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种花草家,许多人特别是许多男人,更年轻时候谁没颗武侠心?了离开了剧组的叶婉汐更本不明白就因为这个“小”出乎意料,剧组不少人都对她大为改观不少,更有甚者暗戳戳的寻思着怎么主动勾勾搭搭她。“婉汐,要不然,咱不拍这部剧了?”叶婉汐眨了眨眼:“不拍了?之后不还让我好“婉汐,要不,咱不拍这部剧了?”。...

作为种花家,许多人尤其是许多男人,年轻时候谁没颗武侠心?

已经离开剧组的叶婉汐根本不知道就因为这个“小”意外,剧组不少人都对她改观不少,甚至暗戳戳的盘算着怎么主动勾搭她。

“婉汐,要不,咱不拍这部剧了?”

叶婉汐眨了眨眼:“不拍了?之前不还让我好好表现,别让窦导把我赶出剧组,现在怎么不想让我拍了?”

“之前是之前,现在是现在,工作没了可以再找,命没了可就什么都没了。”

就高敏印象中圈内就发生过两起类似的事件,一个死了,另一个半身不遂还毁容了。

一想到这种事情可能发生在叶婉汐身上,她便冷静不下来。

“今天的事只是意外,而且我这不是没事吗?”

“那是你运气好。”高敏说到这猛地卡顿了几秒,瞪大双眼,难以置信的看向叶婉汐,“你你你,你刚刚……”

叶婉汐轻咳一声,淡笑道:“家中长辈教的花拳绣腿,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高敏:“……”我怀疑你在装逼,但我没有证据。

“长辈?你不是孤儿吗?哪来的长辈?”

“是没有血缘关系但对我很好的长辈。”

高敏蹙了蹙眉:“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

“额,我师父他老人家比较低调,不怎么喜欢别人时常把他挂在嘴边,更不喜欢门下弟子打着他的旗号外出招摇。”

这个解释还算合理,毕竟那些真正厉害的人大多都有点怪癖,也很低调。

“早知道你有这本事,一开始我就该给你接那些带打戏的古装武侠剧,而不是在那些腻腻歪歪的泡沫肥皂剧里面浪费时间,说不定你早就红了。”

叶婉汐:“……”可别了吧!

真要一开始就给之前那个作精接武侠剧,在里面恐怕都只有被打的份,而她现在要赔的违约金也得再翻几倍了。

“不说这个了,公司突然把你叫回去,是出了什么事吗?”

叶婉汐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起这个高敏脸都黑了。

“安娜那个贱人,抢代言就算了,还恶人先告状买通稿黑你。”

叶婉汐眯了眯眼:“她做了什么?”

“你自己看吧。”高敏叹了口气,把自己的手机塞给她。

叶婉汐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图片,拧了拧眉:“这两张图……”

“昨天你捡到那只小兔子不知道被哪个缺德狗仔拍到了。不巧的是,昨天咱们走了以后,那个猫粮公司负责人让人带了几只猫过去当道具。其中就有一只浑身雪白的小猫咪,一照面就把安娜的脸给挠了。”

高敏刚知道安娜被挠的时候还挺幸灾乐祸,哪里想到这才过了多久,火就烧到自家身上来了。

“那个小贱人被挠花脸,也不知道发什么疯,非说是你记恨她抢了你的代言,买通猫的主人,指使那只猫毁她的容。这可真他么的搞笑,且不说有没有这么听话的猫,那临时更换代言人的事情我们都是昨天到了地方才知道,哪来的外星时间去买通什么猫主人?”

书评(253)

我要评论
  • 下子听&,她跟

    温媛一下子听出了叶婉汐的潜台词,她跟方添结婚不到三年。

  • &竹马十

    “青梅竹马十几年的‘有情人’,跟你连孩子都有了,也是你的投资商?”

  • 温媛如&子?”

    温媛如梦初醒,惊叫道:“你说什么?孩子?他有孩子?他跟别的女人有孩子?”

  • “媛媛&忙捡衣

    “媛媛,媛媛……”方添赶忙捡衣服要追,还不忘冲叶婉汐放狠话,“你给我等着。”

  • ,我真&做过任

    “媛媛,你别听她胡扯,这些都是投资商,我真的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

  • 为“1&6”的

    “哦,那这个呢?”叶婉汐划到通讯录最后,一个备注为“10xx6”的联系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