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于谦的质疑,朱祁钰沉吟片刻,反问道。“这在朝廷之上不算是机密,当此状况之下,本王便是知道又如何?”他抬头,同样望着于谦。不过于谦的目光闪烁不定,但是朱祁钰的目光却是平稳沉...

面对于谦的质疑,朱祁钰沉吟片刻,反问道。

“这在朝廷之上不算是机密,当此状况之下,本王便是知道又如何?”

他抬头,同样望着于谦。

不过于谦的目光闪烁不定,但是朱祁钰的目光却是平稳沉和。

他没有回答于谦的问题,因为没法回答。

他之所以知道,是因为前世他是皇帝,兵部的所有数据,对于他来说,都没有秘密。

但是这些,他不可能对于谦说的,说了他也不会信。

同样,朱祁钰也不能告诉于谦,他就是提前有所准备。

于谦的秉性刚直,心中有所猜测是一回事,但是真正确认又是另一回事。

说到底,于谦还是文臣的一员,礼法大义,对于文臣来说,是许多文臣来说,是不可触碰的律条。

朱祁钰不想去赌……

所以他只能从另一个角度来提醒于谦。

……当此状况之下,本王便是知道又如何?……

于谦低头,仔细的咀嚼了一番这句话,半晌,才叹了口气,道。

“王爷所言甚是,备倭军战力强于备操军,应当同时调来。”

朱祁钰点了点头。

于谦是聪明人,聪明人最大的好处就是,一点就透。

朱祁钰避而不谈他是如何知道的,他这句话的重点,在于,当此状况之下。

现在是什么情况?

京师危难,朝野动荡,也先大军步步逼人。

如今的首要任务,是保住京师不失。

至于他这个郕王,是不是有什么心思,那是保住京师之后再考虑的事情。

何况朱祁钰不信,作为正三品的大员,于谦会没有考虑过,一旦天子回不来的情况下,大位该如何归属。

前世的时候,于谦可是坚定地支持他登基为帝的大臣之一。

虽然如今局面和前世不尽相同,但是一个人的脾气秉性,他面对重大局面时候的抉择,朱祁钰觉得大概率是不会改变的。

果不其然,于谦并非那种固守礼法的腐儒,他的心中,还是江山社稷重于一切。

他既然这么说了,便代表他也不愿再提此事……

殿中沉默了半刻,朱祁钰继续问道。

“后日朝会,兵部提名提督京营的人选,于侍郎心中可有备选?”

于谦敏锐的察觉到,这应该才是这位郕王,今天将他留下来的最大原因。

沉吟片刻,于谦道。

“京营提督大臣事关紧要,既要在军中有所威望,又要令群臣慑服,更要和瓦剌打过交道,或者至少,要三占其一……”

其实于谦本来想说,是应该三个条件都齐备的。

但是盘算了一番京中如今勋戚的现状,只得又改了口,道。

“臣拟定了三个备选之人,其一是为事官石亨,其二是忻城伯赵荣,其三便是驸马都尉焦敬。”

朱祁钰听见石亨的名字,眸光不由得一闪。

这个人,他比于谦的印象还要深刻。

此人本为宽河卫指挥佥事,早年和瓦剌交战,屡立战功,累迁都督同知,在边境将领当中,声望能力仅次于杨洪。

正统十四年,他和西宁侯宋瑛、武进伯朱冕共同镇守大同。

后来瓦剌犯边,随宋瑛和敌军战于阳和关,宋瑛,朱冕二人战死,石亨单人独骑逃回京师,被贬为为事官。

前世的时候,亦是于谦举荐的他,提督京营。

北京保卫战之后,石亨因功封爵,成为勋戚集团的代言人,也成为朱祁钰制衡于谦的重要武臣。

但是最终,就是他伙同徐有贞等人,冲入南宫,发动了夺门之变……

历史兜兜转转,于谦这次,终于还是将他举荐了上来。

不过,前世的时候,朱祁钰并不曾这样深度的插手朝政,更不曾帮着文臣打压勋戚。

虽然最终,勋戚还是惨遭文臣集团的反攻,但是不是现在,也不是针对五军都督府。

不过那是后话,至少当时,虽然是由于谦举荐,但是还是经由五军都督府直接报送到朱祁钰这里,直接核准任命的。

不曾由兵部提名,更不曾经过什么廷推。

这一世,朱祁钰之所以从五军都督府的手中,夺过提督大臣的提名权,除了稳固他和文臣的关系之外,还有另外的用意,其中之一便是……

“如今京师上下,正是团结一心,奋力抗贼之时,京营乃京师守备最重要之地,需有得力大臣提督,因而本王之意……”

“由于侍郎亲自充任提督大臣,于侍郎可敢?”

朱祁钰轻描淡写的说道,不过神色却是认真无比。

一句话说完,于谦顿时瞪大了眼睛,眉头也紧紧皱起。

他没有想到,这位郕王爷,竟然这么大胆……

京营提督大臣,向来是五军都督府的核心权柄之一,基本上都是由五军都督府的都督之一来兼任。

其任职条件更是无比苛刻,前番便说了,任何一名五军都督府都督,都需得到勋戚,天子,文臣的三方认可。

京营提督大臣,便是如此!

但凡能够兼任这个差遣的,无不是天子最最看重的高级勋戚。

大明朝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位文臣,曾经提督过京营!

这位郕王爷,到底是什么意思……

于谦一时陷入了沉思,朱祁钰也不催他,好整以暇地等他考虑清楚。

过了半晌,于谦才缓缓摇了摇头,道。

“王爷容禀,京营提督大臣,向来由勋戚担任,此等紧要时刻,当以京城安危为重,若擅自更易,恐勋戚不满,徒增内耗。”

“况臣身为兵部侍郎,蒙王爷垂爱,代兵部拟定提督大臣候选名单,若以自身列名,恐有谋推自用之嫌,故而臣以为不妥。”

于谦说得委婉,但是实际上这两条是一个意思。

如今的局面,还是应该以一致对外为主。

京营一向是五军都督府最核心的权柄之一,如今兵部已经从五军都督府夺走了提督大臣的提名权。

如果还得寸进尺,想要直接让文臣来提督京营,勋戚们必然难以接受。

要知道,勋戚虽然如今势弱,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真要是闹将起来,也不是好收拾的。

何况,现在的局面,并不适合掀起大规模的文武之争。

纵然是要打压勋戚,也要掌握好度。

还是那句话,饭要一口口吃……

朱祁钰打量了一番于谦。

他自然是听懂了这番话隐含的意思。

的确,对于勋戚来说,放弃京营的代价很大,尤其是现在,文臣对他们虎视眈眈的情况下,京营更是不能丢失。

真的把他们逼急了,敢直接进宫去慈宁宫哭殿。

真的闹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只会让京师的局面变得更加恶劣。

即便是前世的时候,于谦也是以参赞军务的方式,插手京营事务,而非正式提督京营。

直到后来,北京保卫战打赢之后,于谦身负力挽天倾之功,才勉强压下了所有的声音,真正将京营掌握到了手里。

所以于谦真正担心的,还是京师的稳定。

至于什么谋推自用,那不过是个幌子罢了。

不过朱祁钰既然这么说了,自然是有他的打算,于是开口道。

“勋戚那边,于侍郎不必担心,本王来解决,于侍郎若是觉得有谋推自用之嫌,那便由本王来提名便是。”

“如今本王只问一句,于侍郎可敢接下这个差遣?”

…………

“敢!”

书评(170)

我要评论
  • 珠成线&方。

    豆大的雨点密密地打在屋檐上,由珠成线,流向四面八方。

  • 动了外&头的人

    响动声很快惊动了外头的人,两个侍女匆忙走进来,眼瞧着朱祁钰虚弱的样子,又惊又喜。

  • 了,你&和我,

    “二百七十六年国祚,今日毁于一旦,哥哥,你恨我恨到连祖陵太庙都不让我入,可这大明朝,最终还是毁在你的子孙手中了,你和我,都是朱家的罪人……罢罢罢,不如归去,不如归去……”

  • 番军报&跸于怀

    “回王爷,今儿个是八月十六,前番军报上说,圣驾驻跸于怀来城外土木堡。”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