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宁宫。吴氏离开了之后,孙太后再也没有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抄起身边的杯子瓷瓶,就是一阵乱砸。边砸边骂。“这个贱妇,是要反了天了,好大的胆子对哀家落井下石!”“她也不瞅瞅,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区区一个后宫罪奴,心怀叵测爬上了龙榻,多少年不敢大声地说话的,如吴氏离开之后,孙太后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

慈宁宫。

吴氏离开之后,孙太后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

抄起身边的杯子瓷瓶,便是一阵乱砸。

边砸边骂。

“这个贱妇,是要反了天了,竟敢对哀家落井下石!”

“她也不瞧瞧,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区区一个后宫罪奴,心怀叵测爬上了龙榻,多少年不敢大声说话,如今竟敢跑到哀家这抖威风?”

“还敢让哀家保重身体?你那个病秧子儿子死了,哀家都不会死!”

骂上一句,便是一件瓷器被摔得粉碎。

看的一旁的李永昌眼皮直跳。

这汝窑的天青釉瓷盘,可是先皇赏的,平时可是太后的心尖子。

那个,粉彩青枝绕颈春瓶,是当年太后娘娘被册封为皇后时,压轴的宝贝。

还有那哥窑的茶具,景德镇的釉里红青花瓷杯,元代的霁蓝釉白龙纹梅瓶……

一件件的砸,一句句的骂。

没人敢劝!

李永昌和金英都不敢,更别说其他普通的宫人了。

要说今儿可真是多事之秋。

先是传来了皇上被抓的消息,着急忙慌的去找朝臣商议对策,又被被前朝的老大人们明着顶撞了一番。

回到后宫,这还没歇半刻,先是被皇后娘娘气了一阵,随后又是吴贤妃这番直往心窝子戳的话。

这搁谁身上,都得怒火冲天。

何况太后娘娘这些年养尊处优,朝局平稳,后宫安宁,皇上也算孝顺,事事处处都顺着太后的意思。

她老人家何尝受过这样的气?

能忍到现在才爆发,金英都觉得,已经是太后娘娘多年修身养性的功劳了。

这个时候,太后正在气头上。

谁敢这个时候上去,那结果恐怕不比这地上摔得粉碎的瓷器要好。

不过眼瞧着太后娘娘骂的越来越离谱。

甚至涉及到了后宫当中的一些密辛。

金英也不由得眼皮直跳。

悄悄地给李永昌打了个眼色。

李永昌立刻会意,轻手轻脚的将外间侍奉的一干宫女内侍都打发出去,只留了些可靠的心腹。

足足过了半刻钟,孙太后这股子气才算是渐渐消了。

李永昌赶忙招呼着人,将满地的瓷器碎片都收拾了。

然后又给孙太后奉上了早已准备好的,静气凝神的茶水。

这才回到旁边,继续伺候着。

发火其实也是个体力活,尤其是今儿孙太后从大早上折腾到现在,被人气得不行,又是一顿乱砸。

此刻额头都冒出了细细的汗珠,抿了两口茶,孙太后开口叫道。

“金英,你刚刚为什么拦着哀家?”

想起吴氏刚刚那副嘴脸,孙太后的心里就一阵阵的怒火冲天。

方才她是真想开口,将那吴氏狠狠责罚一通,顺便免去了她儿子的监国之权。

她吴氏不是不想要吗?

自己还不想给呢!

要不是前朝的那些老大人们坚持,孙太后是真的不愿意让朱祁钰总摄大政。

她虽是民间出身,但也是读过书的。

知道这个时候,有些人代着代着,便会代进自己的口袋里!

可话归这么说。

孙太后在宫中沉浮这么多年,她最大的优点,就是会用人,能听话。

她自己心里头清楚,她久居深宫,对朝局政事不够熟悉。

尤其是在这个当口,贸然决断说不准就会酿成大祸。

所以哪怕是在本仁殿中,那些朝臣对她一再顶撞,她也忍了。

这个时候,朝政还需要依靠他们。

但是要说她最信任的人,其实还是金英。

朝臣毕竟是外臣。

他们考虑的东西,很多时候和孙太后是不一样的。

但是金英是内臣,天子家奴,心思肯定跟她是一头的。

而且作为司礼监秉笔太监,朝廷的大多数政务,都要经他之手。

因此,他对朝局政事的熟悉和敏锐,绝非自己能比的。

这个位置,孙太后摆得很正。

所以哪怕刚刚怒火滔天,她恨不得当场掐死吴氏那个贱人。

但是金英阻止她,孙太后还是忍了。

但是忍了之后,她需要一个解释!

金英想了想,决定还是用比较直接的方式来跟孙太后解释。

“娘娘息怒,万勿中了别人的奸计。”

听到奸计这个词,孙太后下意识的眯起了眼睛,脑子也瞬间冷静下来。

要知道,她虽然对前朝不熟,但是却在后宫沉浮多年。

先皇在时,光有名有姓的妃子就十几位,低位嫔御更是多了去了。

她执掌六宫这么些年,见惯了各种阴谋诡计,阴险伎俩。

所以提起这个词,她下意识就绷紧了弦,皱着眉头,孙太后开口。

“说清楚!”

不过口气,却是平和了许多。

金英这才松了口气,道:“启禀娘娘,臣在宫中多年,侍奉过不少主子,说句大话,先皇也是臣看着长大的,对于宫中贵人们的心性,敢说还是了解几分的。”

“贤妃娘娘因着身份的缘故,在宫中行事一向低调,便是与人产生了冲突,也多是忍让,娘娘以为,她今日何以一反常态,言辞如此隐含敌意?”

孙太后不懂朝政,但是涉及到后宫争斗的领域,就是她擅长的了。

抛开心中的情绪,略一思量,孙太后就得出了结论。

“她就是想让哀家责罚她。”

“说不准,还想借此机会,让哀家罢去郕王的监国身份。”

事实上,如果没有金英突然出言阻止。

孙太后险些便就这么做了。

此刻她冷静下来,也发现有些不对。

事出反常必有妖!

吴贤妃这个人,她早就知道不简单。

但是她的出身太过卑微,根本拿不上台面。

若非有皇子傍身,便是连封号也拿不着的命。

因着这一点,她不可能对后位有什么肖想,便是在宫中这么多年,也是谨小慎微,处处忍让。

但是孙氏自己执掌六宫,自然清楚。

这只是表象,许多时候,吴氏看似性子绵软,处处忍耐。

但凡在宫中,敢寻她麻烦的人,大多最后都自己吃了暗亏。

这份手段,也是孙氏一直没有对她放松警惕的原因。

不过她做事也极有分寸,不招惹她,她也不会主动惹事。

故而这么些年来,她们还算是和平共处。

但是今天,吴氏的反应,的确不似她平常的作态!

必然是有所图谋。

但是这么做,对她又有什么好处呢?

书评(317)

我要评论
  • 于西山&,棺椁

    不仅如此,他死后被夺去帝号,葬于西山,棺椁不入帝陵,神位不入太庙。

  • 一道闪&时间将

    从天空中划过一道闪亮的雷电,霎时间将整个京城照的亮堂堂的,“轰隆隆”的响声不绝于耳。

  • 眼珠子&。

    借着微弱的光芒,他费力的转了转眼珠子,想要打量清楚眼前的房间。

  • 老歪脖&望着自

    他就这么静静的倚在老歪脖子树上,看着远处的大火,望着自己这个后辈失了气息。

  • &到床前

    朱祁钰昏过去的这些日子,汪氏是整个王府的主心骨,她这么一哭,周围的婢子也跟着抽泣起来,杭氏更是忍不住扑到床前痛哭。

  • 纷乱的&辨出几

    纷乱的人群当中,朱祁钰强打着精神,分辨出几个熟悉的身影。

  • 穿着蓝&沾满了

    那人看上去不过三十多岁,但是鬓间已经有簇簇白发,穿着蓝青色绣暗纹的袍服,虽无血迹,却沾满了灰尘。

  • 很快惊&来,眼

    响动声很快惊动了外头的人,两个侍女匆忙走进来,眼瞧着朱祁钰虚弱的样子,又惊又喜。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