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当依法说,孙太后的意思了整体表现的十分较为明显了。这个时候立太子,是为了确保皇位的传承。换句话说,一但皇帝有什么事,继位的要是皇帝的儿子,这个将要被立为太子的小娃娃!她虽然位列深宫之中,虽然她也不是傻子。虽然入殿后,也没人敢说起,更有甚者是不敢显露出来出一这个时候立太子,就是为了保证皇位的传承。。...

应当说,孙太后的意思已经表现的十分明显了。

这个时候立太子,就是为了保证皇位的传承。

换句话说,一旦皇帝有事,登基的必须是皇帝的儿子,这个即将被立为太子的小娃娃!

她虽然位居深宫之中,但是她不是傻子。

尽管入殿之后,没有人敢提起,甚至是不敢显露出一丝丝的意思。

但是仍然有一个,所有人都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那就是,皇帝万一回不来,该怎么办?

这不是杞人忧天,而是切切实实的威胁。

不管对外究竟是如何说法,陷落虏贼手中也好,北狩也罢。

在场的人心中都清楚。

事实就是,皇帝被俘了。

再说明白点。

一条小命攥在人家的手里。

虽然那也先只要稍有点脑子,就不敢对皇帝下手。

但是,万一呢?

皇帝孤身一人在敌营当中,万一有点什么意外。

再或者,也先挟持天子,一囚禁就囚禁个数年乃至十数年呢?

再退一步说。

万一他待价而沽,提出什么根本不可能接受的条件。

譬如称臣纳贡,放弃京师之类的。

该怎么办?

这些是最坏的情况,但是却没有人在这个时候敢开口说。

毕竟皇帝刚刚出事,详细的军报都还没有传来,如果堂而皇之的将这些话宣之于口,岂不是诅咒天子吗?

但是不说,不代表不会想。

作为最接近大明权力中心的一拨人,在场的诸大臣都心知肚明。

抱着最大的希望,做最坏的打算。

那么,就牵扯到另一个关键的问题。

一旦他们担心的事情成真,那么接下来的皇位传承,该如何是好?

按理来说,皇帝有子,虽然只是个两岁的小娃娃,但是所谓传承有序,礼法大义在,不应当有什么犹豫。

但是礼法大义,终究要在能保住社稷江山的前提下,再去讲究。

若是社稷倾颓,江山不在,还讲什么规矩?

现在的情况下,国家需要一个能够担当重任,令朝臣百姓都能够信任的国之长君,不是一个还没断奶的小娃娃。

朝廷这十几年来,之所以军备废弛,弊病丛生,最大的原因就是天子幼弱,国无长君。

纵然是有三杨等一干大臣勉力维持。

但是,也仅仅只能是勉力维持而已。

如果继立之君,依旧是个两三岁的幼童,大明的未来前途堪忧。

但是这些话,是万万不能说出来的。

无论是从礼法的角度,还是从情理的角度,都不能说。

从前者来说,无论是立太子,还是皇位传承,都是有理可循,不容混淆的。

而从后者来说,如今掌握京中守备大权的,乃是太后娘娘。

若是提出此等诛心之言,怕不是立刻就会被绑了丢进诏狱。

国家大义,个人荣辱,就这么一下子摆在所有人的面前,容不得他们不得谨慎考虑。

末了,还是于谦最先开口:“臣以为不妥!”

于侍郎说话一向单刀直入,心中决断之后,便无犹豫,叩首道。

“圣母容禀,如今实乃社稷江山,风雨飘摇之际,我朝廷上下,若不能团结一心,令出一门,则神器分崩离析近在眼前。”

“圣母欲立太子,本循礼法大义所在,然宫中皇子幼弱,此等局面,万难当天下万民之望。”

“此刻若册太子,难免令人心浮动,上下揣测,臣冒死再谏圣母,请命郕王总摄大政,守卫京师,待风平浪静,天子回京,再行册立之事,方不负群臣百姓之心。”

于谦的话,虽然最后加了几分委婉,但是意思却依旧明明白白。

孙太后的脸色顿时一沉,凤眸中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冷淡道。

“于侍郎的意思,是指哀家任意弄权,置祖宗江山于不顾吗?”

“臣不敢……”

于谦低了低头,开口说道。

“你还有何事不敢?”

任谁也没有想到,孙太后突然就拍了桌子,疾言厉喝道。

“自入殿以来,你事事处处直指哀家插手政务,字字句句口称江山大义。”

“何为大义?”

“尔等皆熟读圣贤经义,值此大难之际,尔等不思报国忠君,营救天子,先是为南迁之议争论不休,尔后又欲阻挠太子册立。”

“这便是尔等口中的大义吗?”

孙太后突然之间就发了火,一干群臣只得跪下请罪。

驸马都尉焦敬道:“圣母万勿动怒,臣以为,此等时刻,正是正本清源之时,唯有册立太子,方能安天下万民之心。”

翰林学士陈循也说道:“臣亦以为,储君乃国本社稷之重,应当早立,圣母有言,天子早有立太子之意,我等身为人臣,自当体贴上意,循旨册封太子。”

这两人的话,算是让孙太后的脸色略略好看了几分。

焦敬自不必说,勋戚和皇家向来是一脉相承,他是肯定会站在孙太后这边的。

至于陈循,他是翰林院学士。

翰林院算是侍从之臣,一旦太子册立,那么东宫属官必然由翰林院选用,他自然也是赞成的。

不过孙太后也清楚,仅仅只有他们两个的意见,份量远远不足。

他俩加起来,也就勉勉强强能顶得上一个于谦的影响力。

这殿中说话真正有用的人,可一直都未开口。

“胡老尚书,尔为先皇托孤重臣,又是礼部尚书,礼法传承之事,正当礼部执掌,你来说,哀家说得可对?”

孙太后转过头,对着白发苍苍的胡濙问道。

说白了,在场的这一大群大臣当中,真正说话顶用的,也就那么两三个。

于谦虽然看似出挑,但是他不过就是个兵部侍郎而已,涉及兵部的事情,他能做得了主。

但是真正像册立太子这样的大事,还需要看七卿这样的大佬的态度。

说白了,在这殿中的人,吏部尚书王直,礼部尚书胡濙,左都御史陈镒。

他们的态度,才是至关重要的!

孙太后虽然久居深宫,但是到了六部七卿级别的人物,她还是略略了解一些的。

吏部尚书王直,外朝称之为大冢宰,位于百官之首。

但是他老人家已经七十岁了,早有隐退之心,平素向来明哲保身。

左都御史陈镒,风宪科道之首,外朝呼为总宪。

政绩扎实,从地方上一步步升上来的,朝局倾向不知,但是他和于谦两人私交甚笃。

礼部尚书胡濙,资历老年龄大,年纪比王直还要大上三岁,轻易不说话。

但是作为先皇托孤重臣,说话便份量极重。

三人当中,孙太后对胡濙的把握是最大的。

立太子之事虽然仓促,但是于礼法上毫无毛病。

作为礼部尚书,胡濙没有理由反对。

而且他是看着今上长大的,和宫中的关系相对好的多。

辅政多年,总有几分情谊在的。

因此,孙太后对胡濙的态度,还是抱有很大的期望的。

在她看来,胡濙若是同意了,陈镒就算是反对,那么王直大概率也会保持中立。

到时候她就算是蛮横一些,强行下诏,也有很大的把握能够成功。

只是让她有些失望的是,胡濙似乎也有些拿不定主意。

反倒是陈镒先开了口。

“臣以为圣母所言无错,储君乃国本,册立太子合乎礼法大义,值此风雨飘摇之际,更当尽快令储本正位。”

严格来说。

陈镒这个时候,是不应该说话的。

殿前奏对,即便不是面对君上,也自有定制。

孙太后问的是胡濙。

那么只有等胡濙说完,其他人才能开口。

所以陈镒刚一说话,孙太后便心中警惕起来,差点便开口斥责他殿前失仪。

不过听了他的内容,孙太后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难不成,是她错怪陈镒了?

但是紧接着,就听到陈镒接着说道。

“然圣母不可不虑,京城内外,需上下同心方能固守京师。”

“如今储本幼弱,难当大任,京城庶务若以辅政之名,恐难上行下效。”

“故臣请太后下诏,先命郕王监国摄政,总理庶务,尔后再立太子,以安天下之心。”

原来是打的这个主意。

孙太后拧了拧眉毛,想要开口反驳,但是还未说话,便听得胡濙开口道。

“圣母容禀,册立太子乃是大事,礼部需择吉日,行册立之礼,至少需要数日准备,而我大军军报,一二日内便会到京,故臣以为,当先命郕王总摄大政,再行东宫册立之事。”

胡濙说完,朝着王直的方向瞥了一眼。

于是王老大人也上前一步,淡淡地道。

“胡尚书所言,合乎礼法,又兼顾民心朝局,臣亦以为是,请圣母虑之。”

短短片刻,一直闭口不言的三位大佬都表明了态度,完全不是刚刚那副惜字如金的样子。

孙太后扫视一周,无奈的叹了口气。

事已至此,她也知道,这便是最好的结果了。

于是便道:“既然如此,便照诸位之意办吧!礼部先拟个奏本,将册立日子定下,朝廷诸般庶务,暂由郕王总理,哀家乏了,今日便到这吧。”

说完,孙太后起身,在内侍的搀扶下,便回了慈宁宫。

其他的各位老大人们,也纷纷起身,只是脸上却依旧是愁容不展。

太后这算是功成身退,回后宫安歇去了。

但是他们要面对的事情,可才刚刚开始……

想想军报传开之后,朝野上下汹涌的舆情和朝议,老大人们纷纷感到一阵头疼,唉声叹气的走出了大殿。

书评(488)

我要评论
  • 眼睛,&过厚厚

    朱祁钰瞪大了眼睛,目光越过厚厚的帷幔,扑鼻而来的是一股苦涩的汤药味。

  • 氏和杭&真切切

    朱祁钰环顾四周,汪氏和杭氏还在啜泣,声音细微但他听得真真切切。

  • 再往外&仆妇。

    最近处是自己的大伴兴安,他身后是一个二十许的娇媚妇人,再往外头是一干侍女仆妇。

  • 霄,仿&烧殆尽

    大火烧的越发厉害了,火焰直冲云霄,仿佛要在一场大火之中,将一切都焚烧殆尽。

  • 朱祁钰&声音嘶

    朱祁钰张口,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嘶哑,仿佛被钝刀子刮在石头上一样,很明显是有些日子没有说话了。

  • &钰身旁

    一张张熟悉的脸,或欣喜,或担忧地围绕在朱祁钰身旁,让他不禁有些恍惚。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