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府龚相将毒药拿回,龚骏二话再说接了过去的,迅速屋里给卢琛儿喂了一直这样,易辙站在一旁,没发言。抬头一看龚骏默默的的耸立在床榻前许久,半响,他俯下身将卢琛儿肩头的被子撩开,那肩头包裹的布条早已被血渍渗透到,龚骏犹豫了片刻,但是伸出手了手。“少,少爷,您别…只见龚骏默默的矗立在床榻前许久,半响,他俯下身将卢琛儿肩头的被子掀开,那肩头包裹的布条已然被血渍渗透,龚骏迟疑了片刻,还是伸出了手。。...

相府

龚相将解药取回,龚骏二话不说接了过去,迅速进屋给卢琛儿喂了下去,易辙站在一旁,没讲话。

只见龚骏默默的矗立在床榻前许久,半响,他俯下身将卢琛儿肩头的被子掀开,那肩头包裹的布条已然被血渍渗透,龚骏迟疑了片刻,还是伸出了手。

“少,少爷,您别……”虽然卢琛儿伤到的

1.纨绔庶子

2022-07-24

3.马大宝

2022-07-24

4.睚眦必报

2022-07-24

5.下毒

2022-07-24

6.美容养颜

2022-07-24

7.当铺

2022-07-24

9.断袖之癖

2022-07-24

10.天降清玄

2022-07-24

12.内人怕生

2022-07-24

15.娘子怕了

2022-07-24

16.秀色可餐

2022-07-24

17.满门抄斩

2022-07-24

书评(393)

我要评论
  • 当是我&你爹娘

    “徐大小姐倒是有爹娘管教,怎么还会平白来毁我裙子呢?今日这一脚,就当是我大发慈悲,帮你爹娘教训你了。”

  • 叫马清&儿子。

    算命只是幌子,寻人才是目的。他叫马清玄,整个开合永州最大的布匹商贾,马鹏程的小儿子。

  • 带着书&童,远

    一公子带着书童,远远走来。只见他身穿麦绿撮花直裰,腰间系着蓝色蛛纹腰带。

  • 子不紧&!”

    穿着朴素的女子不紧不慢,平静回道:“裙子确实不值钱,但你该向我道歉!”

  • 人心公&照。

    人格平等、权利平等、机会平等。人心公则如烛,四方上下,无所不照。

  • 奶奶进&屋,奶

    次日清晨,送奶奶进医馆后,天已大亮。卢琛儿计划趁着天暖大修茅屋,奶奶身子不好,早些修缮,也省的冬日受寒。

  • 冒冷汗&,哀嚎

    那女子痛的直冒冷汗,放完狠话后,哀嚎着被丫鬟扶上轿离去。

  • 背着奶&奶去莲

    “卢姑娘辰时背着奶奶去莲花医馆;午时蒙着面去了一趟麒麟书局;酉时又将奶奶从医官接回。”

  • 想要钱&没有接

    起先,卢琛儿以为他想要钱,掏出铜板后,小乞丐却并没有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