恼火之余又有些恨铁不成钢:“事儿怪严禁别人,你要不然没那么多心思走捷径,又怎么会被人把握住把柄?我早和你说了,有些事不能够做不能够做,你偏不听。这一次,我也保不了你。”叶婉汐望着高敏所以心急而轻轻泛红的双眼,再度感慨某人啊走了狗屎运,才能碰上这么个叶婉汐看着高敏因为着急而微微泛红的双眼,再次感叹某人真是走了狗屎运,才会遇上这么个无怨无悔护着她的经纪人。。...

气愤之余又有些恨铁不成钢:“这事怪不得别人,你要是没那么多心思走捷径,又怎么会被人抓住把柄?我早和你说了,有些事不能做不能做,你偏不听。这次,我也保不了你。”

叶婉汐看着高敏因为着急而微微泛红的双眼,再次感叹某人真是走了狗屎运,才会遇上这么个无怨无悔护着她的经纪人。

“不用你保。有温媛经纪人的联系方式吗?”

“……有是有。”高敏微怔,“你想干嘛?找温媛帮忙?别天真了,她不可能帮你的。”

“那可不一定。”

两人僵持片刻,高敏最终还是把温媛经纪人的联络方式给了叶婉汐,只是给的时候看向叶婉汐的目光多了几分疑惑与探究。

接到叶婉汐的电话,温媛的经纪人多少有些讶异。

“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媛媛姐说,希望您能帮我把电话转交给媛媛姐。”

“有什么话跟我说也一样,我会转达。”

叶婉汐知道他在想什么,也不在意,只幽幽的说了句:“事关媛媛姐及她的家人,您能负得起责任吗?”

经纪人沉默半晌,再出声时那头的人已经变成了温媛。

“听说你有话想跟我说?”

“媛媛姐最近几年是不是有陆续服用一些药物调养身体?”

温媛脸色骤沉:“方添连这个都跟你说。”

叶婉汐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媛媛姐是觉得昨晚上我告诉你的那些都是他主动告诉我的?”

温媛也知道这个说法很扯,谁会没事跟自己的小情人炫耀自己在外面养了多少别的小情人,养了多少私生子。

更别提,就她目前查到的,叶婉汐跟方添确实是在进到剧组之后才有的接触,在此之前根本就不认识。

而从他们进剧组至今都还不到一个礼拜,这么短的时间,方添会把这么隐秘的事情一股脑全告诉她?

“如果不是他告诉你,这些事情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实不相瞒,家里有些长辈会些能掐会算的功夫,我从小就跟着学了点,能知道些常人没办法知道的事情。”

温媛愣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叶婉汐这话的意思,脸色刷的沉了下来:“你在逗我?”

“我知道媛媛姐不可能马上相信我,换做是我,也不可能轻易相信一个才见过几面的人。所以,我希望媛媛姐给我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

温媛沉默了好半晌,方才低声问了句:“你要怎么证明自己?”

“昨天匆匆一面,发现媛媛姐你印堂微暗,山根与额头纹理隐约呈晦暗断裂之态,敢问媛媛姐家中是否有高龄老人?”

温媛闻言眼皮子蓦的一跳,心也跟着乱了。

“……有。”

“近来最好让人多注意点老人家,尽量别让他一个人外出活动。”

“你的意思是,我爷爷可能会出事?”

“该说的我已经说了,愿不愿意相信在你。”

温媛没说话,这也在叶婉汐的意料之中。

“真也好,假也好,媛媛姐可以自行验证。等媛媛姐确认过了,咱们再来谈之后的事情。”

书评(321)

我要评论
  • 点出一&众一脸

    叶婉汐随手就点出一堆人来,听得门外的吃瓜群众一脸麻木。

  • 不是个&迪吧!

    这么多女人,已经不能算是花心了,这怕不是个人形泰迪吧!

  • &服要追

    “媛媛,媛媛……”方添赶忙捡衣服要追,还不忘冲叶婉汐放狠话,“你给我等着。”

  • 四,董&老板是

    “当然是你老公在外养的小三小四小五……”叶婉汐点了点通讯录上一排的人名,“这个陈老板是你老公的小三,这个江老板是小四,董老板是小五……”

  • &,却被

    “媛媛,你别听她胡说,我……”方添彻底慌了,伸手又想去抢手机,却被温媛抢先一步。

  • 随即传&洗完澡

    电话才刚响了一声就被接了起来,随即传来女人欢喜的声音:“喂,老公,今天怎么这么早给我打电话?我刚给囡囡跟囝囝洗完澡,正准备哄他们睡觉。他们今天一天都在念叨,说想你了,你要和他们说说话吗?”

  • ?”温&自己之

    “最大的孩子?”温媛这会已经完全忘了自己之前是干什么来的了,“他还有别的孩子?”

  • &么?孩

    温媛如梦初醒,惊叫道:“你说什么?孩子?他有孩子?他跟别的女人有孩子?”

  • 伸腿绊&讯录。

    叶婉汐伸腿绊了方添一跤的同时,熟练的点开对方手机内的通讯录。

  • 为“1&联系人

    “哦,那这个呢?”叶婉汐划到通讯录最后,一个备注为“10xx6”的联系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