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婉汐小露的这一手,貌似把两人都给震住了。具体指导老师抢先反应时回来,双眸微亮:“练过?”“跟家中长辈学过点皮毛。”“你这架势可不像只学了点皮毛。”叶婉汐也没多做作出解释,只淡淡一笑着问了句:“这样你行吗?”“行行行,太行了。”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的场面,指指导老师率先反应过来,双眸微亮:“练过?”。...

叶婉汐小露的这一手,倒是把两人都给震住了。

指导老师率先反应过来,双眸微亮:“练过?”

“跟家中长辈学过点皮毛。”

“你这架势可不像只学了点皮毛。”

叶婉汐没有多做解释,只淡笑着问了句:“这样能行吗?”

“行行行,太行了。”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指导老师仅从一个简单的起手势便看出叶婉汐有些底子。

窦导虽然是个外行,却也觉得叶婉汐方才舞的那几下赏心悦目,比之前指导老师跟他比划过得还要好看。

“那就这么定了。先试一场,你也不要有太大压力,一般初次吊威压都会有些不适应。我们先拍一场看看效果,哪里有不足我们再改。”

亏得这会他们离其他人有些远,其他人都听不到他们这边的谈话。

不然,让人听到在剧组跟个喷火龙似的窦导如此温和的跟叶婉汐说话,指不定又会传出什么奇怪的风言风语。

叶婉汐虽然也有些莫名其妙,可她能感觉到对方自己没恶意,也就没有太在意。

网上的出轨绯闻还未平息,叶婉汐在圈内的风评也实在不怎么样。

剧组不少人听说她今天要吊威压拍打戏,不约而同聚了过来,就为了看她第一次吊威压会不会出丑。

作为原著中广大男粉的白月光,惊鸿仙子的出场必定人如其名,让人惊鸿一瞥,念念不忘。

为了拍好这一场,剧组特意选了郊区风景最好的一片竹林,实景拍摄。

叶婉汐身上绑着威亚绳,缓缓升到竹林最高处,目测距离地面应该有个十来米。

“都准备好了吗?”窦导透过镜头看到叶婉汐那边已经停稳了,用对讲机最后确认了一遍。

在得到肯定答复后,方才一声令下:“各部门注意了,预备,放!”

话音刚落,叶婉汐便感觉到身上的威亚绳动了,连忙配合着下落趋势摆出导演需要的动作。

可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

那根悬着叶婉汐的那根绳子剧烈抖动了两下,断了!

“啊……”

“天哪!”

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响彻竹林,原本坐在镜头后的窦导等人也蹭的全站了起来。

一些胆子比较小的工作人员,更是下意识的捂住眼睛,不敢再看。

冷不防突然下坠,叶婉汐也吓了一跳,来不及多想,身体已经先一步做出了反应。

她就着下落的姿势,一脚踢在最近的一根竹竿之上,再借着竹竿反弹回来的力道稳住身形,踩上另外一根竹子。

如是一番动作之下,叶婉汐下落的趋势便已经慢了下来。

众人原本都已经做好了叶婉汐高空坠落受伤的心理准备,哪里想到还会有这样的神展开?

故而,一群人就那么傻愣愣的定在原地,瞪大双眼,目光呆滞的看着叶婉汐犹如飞鸟般在竹林间来回跳跃,翩跹起舞。

就连落地的一刹,都像是身上仍挂着威亚一般,轻松自然,恍若仙子。

等等,威亚?她没吊威亚!

书评(401)

我要评论
  • 堆人来&众一脸

    叶婉汐随手就点出一堆人来,听得门外的吃瓜群众一脸麻木。

  • 只是他&子。”

    叶婉汐挑了挑眉,补充道:“媛媛姐,这只是他最大的两个孩子。”

  • 等不到&老公?

    电话那头的女人半天等不到回应,也意识到了不对劲,试探的喊了几声:“老公?老公?”

  • &什么?

    “这么紧张做什么?怕自己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都被捅出来?”

  • 一排的&…”

    “当然是你老公在外养的小三小四小五……”叶婉汐点了点通讯录上一排的人名,“这个陈老板是你老公的小三,这个江老板是小四,董老板是小五……”

  • 你好样&温媛拿

    “方添,好,你好样的!”温媛拿起包包狠砸了方添一下,带着满载罪证的手机转身就走。

  • &一眼望

    一眼望去,不由得发出一声由衷的赞叹:“啧!还真不少。”

  • 会儿才&转头看

    方添被打懵了,好一会儿才转头看向叶婉汐,眼神就跟淬了毒一样。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