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媛的电话是第二天一大早电话中的。那时,叶婉汐正忙着捣腾大师兄的肖像画。前天,从大楼内出后,叶婉汐便拉着高敏将那附近找了个遍,却但是一无所获。叶婉汐并不准备就这么选择放弃,那个男人跟她大师兄也可以说是长得一模一样,并且他还养着一只叫“圆圆”的垂耳兔彼时,叶婉汐正忙着倒腾大师兄的肖像画。。...

温媛的电话是第二天一早打来的。

彼时,叶婉汐正忙着倒腾大师兄的肖像画。

昨天,从大楼内出来后,叶婉汐便拉着高敏将那附近找了个遍,却还是一无所获。

叶婉汐并不打算就这么放弃,那个男人跟她大师兄可以说是长得一模一样,而且他还养着一只叫“圆圆”的垂耳兔。

叶婉汐并不觉得这是巧合,既然她能穿回来,那大师兄他们为什么不能穿过来?

一想到这,叶婉汐便觉斗志满满。

叶婉汐接起电话时,温媛的声音相较于前一天哑了许多:“叶小姐。”

“媛媛姐叫我婉汐就成。这时候给我打电话是……”

“昨天……”

“你爷爷出事了?”

“嗯。”

温媛想起来还止不住后怕,昨天叶婉汐跟她说的那些,她其实是不信的。

可她跟爷爷关系极好,一想到爷爷可能会出事,温媛便坐立不安,最终还是鬼使神差的给家里打了个电话。

电话是保姆接的,温爷爷那会刚好带着狗出去遛弯了。

一听爷爷出门,温媛立马想到叶婉汐那些话,顿觉心惊肉跳,当即就让保姆赶紧出去找人。

而这一找,还真就把温老爷子送进了医院。

“昨晚,我爷爷带着狗出去遛弯,有个熊孩子在那附近玩炮仗,吓到了我家的狗。我爷爷当时牵着狗绳,被狗一带,摔倒了。”

更可恶的是,那个熊孩子在发现自己闯祸之后,竟然就那么跑了,丢下她受伤的爷爷躺在地上根本起不来身。

若非保姆听了她的话出去找爷爷,温媛简直不敢想爷爷会怎样。

一想到这,温媛对叶婉汐便多了几分感激。

“那你爷爷现在怎么样了?没事吧。”

“送医及时,没有生命危险。只是手跟腿都受了点伤,可能得住院休养一段时间。”

“也是,老人家的事不能马虎。你也不必太担心,灾劫已过,你爷爷会长命百岁,安享晚年。”

温媛闻言大喜过望,经此一事,她对叶婉汐的话已是深信不疑。

叶婉汐说她爷爷能长命百岁,那就一定可以!

“爷爷的事,谢谢你。你救了我爷爷一命,温家欠你一个人情。今后如有需要,只要我们能办得到的,你尽管提。”

叶婉汐眸光微闪,温媛说的是温家,而非她自己,恐怕是得了家中长辈的授意。

这个人情,欠得值。

“举手之劳罢了,不必放在心上。不过,既然你已经知道我的能力,那有些话,我也可以放心告诉你了。”

“请说。”

“近几年,你是不是都有陆续服用一些药物调养身体?”

“是。几年前我拍戏出意外受伤,身体一直不太好,这些年都有在吃药。”

“先停了吧,查查药里的成分,还有经手过药的人。”

温媛脸色微变,握着手机的手下意识收紧:“你的意思是,我的药有问题?”

“具体是什么问题,等你查清后自有定论。另外,如果方添本人的账户查不出什么来,可以试试查他父母,说不定会有意外之喜。”

书评(426)

我要评论
  • &。

    “方添,好,你好样的!”温媛拿起包包狠砸了方添一下,带着满载罪证的手机转身就走。

  • 听她胡&做过任

    “媛媛,你别听她胡扯,这些都是投资商,我真的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

  • 由衷的&还真不

    一眼望去,不由得发出一声由衷的赞叹:“啧!还真不少。”

  • 的孩子&已经完

    “最大的孩子?”温媛这会已经完全忘了自己之前是干什么来的了,“他还有别的孩子?”

  • 堆人来&,听得

    叶婉汐随手就点出一堆人来,听得门外的吃瓜群众一脸麻木。

  • 转头看&淬了毒

    方添被打懵了,好一会儿才转头看向叶婉汐,眼神就跟淬了毒一样。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