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很显然,于谦这几天也没闲着。这番话说下去,必然是经了实地的视察和确定的。这些情况,朱祁钰前生的时候便了获知的七七八八,而如今重活一回,大方向上没什么变化,故此他也也没太过出乎意料,再次问着。“京师粮草贮备如何?”简言之兵马未动,粮草再行。此番虽这番话说下来,必定是经过了实地的视察和确认的。。...

很显然,于谦这几天也没闲着。

这番话说下来,必定是经过了实地的视察和确认的。

这些情况,朱祁钰前世的时候便已经知晓的七七八八,如今重活一回,大方向上没什么变化,故而他也没有太过意外,继续问道。

“京师粮草储备如何?”

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此番虽是固守,但是粮草也是重中之重,若是再被人断了粮草,才是真正的大难临头!

闻听此言,于谦眼中也是掠过一丝赞许之色。

在他看来,朝廷此次大败于土木,最大的原因,就是后勤辎重被瓦剌截断。

否则,二十万官军,怎么都不会打成这个样子。

这位郕王一开口,便问京师粮草储备,可见并非毫不知兵。

于谦道:“臣和户部沈侍郎亦曾盘点过国库,因天子亲征,靡费甚重,我京师如今存粮约有一百一十万石,各地夏粮刚收,不日即将转运至京师,约有四十万石,京卫屯豆二万三千余石。”

“不够!”

朱祁钰皱了皱眉,断然道。

这些粮食,维持京城日常的用度是够了,但是若说要打仗的话,是定然不够的。

何况,凭京营如今剩下的几万残兵,不可能守得住京师。

从外地调兵过来,是肯定的!

既然要调兵,首先要解决的就是粮草的问题。

说到底,还是因为这次亲征,动用的人数太多,朝廷几乎是倾尽了全力,在支持亲征。

国库的那点底子,基本上都被祸祸干净了。

何况朝廷虽然一年有夏粮和秋粮两次征收,但是大头都在秋粮,夏粮的数量,大约只有秋粮的五分之一左右。

所以哪怕有刚刚转运过来的夏粮,也是不够的。

想了想,朱祁钰道。

“通州仓情况如何?”

到现在为止,大明收取的税赋,还是以粮食,布匹等实物为主。

但是各地收取的粮食,却并非都转运到京师,而是就近转运到各地的官仓当中。

按例,只有山东、河南、直隶以内的粮食,会转运到京仓当中。

正常情况下,如果是秋粮的话,一般会有接近四百万石,京仓无法储存这么多的粮食。

因此在宣德年间,先皇便下令,凡转运至京师的夏粮秋粮,皆分开储存,其中四成储备京仓,另外六成,储存在通州仓内。

所以要调粮,最近的就是通州仓。

于谦答道:“此次天子亲征,优先转运的是京仓粮食,通州仓尚有盈余,加之通州仓夏粮转运早于京师,半月前,已有六十万石入库,如今储备粮草数,应有一百八十万石有余。”

话至此处,于谦略停了停,脸上浮现一丝为难之色,道。

“不过通州至京师,转运尚需时日,我调粮官军并未大量储备车马,恐一时之间,难以大量转运。”

“无妨……”

朱祁钰摆了摆手,道。

“可命顺天府,通州府下令,征召民间车马运粮,命户部拨银,按转运数量付给百姓酬劳便是。”

顿了顿,朱祁钰又道。

“除此之外,自九月起,京师文武百官,所需俸禄米粮,俱从通州仓支取,京师粮仓仅供官军百姓取用。”

这些都是前世的时候,朱祁钰带着兵部的一干官员一块讨论出来的,此刻说出来,倒是让于谦有些意外。

他的确想过这些措施,但是时间太短,还没来得及形成正式的方案。

却不曾想,这位郕王爷先提了出来。

两边想法一致,于是于谦点头称是。

“王爷所言甚是,臣回去之后,便与户部联名上奏,尽快施行。”

“嗯……”

朱祁钰点头,继续道。

“除此之外,军器盔甲之物,京师并无太多储备,但是南直隶设有军器大仓,本王记得,兵器盔甲加起来,约有一百三十余万件,抽取八十万件,令南直隶速速转运进京。”

“还有便是,此次土木之役当中,我军虽死伤惨重,但应有大量兵器辎重残留于各关隘及战场之上,可命各关隘守将,收拢残军之时,同时收集残留可用的兵器盔甲,一并送入京师。”

于谦诧异的抬头望了一眼朱祁钰。

如果说刚刚问粮草的那些话,让他对这位郕王加深了一层认识的话,那么现在朱祁钰的话,更是让他心中倍感意外。

要知道,南直隶的确有数量巨大的兵器储备,毕竟那里原本是都城。

事实上,原本京城也是有的,但是二十余万大军出征,基本上都用作大军装备了。

让于谦感到诧异的是,这位郕王,竟然知道南直隶具体的储备数量。

要知道,此乃机密之事,就算是在朝堂之上,知道的人也并不多。

难不成……

于谦想了想,继续开口道。

“王爷,京师守卫,核心在于可战官军,如今京师可战官军太少,必然难以久持,兵部这几日商议,可调遣驻守运河沿线的运粮官军四万,两京及河南等地备操军六万,同赴京师,充入京营操备。”

朱祁钰点头,旋即便道。

“嗯,可,不过备操军毕竟是后备官军,平素操练不够,战力不足,本王记得,山东等地有备倭军五万余,大多都熟稔战事,可抽调三万入京,壮我京营战力。”

这也是前世的经验之谈。

备操军,顾名思义,就是大明用作后备军的二线部队。

这些年来军备废弛,就是京营将士,都不曾日日操练,备操军的质量更是可想而知。

相比之下,备倭军虽然习于海战,但是毕竟是打过仗,见过血的,战力要高得多。

前世的时候,备倭军也是京师保卫战当中的一支主要力量。

所以朱祁钰没怎么考虑,便说了出来,不过话音落下,他便看到,于谦望着他的目光变了变,隐约间,多了几分防备和警惕。

“王爷何以知道,备倭军共有五万余众?”

于谦目光灼灼的盯着朱祁钰,口气生硬。

朱祁钰瞬间便反应过来,自己此刻面对的,不是自己最信重的大臣于谦,而是朝廷的兵部侍郎于谦。

备倭军的体制特殊,因为沿海倭寇繁多,所以备倭军大多时候,是以小股部队分别行动的,所以备倭军的总数到底有多少,亦是朝廷的一个秘密。

虽然地位稍高一些的大臣基本上都大约知道一些,但是作为一个闲散亲王,朱祁钰能够随口道出这等敏感的机密,显然超越了他作为一个亲王的本分……

书评(435)

我要评论
  • 般的嚎&头撞在

    王承恩发出一声似哭般的嚎叫,一头撞在了身旁的大石头上,同样没了气息。

  • ,以发&裂,无

    “朕凉德藐躬,上干天咎,然皆诸臣误朕,朕死,无面目见祖宗,自去冠冕,以发覆面,任贼分裂,无伤百姓一人。”

  • 芒,他&。

    借着微弱的光芒,他费力的转了转眼珠子,想要打量清楚眼前的房间。

  • &,棺椁

    不仅如此,他死后被夺去帝号,葬于西山,棺椁不入帝陵,神位不入太庙。

  • 浓重的&阴影般

    浓重的乌云,将天穹压得低低的,如一团庞大的阴影般,笼罩着整个北京城,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 听得清&楚,立

    不过好在兴安自幼伴他长大,纵然声音微弱,也听得清楚,立刻回道。

  • 外间灯&上号了

    外间灯火通明,很快便有一老者走了进来,将手搭在他的脉搏上号了一番。

  • &多想,

    兴安只当自家主子昏迷这些日子,想了解外间之事,倒是没有多想,张口答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