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二十一的京城,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日子。都说武将打天下,文臣治天下,也并非文官们给自己的脸上贴金。集义殿内议事结束之后,大明朝这座精密而庞大的文官机器,迅速的动作了起来...

八月二十一的京城,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日子。

都说武将打天下,文臣治天下,也并非文官们给自己的脸上贴金。

集义殿内议事结束之后,大明朝这座精密而庞大的文官机器,迅速的动作了起来。

这一夜,朝廷里头的各大衙门都灯火通明。

…………

吴大用是大理寺衙门的一名吏员,平时负责誊抄案卷,记录供词。

这天晚上,他照例按点从衙门离开,刚走到门口,就被门房拦住了。

“吴家哥哥,今日寺卿大老爷有命,衙门各官员书吏一概留衙,等大老爷回来才能回去。”

吴大用皱了皱眉,心里涌起一阵疑惑。

大理寺在京城算是实权颇重的衙门之一,平素公务繁忙的时候,留衙整夜都是常有的事。

但是自从天子出京以来,可好久都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

要知道,大理寺主掌刑狱,负责各种重要案件的复核,能来到他们这的,基本上都是杀人放火的大案。

然而这些涉及到流放斩首的大罪,都是需要呈报天子朱批的。

如今天子不在京师,大理寺就是核准了,也等等天子回京才能处置,便索性都搁置了。

故而这一个多月,可都不曾有过留衙之事。

不过吴大用跟门房的关系不错,既然不能走,便顺手拉了条凳子坐下,问道。

“三子,你跟哥哥说实话,是不是出事儿了?”

自从前些日子,京城九门莫名其妙的封禁了小半天。

这京城各个衙门里头,风言风语就传的厉害。

一会说什么皇上大胜了,生擒了也先。

一会说什么朝廷大败了,全军覆没。

还有说朝廷有大人物,要趁着皇上不在京师,要心怀不轨的。

传得绘声绘色的!

上头的大老爷们,自然是严厉斥责底下人,不许胡乱议论。

可这种事情,哪拦得住呢?

而且别人不知道,吴大用是清楚的。

朝廷肯定是败了!

就在前两日,他媳妇本家有个侄子,从居庸关逃了过来,说是朝廷好几十万大军,败地可惨了,连皇上都不知所踪……

吴大用本还不信,怎么说大明出动了好几十万大军,怎么可能连区区贼虏都打不过。

但是如今看着架势,怕不会是真的吧?

那门房缩了缩脖子,朝四下望了一眼,低声道。

“这事我哪知道啊,不过留衙的吩咐,是寺卿大老爷出去的时候刚吩咐的,别说咱们了,就是堂上的大老爷们,也留着呢!咱们且等着吧……”

吴大用探不出什么消息来,只能起身回了班房。

这一等,就等到了深夜……

吴大用实在撑不住劲儿,就在桌案前头趴着睡着了。

迷迷糊糊地时候,感到头被拍了一下。

“老吴,别睡了,大老爷回来了,在正堂,叫所有人都过去呢!”

揉了揉眼睛,吴大用深一脚浅一脚的跟着两个书吏,走到了大堂前头的院子里。

和平常不大一样,院子里头多了好多火把。

吴大用甩了甩头,清醒过来一瞧。

只见寺卿大老爷闭着眼睛,坐在堂上,底下是一干少卿,寺丞,掌事之类的老爷。

院子里头,则大多是他们这样的书吏小官。

若是往常,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必定是热热闹闹,议论纷纷的。

可如今这院子里头静的跟什么似的,一个说话的都没有。

至于原因……

吴大用瞧了瞧周围举着火把的二三十个官军,心口都开始砰砰跳。

他隐约觉得,有大事要发生。

待人来的差不多了,吴大用见寺卿大老爷站起来,从袖子里拿出一份封的好好的纸张,道。

“数日以来,京师流言纷纷,不足一是,今夜本官奉诏入宫,已得详细军报,我大明官军,在土木堡被敌所困,大军死伤无数,天子被虏贼掳走……”

话没说完,吴大用就听见周围“嗡”地一声,好几个人都跳了起来。

堂上的老大人们更是错愕无比,平素在他们面前不苟言笑,威严无比的少卿,寺丞老大人们,怒发冲冠的有,哭泣的有,还有直接冲着柱子要撞死的。

周围的小吏们,更是惊慌失措,虽然吴大用早听那个逃难来的侄女说了,但是此刻听消息从大老爷口中说出来,还是忍不住一阵心慌。

朝廷真的败了?

皇上都被抓走了?

那……那也先那么厉害,京城怎么办?

一时之间,吴大用心乱如麻,下意识的跟着人群嚎哭起来。

但是没过多久,他就听到堂上的惊堂木重重的一响。

寺卿老大人面容严肃,冷声道。

“诸位老大人已经议定,由郕王爷主政,固守京师,我朝野上下同心协力,定能保住京师,尔等身为大明官吏,当上体天恩,下抚百姓,不可慌乱不堪,趁机作乱。”

话刚说完,底下就有人出声质疑。

“寺卿大人,几十万大军都败了,咱们真的能守住京师吗?不如上禀朝廷,赶紧往南京撤吧……”

说话的是寺丞老大人,刚说完,底下就一阵附和之声。

隔着远远的,吴大用都看到,寺卿老大人的脸色不大好看,道。

“这等事务,朝廷自有决议,我大明立国百年,不曾有此败绩,如今正是奋力杀贼,报效大明之时,后撤之言,不必再提!”

底下一阵议论纷纷,俞士悦又开口道。

“为固守京师,朝廷已有令谕,即日起……”

“九门加强守备盘查,一应出入人等需持路引。”

“凡朝廷官员属吏,有胆敢趁机扰动民心,伺机作乱者,必行问罪。”

…………

一系列的禁令宣布下来,让吴大用真的反应过来,这会恐怕不是开玩笑,朝廷要动真格的了。

看了看四周,依旧紧张无比,愁眉不展的同僚们,吴大用心中也是一阵惶惶。

…………

同样的场景,出现在京城的各个衙门当中。

整整一夜,各个衙门都灯火通明,各种争吵,议论,甚至是嚎哭的声音不绝于耳。

京城九门当中,更是多了无数的官军巡逻。

顺天府衙,五城兵马司的人员,同样一整夜都忙个不停……

消息像风一样,一大早就传遍了四面八方。

有义愤填膺,嚷嚷着要奋力杀贼的年轻后生,也有唉声叹气,忧心以后的老者,还有混在人群当中,眼睛滴流乱转的小混混……

各种各样的人,各种各样的消息,甚嚣尘上。

京师当中,一时笼罩上一层压抑而惊惶的气氛……

书评(123)

我要评论
  • 夺回京&师,光

    “皇爷,您保重龙体,失了京师,咱们还有南京,您才是社稷之本,咱们重新整军,定能夺回京师,光复日月的。”

  • 却发现&刀子刮

    朱祁钰张口,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嘶哑,仿佛被钝刀子刮在石头上一样,很明显是有些日子没有说话了。

  • 主子昏&多想,

    兴安只当自家主子昏迷这些日子,想了解外间之事,倒是没有多想,张口答道。

  • 火通明&,将手

    外间灯火通明,很快便有一老者走了进来,将手搭在他的脉搏上号了一番。

  • 密地打&在屋檐

    豆大的雨点密密地打在屋檐上,由珠成线,流向四面八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