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敏站在叶婉汐身边,自然而然也瞅见了手机上的内容,垂他身侧的双手握紧成拳。是再反应时迟钝,也反应时回来自己跟叶婉汐这是被人给涮了。纵然品牌方无心为这事撤叶婉汐的广告,尽可直接相关通知她们,让她们无须白跑昨天这趟。可他们并也没这么做,不是预先挑好了候选人,就是再迟钝,也反应过来自己跟叶婉汐这是被人给涮了。。...

高敏站在叶婉汐身边,自然也瞧见了手机上的内容,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

就是再迟钝,也反应过来自己跟叶婉汐这是被人给涮了。

纵使品牌方有心为这事撤叶婉汐的广告,大可直接通知她们,让她们不必白跑今天这趟。

可他们并没有这么做,而是事先选好了候选人,并在她们抵达后寻个由头刁难,为的不过是羞辱她们罢了。

至于为什么花这么大力气做这事,显然与眼前这个耀武扬威的安娜有关。

安娜跟叶婉汐是同期进的公司,只可惜,她的样貌不如叶婉汐出色,进公司后资源就一直被叶婉汐压着。

现在叶婉汐出事了,她怎么可能忍得住不跟着踩一脚?

高敏黑着张脸想要跟人理论,却被叶婉汐拉住。

“这个广告,你既然想要就让给你,只要你不后悔就行。”

安娜没等来叶婉汐恼羞成怒的撒泼质问,只等来这么一句轻飘飘的答复。

直觉一拳打在棉花上,憋屈又莫名的有些毛骨悚然。

“你!”等她反应过来之时,叶婉汐早已拉着高敏下楼去了,气得她原地跺了好几脚。

恰在这时,道具组的人来了,手上抱着几只憨态可掬的小猫咪:“邵老师,安娜姐,猫来了猫来了。”

安娜深吸了口气,伸手去摸工作人员怀里的猫咪,冷笑道:“不过是个别人玩烂了的货色,清高什么?等着吧,早晚让你跪着求我。”

话音刚落,原本在工作人员怀里还算乖巧的小猫咪突然尖叫一声,朝着安娜扑了过去。

一切发生得太突然,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

及至尘埃落定之时,只能听到某人高亢的尖叫。

“啊,我的脸,我的脸……”

楼上发生的小插曲,已经下楼的两人自然是不知道的。

“酒店的监控视频不会无端流出去,我问过窦导,昨晚他已经警告过剧组的工作人员,不能将这件事情外传。你看,这事会不会是温媛……”

“不是她。”

高敏微怔:“你怎么知道?”

“直觉。”叶婉汐迎视着高敏怀疑的眼神,淡笑道,“昨天晚上,她收拾方添估计都够呛,更别说腾出手来对付我。有句话说得好,家丑不可外扬。她要真想整我跟方添,有的是更多更好的方法,应该不会选择这一种。传出去,她也不体面。而且……”

“什么?”

叶婉汐眯了眯眼,“你不觉得太巧了吗?”

“什么太巧了?”

“温媛出现的时机。”

从现有的记忆来看,昨晚她前脚刚进屋,后脚温媛就来了。

虽说她还有那么一点庆幸温媛来得及时,方添根本来不及对她的身体做什么,不然她就算是穿回来了,怕是也会被恶心到自杀。

可这并不代表,她能够容忍有人在背后堂而皇之的算计自己。

“你是怀疑有人暗中给温媛通风报信,引导温媛来捉奸,之后又……”

高敏也不傻,哪里听不出叶婉汐这是被人给算计了?

书评(153)

我要评论
  • 中了某&键,方

    这话就像是摁中了某个开关键,方添惨白着脸凑过来:“媛媛,这事不是……”

  • ……”&狠话,

    “媛媛,媛媛……”方添赶忙捡衣服要追,还不忘冲叶婉汐放狠话,“你给我等着。”

  • 做的那&?”

    “这么紧张做什么?怕自己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都被捅出来?”

  • 说,我&。

    “媛媛,你别听她胡说,我……”方添彻底慌了,伸手又想去抢手机,却被温媛抢先一步。

  • 屋内的&群众们

    屋内的气氛一滞,就连原本在门外指指点点,小声说话的吃瓜群众们也都下意识的屏住呼吸,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惊天大瓜不知所措。

  • 潜台词&,她跟

    温媛一下子听出了叶婉汐的潜台词,她跟方添结婚不到三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