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义殿内的气氛再次深陷了无比被压抑当中。郭晟三人的脸色很难看到了极点,虽然心中了做了最不悲观的准备,虽然他们但是也没想起,这位郕王的胃口大到了这种程度。京营是什么?是勋贵的命根子!特别是在现在的这个当口,本身勋贵就泥菩萨过江,要不然再把京营让回去,郭晟等人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尽管心中已经做了最不乐观的准备,但是他们还是没有想到,这位郕王的胃口大到了这种程度。。...

集义殿内的气氛再度陷入了无比压抑当中。

郭晟等人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尽管心中已经做了最不乐观的准备,但是他们还是没有想到,这位郕王的胃口大到了这种程度。

京营是什么?

是勋贵的命根子!

尤其是在现在这个当口,本身勋贵就自身难保,要是再把京营让出去,那才真的是任人宰割。

因此几乎是同一时间,三位勋贵都断然拒绝。

许是感受到了殿内陡然变得紧张起来的气氛,郭晟叹了口气道。

“王爷您知道,自太宗皇帝以后,再无宗室掌兵之先例,这一条是铁律,休说是我等勋贵不能答应,这件事情传扬出去,头一个不答应的就是宫里的太后娘娘!”

朱祁钰抬手抿了口茶,摇了摇头,道。

“郭侯爷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本王的意思并非是由自己提督京营,而是暂时交由勋贵之外的人来执掌。”

郭晟的本意,是给这位郕王爷递个台阶,大家和和气气的就把这件事情折过去。

但是现在看来,这位郕王爷显然并不打算这么放弃,他侧身看了一眼丰城侯李贤,没有说话。

沉吟片刻,李贤道。

“王爷若是打算用顾兴祖等人的性命,来交换京营的提督大权,请恕老臣不敢违背祖制。”

三位勋贵当中,李贤的资历最老,说话的份量也最重。

刚刚的片刻时间,他已经衡量的很清楚了,顾兴祖等人的性命固然重要,但是京营的提督大权更重要。

这次勋贵虽然损失惨重,但是总还是有那么几位三代勋贵可以顶上去的。

但是若丢了京营的提督大权,勋贵才真的会一蹶不振。

权衡之下,他也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了。

何况纵然是真的到了最坏的情况,勋贵全力以赴,也未必不能保住顾兴祖等人的性命,最多是夺爵流放罢了。

虽然依旧难以接受,但是总比丢了京营要好。

朱祁钰目光幽深,淡淡的在三位勋贵的身上扫过,道。

“三位或许不知,刚刚兵部已经送来了明日廷推的提名名单,打头的是为事官石亨,其次是赵伯爷,最后是驸马都尉焦敬,三位都曾在朝堂摸爬滚打多年,想来廷推的惯例,不用本王多说吧。”

郭晟等人的脸色略略一变,但是没有说话。

于是朱祁钰将兵部递上来的奏疏拿过去,三人传阅了一番,最后还是李贤开口道。

“王爷的意思我们明白,但是石亨怎么说都算是勋贵的一员,王爷难道觉得,我等会分不清轻重缓急吗?”

朱祁钰笑了笑,看来这几位勋贵还不傻。

于谦作为兵部侍郎,已经勉强算是文臣当中的一级序列,所以他做起事情来,自然不会无的放矢。

这份名单,其实拟定的非常能看出一个人的政治功力,或者更贴切的说,于谦选的这个人,特别的巧妙。

政治斗争,永远都不是一味地仗势压人,分化拉拢也是必要的手段。

石亨这个人,本身的能力是足够强的,这是于谦选择他的前提条件,也是说服众臣的最大筹码。

毕竟这个时候,若是选一个能力平庸的人提督京营,是在玩火自焚。

但是在此前提之下,不妨碍于谦尽一些文臣打压勋贵的本分。

要知道,京师当中能力强的将领,虽然都被皇帝带走的七七八八,但是划拉划拉,还是有那么几个的。

但是他偏偏选了石亨!

石亨除了能力足够之外,还有几个显著的特点,首先便是,他是勋贵的一员,但是并非传统意义上的京师勋贵,他的家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卫指挥佥事。

勋贵是一个很特殊的群体,对于勋贵来说,尤其是对于常年不会外出打仗的京师勋贵来说,论资排辈的传统比文臣要重得多。

石亨这么一个低阶勋贵,一下子越过那么多公侯伯,执掌五军都督府,提督京营,勋贵们,尤其是一批老资格的靖难勋贵,心里只怕要跟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但是他们又无法反对,毕竟站在勋贵的角度,于谦并没有打破规矩,石亨纵然是低阶勋贵,也是勋贵的一员,有这些年四处征战的军功傍身,由他出掌京营并非说不过去。

而且就想李贤所说的,要分清楚“轻重缓急”……

身为靖难勋贵的一员,他们固然对石亨这么一个外地来的低阶勋贵掌权多有不满,但是更不愿意将京营交给文臣。

不过这番想法,在朱祁钰看来,实在是可笑之极。

轻哼一声,朱祁钰开口道。

“提督之权,不过虚名而已,即便本王今天不找你们来,你们以为自己真能保得住京营吗?到最后不过名存实亡罢了!说不定到最后,连五军都督府也未必保得住!”

郭晟拧着眉头,没有说话。

朱祁钰这番话的意思,他自然听懂了。

石亨毕竟是低阶勋贵,这些年南征北战,几乎不怎么待在京师当中,这就决定了他在京城当中,没有其他勋贵那样盘根错节的关系网,尤其是现在的石亨,是戴罪之身。

这样一个人,骤然上位,必定会引起多数勋贵的不满。

而他又是依靠文臣的力量上位的,那么可以想见的是,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他都要依靠文臣的力量,才能掌控五军都督府,而文臣也能依靠他,逐步蚕食五军都督府的权柄。

想明白之后,郭侯爷不由得在心中暗骂一声。

这帮文臣,端的是心机深沉,这种阴损的手段都能想出来!

郭晟阴着脸,开口反问道。

“那么照王爷的意思,我等就只能束手就擒,交出京营吗?”

“不然呢?”

朱祁钰淡定地怼了回去,一下子噎的郭晟哑口无言。

他的本意,是想反讽一下这位郕王爷,毕竟他说了这么多,无非就是为了劝他们交出京营罢了。

石亨上位,的确有很大的风险……

但是很多时候,人本能的会去维持长久以来形成的格局,就如京营提督之权,哪怕郭晟自己心里明白,京营被文臣蚕食已经无可避免,但是要让他放弃京营去换其他的勋戚暂时的安稳,他还是不愿冒这个风险。

“成大事者,何必拘泥于一时之得失?抛开别的不提,京营的情况你们自己心里清楚,本王且问尔等,如今京城勋贵的状况,把着提督大权又能如何?”

朱祁钰俯了俯身,一字一句的说道。

“想清楚了,本王……是在帮你们!”

郭晟张了张口,这话他的确没法接。

现在京城是什么情况?也先步步逼人,大战将起!

这等局面之下,要的是一支能打能战的精兵。

可如今的京营……

郭晟等人心里自然清楚无比,如今的京营不仅多为老弱残兵,而且还操练混乱,兵器短缺,缺额严重。

想要固守京师,整备京营是必须的!

但是……

不得不说,这就是勋贵现在最尴尬的现状,英国公死后,京城勋贵当中,根本找不出一个能力威望都足够弹压一切的勋贵,来整备京营。

要知道,京营本就是勋贵的底盘,如今这种情况,基本也是勋贵一手造成的。

换句话说,一旦要出手整备,必然会触动很多勋贵世家的利益。

京城勋贵盘根错节,光是人情求告下来,便足以让人感到无比棘手,到最后,怕还是要依仗文臣的力量。

这也就是朱祁钰所说的,把着提督大权又能如何?

到最后还是要和文臣合作!

郭晟的脸色一阵阴晴不定,不时地侧过身子,跟李贤和赵荣说两句,朱祁钰就这么看着,也不催他们。

直到过了半盏茶左右的时间,郭晟才道。

“京营毕竟是五军都督府的核心,顾兴祖他们几个的份量,还不够……”

朱祁钰笑了笑,能提条件就好。

天可怜见的,他这回可真的是为了这帮勋贵好,结果还费这么大劲儿,果然是好人难当……

…………

半炷香后,郭晟等人走出集义殿。

直到确认那位郕王殿下没人遣人暗中跟随,郭晟才一脸犹豫的道。

“李侯爷,咱们真的,就这么答应郕王了吗?这件事情,可……”

李贤叹了口气,幽幽道。

“如今我勋贵一门,已是案上鱼肉,文臣气焰一日胜过一日,我等勋贵几无幸存之理,至于宫中,你也瞧见了,太后是万万斗不过那位郕王爷的,若不搏上一把,我勋贵何时才能重现鼎盛之时?”

郭晟默然无语,最后只得长长的叹了口气……

书评(326)

我要评论
  • &浓重的

    浓重的乌云,将天穹压得低低的,如一团庞大的阴影般,笼罩着整个北京城,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 的脸上&色忽的

    “呵,光复日月?”那人低喃一声,木然的脸上浮起一丝悲凉,眼中映着远处的火光,神色忽的又平静下来:“王承恩,备墨,朕要下诏。”

  • 朱祁钰&不妥,

    朱祁钰想问现在是什么年月,但是话到嘴边却觉不妥,于是改口含糊的问道。

  • 怕乌漆&时候,

    看样子,像是守夜的婢子们怕乌漆嘛黑的时候,不小心踢了东西而点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