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添婚内的事情但是闹得挺大,娇俏究竟还没复婚。他能拿下这个角色本是走了温家的人脉,而如今温家那边没插话,编剧哪里敢随随便便换上来?反而是叶婉汐,一个圈内人人过街老鼠的糊逼作精,连个后台都也没,被换的几率可比方添大都了。幸好,窦导好像占时还也没换上来他能拿到这个角色本就是走了温家的人脉,如今温家那边没发话,导演哪里敢随随便便换人?。...

方添出轨的事情虽然闹得挺大,可人到底还没离婚。

他能拿到这个角色本就是走了温家的人脉,如今温家那边没发话,导演哪里敢随随便便换人?

反倒是叶婉汐,一个圈内人人喊打的糊逼作精,连个后台都没有,被换的几率可比方添大多了。

好在,窦导似乎暂时还没有换人的打算。

看到叶婉汐过来,面上虽不是很热络,却也没为难她。

“去换衣服,下一场就到你。”

“嗯。”

叶婉汐换衣服的时候并不长,从车里面走出来的时候,窦导那边刚拍完一场戏,众人正原地休息准备下一场。

听到动静,所有人都下意识的看了过去。

结果这一看,却是移不开眼了。

剧组为叶婉汐准备的服装是一身融合了道袍元素的女士妆裙,远看挺素净,走近了就会发现衣服的裙摆袖口都有暗纹。

阳光洒在淡银色的暗纹之上,伴随着穿衣之人走动会犹如水波般潋滟涌动。

然而,衣服再美,都不曾喧宾夺主,只因穿着它的人更美。

叶婉汐扮演的这个角色是位有名的冷美人,妆容本就偏素淡些,头上更是只挽了个小巧的发髻,没有多余的发饰,只用三根漂亮的水蓝色簪子固定。

从车上走下来的时候,叶婉汐眼尾微微上扬,神情淡漠,手上还握着一柄长剑。

逆风款款而来,就像是小说中走出来的人般,冷艳而骄矜,让人只消看上一眼便忍不住自惭形秽,不敢与之对视。

及至人走到跟前了,许多人方才如梦初醒。

“别说,叶婉汐虽然风评不太好,这脸倒是真好看。怪不得黑料那么多,还有那么多脑残粉愿意自欺欺人。”

话音刚落,一旁便有人酸溜溜的说了句:“长得好又不代表演得好。”

窦导看到叶婉汐的完整扮相也是吃了一惊,他之所以会选叶婉汐来演惊鸿仙子。

一方面是因为叶婉汐公司的投资,另一方面则是觉得她的颜值非常符合原著中对惊鸿仙子一角的描写。

只可惜,等他见到真人,才发现这就是个静态美人。

不动的时候还好,一动起来气质全无,仙女秒变村姑。

而现在,这个木头美人,她活了!

“窦导?”叶婉汐并不知晓窦导内心的弯弯绕绕,只感觉到他看向自己的目光突然热情了不少。

窦导恍然惊醒,急忙招手把剧组的动作指导叫了过来。

“听你经纪人说,你这是头一回拍古装剧,会恐高吗?”

“不会。”

“那好,一会威亚会把你吊到那边。”指导老师大概指了下竹林深处的某个位置,“他们几个在这个位置,你大致的飞跃路线就是从那到这,路上你可以配合威亚用脚尖点几下那些竹枝竹叶,武侠剧里面那种蜻蜓点水,踏水无痕的轻功你看过吧。”

叶婉汐配合的点了点头,她不只看过,还练过。

“我们要的差不多就是那种感觉。你飞下来站稳之后,用剑挽个剑花,气势要足。”

“这样吗?”叶婉汐手中的长剑瞬间出鞘,利落的挥舞了几下,尔后剑尖往前一送,直指前方。

书评(413)

我要评论
  • 外都喊&你老公

    叶婉汐噗嗤一下笑出了声:“原来你的投资商在外都喊你老公?”

  • 会儿才&汐,眼

    方添被打懵了,好一会儿才转头看向叶婉汐,眼神就跟淬了毒一样。

  • 叶婉汐&一跤的

    叶婉汐伸腿绊了方添一跤的同时,熟练的点开对方手机内的通讯录。

  • “方添&起包包

    “方添,好,你好样的!”温媛拿起包包狠砸了方添一下,带着满载罪证的手机转身就走。

  • &给了他

    事实摆在眼前,温媛哪里还愿意听他辩解,关掉通讯,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

  • &屋内的

    屋内的气氛一滞,就连原本在门外指指点点,小声说话的吃瓜群众们也都下意识的屏住呼吸,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惊天大瓜不知所措。

  • 去,不&由得发

    一眼望去,不由得发出一声由衷的赞叹:“啧!还真不少。”

  • &紧张做

    “这么紧张做什么?怕自己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都被捅出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