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祁钰摇了摇摇头,瞥了几眼气得发颤的丰城侯,淡淡的道。“下马威不当然,这些奏本,又也不是本王叫他们写的,相反地的,本王还把这些奏本通通都弹章了。”郭晟皱了皱眉头,脸色愈发的不很好看了。要不然这位郕王爷真无心帮他们,直接被驳回是了,他现在的跟那帮文臣关“下马威不至于,这些奏本,又不是本王叫他们写的,相反的,本王还把这些奏本统统都留中不发了。”。...

朱祁钰摇了摇头,瞥了一眼气得发抖的丰城侯,淡淡的道。

“下马威不至于,这些奏本,又不是本王叫他们写的,相反的,本王还把这些奏本统统都留中不发了。”

郭晟皱了皱眉,脸色越发的不好看了。

要是这位郕王爷真有心帮他们,直接驳回就是了,他现在跟那帮文臣关系那么好,他们还能驳他面子不成?

留中不发?

这不就是鼓励那帮科道官继续弹劾吗?

他好待价而沽!

从他们勋贵这里敲一笔,然后拿回去讨好那帮文臣。

端的是无耻之极!

轻哼了一声,郭晟忍不住开口嘲讽道:“郕王爷真是做的一手好生意,莫不是想两头占便宜?”

朱祁钰笑容不变,目光却是一凛。

到底是当过数年天子,他这目光一变,郭晟忍不住后背冒起一阵寒气,下意识的就想往后退。

不过转念一想,明明是郕王对不起他们勋贵,他心虚什么?

朱祁钰瞧了一眼成敬,后者便会意,将勋贵手里的奏章都收了回来,然后开口道。

“让本王想想,你们刚刚从慈宁宫出来,太后娘娘许了你们什么?救人?京营?或许还加上京卫指挥使司?”

郭晟三人心中暗惊不已,额头上都渗出冷汗,李贤那两道花白的眉毛都紧紧地拧了起来。

他们怎么都想不到,自己等人前脚在慈宁宫跟太后娘娘商量好的事情,后脚这位郕王爷就知道了,难道他长了千里眼不成?

朱祁钰冷眼看着底下三人的反应,便知道自己猜的没错。

这并不是前世的经验,事实上,因为他醒过来之后频繁的插手朝局,如今京中的朝局,和前世的时候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

但是即便没有了那些经验,可朱祁钰还是当过皇帝的人。

孙太后如今手里的牌就那么多,能够打动勋戚的更少,无非就这么两三张。

昨天议事的时候,朱祁钰帮文臣打压了勋戚。

孙太后只要不傻,就知道这个时候是争取勋戚的最好机会。

这个时候,手里既然有牌,又怎么会不打出来呢?

只可惜,孙太后不是陈循高谷这些沉浮多年的老臣,朝廷大势,她看不透!

冷笑一声,朱祁钰淡淡的道。

“你们信不信,只要本王想,太后娘娘许给你们的,一件也办不成!”

“敢赌的话,你们尽管当没有来过便是。”

“成敬,送几位勋爵出宫!”

朱祁钰坐在上首,面色冷然,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

郭晟三人被他两句话噎地满脸通红,差点就想起身离去,但是忍了又忍,还是没有离开,不过郭晟的口气也算不得好。

“王爷此言,未免高看了自己吧?”

赵荣也开口道:“王爷召我等前来,若仅仅是说这些大话,大可不必!”

救人之事也就算了,如今京营和京卫指挥使司,可都在太后娘娘的手中掌握,他们不认为,这位郕王真的能够插得上手。

若不是怕朱祁钰恼羞成怒,再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他们才不在这受这种窝囊气呢!

朱祁钰从身旁的奏疏当中又抽出几本,这次没有递过去,而是道。

“今日本王共批了四十七封奏疏,其中有二十七封,都是说土木堡之事的,除了主要弹劾王振的之外,还有十二封弹劾随行大臣,你们手里的,已经是本王拣轻的挑拣出来的。”

顿了顿,将手里的奏疏扔到他们的面前,朱祁钰道。

“至于这几本,都是要求要将他们明正典刑,籍没家产的!你们不是问本王为何留中不发吗?本王就告诉你们,本王就是在等着那帮御史继续上书,你们猜,他们还能不能说出更过分的话?”

郭晟脸色涨得通红,两只手紧紧地握了起来。

这是威胁,绝对是威胁!

明正典刑,籍没家产?

我呸!

这帮文臣,落井下石,穷追猛打是一把好手。

打了败仗是他们愿意吗?

当初要出征的时候,那帮文臣不也是大把大把的跟着去,想混个军功,这个时候怎么就全成了他们勋戚的错?

无耻!

郭晟气得直想起身离去,但是抬头看见朱祁钰森冷的目光,顿时如一盆凉水兜头浇下。

是啊!

这就是威胁!

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一点,从土木大败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

不过,郭晟看了一旁的李贤和赵荣一眼,还是强压下怒火,开口道。

“王爷未免自大,如此任意妄为之事,太后娘娘岂会坐视不理?”

他们的底气,就是太后娘娘,不过这句话说出来,郭晟也有些心虚。

其他的事情就算了,这件事情,太后娘娘顶多从中转圜,要说是将人救出来,他们自己也知道希望不大。

看他们的神色,朱祁钰便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嘲讽般的看着他们几个,朱祁钰淡淡的道。

“你们以为,本王会等到他们不断弹劾之后,准了他们所请吗?”

“不,本王不会!”

“不妨告诉你们,本王不仅把弹劾他们几个人的奏章留中了,就连弹劾王振及其同党的,本王也留中不发了。”

“你们猜接下来,本王会继续怎么做?”

郭晟头上一阵阵的冷汗不断地冒出来,他突然冒出一种可怕的想法。

强压下心绪,郭晟咬着牙道。

“太后娘娘不会允许你这么做的……”

不过话说到最后,他自己都不相信。

若是这位郕王爷准了那些文臣的奏疏,以太后娘娘的身份,出面为顾兴祖等人说情,无论如何,朝臣也要给面子的。

但是若是……

“本王不仅不会怪罪他们,还会力保他们,不仅会力保他们,本王连王振一党也不会清算,甚至会斥责弹劾的文官不识大体,说不准,还要再贬去几个蹦跶的最厉害的御史。”

“怎么说,几位也是在朝中和文臣斗争多年的人,对他们的脾气秉性应该有所了解,以你们之见,遇见这种情况,他们会怎么办?”

朱祁钰嘴角浮起一丝淡淡的笑容,话说得轻描淡写。

但是在郭晟等人看来,却丝毫不亚于是魔鬼的笑容。

文臣会怎么做?

这还用问吗?

这位郕王真要是敢这么做,那帮文臣不来个集体叩阙加撞柱自杀,郭侯爷敢跟你姓!

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么一闹,文臣会自动地将顾兴祖等人跟王振一党划在一起。

到时候别说是太后娘娘,就算是天子亲自回来,都保不住他们!

这一招,可太狠了!

不仅狠决,而且毒辣,毒辣到他们就算把这些话传扬出去,也不会有人信。

保不齐,这就是那帮文臣给郕王出的主意,目的就是为了将勋戚追杀到死!

郭晟捏紧了拳头,无力地道。

“王爷此举,就不怕惹得社稷动荡,江山不稳吗?”

要知道,现在也先虎视眈眈,这个时候掀起如此大规模的文武之争,一个不慎,就会引发不可估量的后果。

郕王他,真的敢吗?

话音落下,郭晟就看见,朱祁钰望着他的目光十分奇怪。

就跟看傻子似的……

于是郭晟猛然反应过来!

是啊!

江山社稷,和郕王有什么关系?

他又不是皇帝!

现在太后娘娘分明就是在防着郕王,就算是天子被裹挟,一时之间回不来,到时候登基的也是太子。

郕王忙活到最后,又能落得下什么?

郭晟越想越觉得有道理。

退一步说,就算闹腾起来,以勋贵如今的实力,真的有能力反抗吗?

到时候文臣彻底取走勋贵所有的权柄,真正做到高度统一,说不准反而有利于守卫京师呢?

郭晟无比庆幸自己刚刚没有因为一时冲动,就离开了集义殿。

既然郕王肯谈,说明事情还是有转圜的余地的。

稳了稳心态,郭晟尽量将口气放平,开口说道。

“王爷何必如此,有话可以好商量嘛,您有什么吩咐,只要说出来,只要是为国尽忠,我等必尽力而为……”

听见此言,朱祁钰心中也是松了口气。

别看他面上一副胸有成竹,言之凿凿的样子,但是实际上,他也就是在吓唬郭晟三人而已。

他刚刚说得那些,别说他自己不会去做,就算是想做,到了于谦那就得卡住。

到时候还没对付勋贵呢,文臣内部自己就闹起来了。

再说,朱祁钰也并没有全面打压勋戚的打算,不然他今天也不会叫郭晟他们三个来。

只不过,郭晟他们几个并不知道他的想法,也不知道于谦等一干大臣的态度,这才被他给吓唬住了。

不过这才是开始,朱祁钰知道,难的地方还在后头……

略一沉吟,朱祁钰开口道。

“既然如此,本王也不藏着掖着了……”

“我要京营!”

“不行!”

“绝不可能!”

书评(448)

我要评论
  • 头上,&了气息

    王承恩发出一声似哭般的嚎叫,一头撞在了身旁的大石头上,同样没了气息。

  • 佛要在&。

    大火烧的越发厉害了,火焰直冲云霄,仿佛要在一场大火之中,将一切都焚烧殆尽。

  • 是便撑&起身子

    他动弹了一下手臂,发觉身上渐渐有了力气,于是便撑起身子,扫了一眼屋中之人。

  • 头衬着&的大衫

    和杭氏不同的是,这妇人穿着黛蓝色的鞠衣,外头衬着淡红色的大衫,未曾着冠,但是头上插着金簪,瞧着端庄大气,只是脸上神色疲惫的很,眉目间不时闪过一丝担忧。

  • 灯光,&,让朱

    嘈杂的哭声,昏暗的灯光,再加上无数散乱的记忆碎片,让朱祁钰再次感到头痛起来。

  • &下,安

    声音落下,安静的王府很快喧闹起来,无数的侍女仆婢涌了进来,房间内顿时灯火通明。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