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义殿内,望着跪在地上,同声高呼的一干大臣,朱祁钰微不可以查的点了点点头。这个时候,相对稳定军心是最最重要的的!特别是不在场的这些大臣,基本上都是三品以上的重臣勋戚,差些的也是掌厨一方衙门事务的堂官。他们倘若慌了,底下的人只会更慌。到时候,怕是也先还没打这个时候,稳定军心是最重要的!。...

集义殿内,望着跪在地上,齐声高喊的一干大臣,朱祁钰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稳定军心是最重要的!

尤其是在场的这些大臣,基本上都是三品以上的重臣勋戚,差些的也是主理一方衙门事务的堂官。

他们若是慌了,底下的人只会更慌。

到时候,只怕也先还没打过来,他们自己便已经先崩溃了。

“诸位请起……”

抬手让这些大臣起身落座,朱祁钰重新开口道。

“于谦,你继续。”

众臣的目光瞬间汇聚到了于谦的身上,神色俱是复杂的很。

这份军报的份量,实在是太重了……

重到从于谦开始宣布,到现在为止,已经是第三次被打断又重新开始了。

这在十分重视朝会奏对规矩的文臣当中,实属罕见。

前两次于谦被打断之后,一次宣布了伤亡情况,另一次宣布了天子被掳。

这个时候,群臣是真怕他再开口,说出什么让大家接受不了的消息。

不过大略也不会了。

天子都被掳走了,还能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人难以接受?

于谦起身,拿出军报继续开口。

“土木之役,军报已然结束,接下来,是随行勋戚大臣死难名单……”

好吧,这个也不是什么好消息。

但是经历过大军覆灭,天子被俘的噩耗洗礼之后,在场的众大臣表示,这个已经不算什么了

有恢复冷静,心思灵巧的,更是将耳朵都竖了起来。

尽管这样想,有违圣人之道,但是别忘了,这次随行的勋戚大臣,可都是朝廷重臣。

换句话说。

这份死难名单,决定了朝廷会有多少坑位腾出来。

这才是和在场众臣,息息相关之事,自然是个个都屏住了呼吸,竖立耳朵听着。

于谦的声音干巴巴的,不带一丝感情。

“此役,现已核实的死难大臣,名单如下。”

首先宣布的是勋戚武臣的名单。

因是大战,这次天子基本上把京中有些名望的勋戚武臣,都带走了。

故而这次议事,到场的勋戚武臣,可称得上寥寥无几。

为首者,是成安侯郭晟和忻城伯赵荣,分别掌着中军都督府和左军都督府的事务。

天子亲征,能打能战的基本都带走了。

这两位便被拔了出来,暂时署理五军都督府的事务。

本来是待天子回京,这两位就回家当自己的闲散勋戚,不过眼下勋戚死伤惨重,朝廷议事,也只能是他二人顶上了。

再往下,便是真正掌着实权的。

两位爵爷年纪都不小了,所以虽然名义上署理五军都督府,但实际上都仅是挂个名,实际上的事务都由下面人协同兵部去做。

具体来说,就是跟着过来的中军都督同知武兴和左军指挥佥事陶瑾。

明代没有传统意义上的禁军,守备京师的武备力量,大略有三种。

一个是隶属于五军都督府的京营,负责守备京师安全,是京畿范围内最强大的一支军队,同时也是这次土木之役当中,损失最惨重的。

京营的地位比较特殊。

虽然名义上归属五军都督府管辖,但是实际上,由于承担了守卫京师安全的责任。

所以大多时候,都是由皇帝另行任命伯爵以上的勋戚大臣。

而且和文臣的加衔相似,执掌京营的勋戚大臣,一般会加五军都督府右都督的官职。

这次因是特殊情况,暂时负责京营事务的,是驸马都尉焦敬。

除了京营之外,还有便是被俗称为禁军的京卫指挥使司,又称亲军都指挥使司。

这部分的官军,负责守备宫禁安危,构成比较复杂,但是主要部分,是天子直属的上直二十六卫。

如今京中,署理京卫指挥使司事务的,是都指挥佥事张輗。

这五六位,再加上今天没有到场的锦衣卫指挥使马顺,基本就是如今的勋戚武臣当中,在京的能做主的全部大臣了。

不得不说,和看起来仍然乌央乌央的一众文臣比起来……

实在是少得可怜!

除了京营和京卫指挥使司之外,京城还有一支武备力量,就是隶属于兵部的五城兵马司。

不过这支力量并不算是军队,负责的是巡捕盗贼,疏理街道沟渠及囚犯、火禁之事,倒是不能往武臣里头去算。

“太师英国公张辅,泰宁侯陈瀛,驸马都尉井源,平乡伯陈怀,襄城伯李珍,遂安伯陈埙,修武伯沈荣,中军都督府都督梁成,左军都督府都督王贵……”

虽然只是个挂名的,但是成安侯郭晟和忻城伯赵荣两个人,听着于谦面无表情的一个个念出来,心中还是忍不住隐隐作痛。

要知道,勋戚和文臣可不一样。

勋戚虽然是世袭罔替,但是除了开国和靖难之外,很少有大规模的敕封勋戚的机会。

这几年,除了天子大婚荫封的的爵位之外,便只有几个四处平叛,军功累累的老将被赏赐爵位。

可以说,勋戚就那么些家!

这一下子,至少死了一少半,里头还带着如今勋戚的定海神针,英国公张辅!

要知道,天子出征是去打仗去的,带走的自然也是能打仗的青壮勋戚。

这些人一死,留在京城里的,要么是跟他们俩一样,五六十岁的老人家,要么是些刚刚袭爵,十几岁的小孩子。

这些年来,勋戚本就备受打压,如今再死了这么些能扛事儿的中坚力量,简直是雪上加霜,怎一个惨字了得。

再看看依旧乌央乌央的一大帮文臣……

两个人不由得对视一眼,感叹道。

还是这帮文臣好啊!

每三年就有一大帮进士涌进来。

跟割韭菜似的。

一波又一波,咋都割不完……

不过他们心疼他们的。

在场的文臣对于勋戚死伤的名单,却是不甚在意。

至少,大多数人是不怎么在意的。

文臣和勋戚,本就是对立的两个集团。

在文臣的眼中,这些勋戚权贵,十个里头有八个都是朝廷的蛀虫,死的越多越好。

当然,他们指的是被朝廷查办!

这种被贼虏所杀的,老大人们还是表示很愤慨的。

不过也仅止于此。

要说感到心疼和不忍……不存在的!

文臣们巴不得他们都死光了才好。

长长的名单念下来,两位勋臣的脸色白的跟纸一样。

足足过了小半炷香的时间,于谦才略停了停,继续开口道。

“以上是勋戚武臣死难者,接下来,是随行文臣和中官内臣,已确认的死难者名单……”

书评(415)

我要评论
  • 但是头&过一丝

    和杭氏不同的是,这妇人穿着黛蓝色的鞠衣,外头衬着淡红色的大衫,未曾着冠,但是头上插着金簪,瞧着端庄大气,只是脸上神色疲惫的很,眉目间不时闪过一丝担忧。

  • 捕捉到&,那今

    朱祁钰敏锐的捕捉到几个字眼,心中隐约有了几分猜测,口气都急促了几分,继续问道:“你方才说,我昏迷了七日,那今儿是什么日子了?军报可有说,皇上驻跸何处?”

  • 飘荡着&之地,

    他随风飘荡着,毫无目的的朝远处飘去,可归去之地,又在何处?

  • 人被搀&木地问

    他们走到了树下,那人被搀扶着坐下,似乎是注意到远处冲天的火光,那人恍惚间醒过神来,木木地问:“他们,已经占了紫禁城了吧?”

  • 了身旁&了气息

    王承恩发出一声似哭般的嚎叫,一头撞在了身旁的大石头上,同样没了气息。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