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事发现场到叶婉汐平安落地实施前后将近两分钟时间,许多人的脑子更本都还转不回来。特别是那个站在最佳C位,幸运亲眼目睹全过程的方添替身,此刻双目圆瞪,惊讶且濡慕的望着眼前之人。也可以说是完美可以复制出了原著中女主头一回看见惊鸿仙子时的本能反应。叶婉汐照着要求维尤其是那个站在最佳C位,幸运目睹全过程的方添替身,此刻双目圆瞪,震惊且濡慕的望着眼前之人。。...

从事发到叶婉汐平安落地前后不到一分钟时间,许多人的脑子根本都还转不过来。

尤其是那个站在最佳C位,幸运目睹全过程的方添替身,此刻双目圆瞪,震惊且濡慕的望着眼前之人。

可以说是完美复制出了原著中男主头一回见到惊鸿仙子时的本能反应。

叶婉汐照着要求维持着姿势站在原地好半天,都没等到导演喊停。

又见众人像是摁到了什么暂停键一般呆在原地一动不动,只得无奈开口打破沉默。

“你们……不过来看看?”

这话就像是滚入油锅里的水,哗的一声,整个剧组霎时吵闹了起来。

“婉汐,婉汐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天哪,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好端端的绳子怎么会断,还是在那么高的地方……”

高敏率先越众冲了出去,眼眶通红,紧抓着叶婉汐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她刚处理完公司的事情赶来,就看到这惊心动魄的一幕,腿都吓软了。

叶婉汐知道她吓坏了,心头微暖,反过来安慰道:“没事,虽然有点吓到,但好在我反应快,没受伤。”

“真的?”

窦导等人晚了高敏一步,这会也全聚了过来。

“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需不需要去医院?”

“没事,不用去医院。”

窦导等人上下打量了叶婉汐一番,在确定她真的没什么事后大大的松了口气,随之而来的是浓浓的好奇与激动。

“你……”

“窦导。”勉强冷静下来的高敏,神色是前所未有的严肃与冰冷,“这事我希望你跟剧组能给我们一个交代。”

窦导回想起方才的场景,脸色也跟着严肃起来:“这事确实是我们的疏忽,我会让人查证清楚,给你们一个交代。”

刚刚叶婉汐掉下来的位置少说也有三四层楼高,换做一般人,就这么直挺挺摔下来,非死即伤。

出了这样的事情,人为也好,意外也罢,剧组都有责任。

“今天就先拍到这,婉汐也受惊了,你先带她回去休息,其他的都等我把这事查清楚再说。”

导演都这么说了,高敏也不好继续纠缠,拉着叶婉汐便往外走。

其他人更不会有异议,这威亚绳说断就断,可以说是非常大的安全隐患,再拍下去谁知道会不会断第二回?

这会不少人的注意力还在那断掉的威亚绳上面,及至叶婉汐二人彻底没了踪影,才有人后知后觉惊叫出声。

“刚刚那是轻功吧?是轻功吧!原来古装剧里的轻功竟然真的存在吗?卧槽,我是不是在做梦,嘶……这也太帅了吧!”

“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竟然啥事没有,就跟武侠剧里面那些大侠飞檐走壁一样。不对,比飞檐走壁还牛,这tm的走的是竹子!没想到咱们剧组竟然藏着这么个武林高手!你说,我现在去讨好人家,让她教我个一招半式还来得及吗?”

“之前是谁背后骂人婊子配狗天长地久的?现在想讨好人家,也不看看人家乐不乐意搭理你。我就不一样了,我可从来没骂过她……”

书评(270)

我要评论
  • 群众们&也都下

    屋内的气氛一滞,就连原本在门外指指点点,小声说话的吃瓜群众们也都下意识的屏住呼吸,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惊天大瓜不知所措。

  • 的孩子&媛这会

    “最大的孩子?”温媛这会已经完全忘了自己之前是干什么来的了,“他还有别的孩子?”

  • 电话那&老公?

    电话那头的女人半天等不到回应,也意识到了不对劲,试探的喊了几声:“老公?老公?”

  • 个开关&过来:

    这话就像是摁中了某个开关键,方添惨白着脸凑过来:“媛媛,这事不是……”

  • 伸腿绊&熟练的

    叶婉汐伸腿绊了方添一跤的同时,熟练的点开对方手机内的通讯录。

  • ,惊叫&别的女

    温媛如梦初醒,惊叫道:“你说什么?孩子?他有孩子?他跟别的女人有孩子?”

  • 说,我&又想去

    “媛媛,你别听她胡说,我……”方添彻底慌了,伸手又想去抢手机,却被温媛抢先一步。

  • 哪里还&一巴掌

    事实摆在眼前,温媛哪里还愿意听他辩解,关掉通讯,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