”

“什……什么?”

“小鬼难缠,破财免灾。”

“!!!”

高敏本能的往边上挪了挪:“你是在跟我开玩笑的对不对?”

“你觉得呢?”

“那你昨天说……”

“那家猫粮公司,确实快破产了。”

“那安娜她……”

“她也快倒霉了。”

叶婉汐摸了摸手机屏幕上那只全损画质,糊得只看得出白绒绒一团的垂耳兔。

心里想的却是,这小兔子都糊成这样了,兔子主人能不能认出它,又会不会主动现身,省得她海底捞针到处找他?

然而,叶婉汐并不知道的是,她心心念念的小兔子跟小兔子主人正隔着办公桌严肃对峙,气氛一时有些凝重。

直至,外头响起敲门声。

“进来。”

封天域的目光自小兔子身上抽回,转而看向自外面走进来的两人。

“咕咕……咕咕……咕咕!”小兔子见自家主人不理自己,愈发生气了,叫声一声更比一声高。

管弦时和他身后的保镖大哥听到这动静,下意识的便循声看了过去。

发现小兔子不只是在叫,小爪爪还不停拍打着摆放在它跟前那个ipad,显然是想让人看那屏幕上的内容。

保镖大哥的眼神不自觉的往上一飘,意外发现那上头的人好像……有点眼熟。

“这位小姐……”

封天域的眼神刷的扫了过来:“你认识她?”

保镖大哥浑身一僵,硬着头皮往前走了几步,看清楚平板屏幕上的那张照片。

“见过一面,那天圆圆闹脾气跑出去,就是这位小姐捡到它,把它送回来的。”

保镖大哥说到这顿了顿,补充道:“圆圆似乎很喜欢这位小姐,当时我们想把它带回来还闹了脾气,对着我们又蹬又叫,也是这位小姐哄好的。”

他这么一说,管弦时却是惊讶了。

自家老板养的这只小祖宗,除老板外可以说是生人勿进。

就连自己这个私人秘书兼助理,之前手贱逗它的时候也没少被它咬。

这么个人形杀器,竟然会主动亲近一个第一次见面的女人,还粘着人家不愿意回来?!

封天域的眼中亦划过一丝讶异,伸手将那块平板从小兔子的爪下抽了出来,第一次正视照片里的人。

这张照片明显是偷拍的,不止糊,还只拍到了叶婉汐的侧脸。

可就是这么个侧脸,却令封天域的心狠狠颤动了一下。

就像是深埋在内心深处的宝箱,终于等来了它梦寐以求的开箱者。

现在只需要找到那把能够开启它的钥匙,便能够打开它,得到宝箱内主人藏匿已久的珍宝。

书评(270)

我要评论
  • &三年。

    温媛一下子听出了叶婉汐的潜台词,她跟方添结婚不到三年。

  • 气氛一&连原本

    屋内的气氛一滞,就连原本在门外指指点点,小声说话的吃瓜群众们也都下意识的屏住呼吸,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惊天大瓜不知所措。

  • 同时,&点开对

    叶婉汐伸腿绊了方添一跤的同时,熟练的点开对方手机内的通讯录。

  • 会儿才&一样。

    方添被打懵了,好一会儿才转头看向叶婉汐,眼神就跟淬了毒一样。

  • 媛这会&全忘了

    “最大的孩子?”温媛这会已经完全忘了自己之前是干什么来的了,“他还有别的孩子?”

  • 梦初醒&么?孩

    温媛如梦初醒,惊叫道:“你说什么?孩子?他有孩子?他跟别的女人有孩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