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再也没有分不开她,却也不能够自私自利的将她留下的吧。“马清玄。”卢琛儿察觉到到马清玄的神情突然变的落寂且多了几分怅惘,她没去想,还我以为他在为自己生母的事情忧愁,“你安心,这世界上的坏人肯定都要遭报应,这世界上的善良真诚的人,也定会被温柔如水以待。”“世界上?“马清玄。”卢琛儿察觉到马清玄的神情突然变得落寞且多了几分惆怅,她没多想,还以为他在为自己生母的事情忧愁,“你放心,这世界上的坏人一定都会遭到报应,这世界上的善良的人,也定会被温柔以待。”。...

他再也离不开她,却也不能自私的将她留下吧。

“马清玄。”卢琛儿察觉到马清玄的神情突然变得落寞且多了几分惆怅,她没多想,还以为他在为自己生母的事情忧愁,“你放心,这世界上的坏人一定都会遭到报应,这世界上的善良的人,也定会被温柔以待。”

“世界上?”马清玄略微有些疑惑。

1.纨绔庶子

2022-07-24

3.马大宝

2022-07-24

4.睚眦必报

2022-07-24

5.下毒

2022-07-24

6.美容养颜

2022-07-24

7.当铺

2022-07-24

9.断袖之癖

2022-07-24

10.天降清玄

2022-07-24

12.内人怕生

2022-07-24

15.娘子怕了

2022-07-24

16.秀色可餐

2022-07-24

17.满门抄斩

2022-07-24

书评(386)

我要评论
  • 他广结&竟也没

    他广结人脉,暗访多处,时至今日竟也没查出个头绪。但他坚信,母亲的死,绝对不只是身子弱那么简单,

  • ”小乞&叫卢琛

    “我不要钱。”小乞丐明亮的双眸闪过一丝狡猾,“你叫卢琛儿,不属于这个时代对吗?”

  • &身对自

    “好名字!”马清玄折扇一合转过身对自己的书童道,“好名配佳人,妙啊。”

  • ?那个&……

    马……马清玄?那个寻花问柳的纨绔庶子?这老天爷,好像有点不公啊,要安排感情戏,最起码也得是个玉树临风的君子吧……

  • 起先,&没有接

    起先,卢琛儿以为他想要钱,掏出铜板后,小乞丐却并没有接。

  • 却隐约&闪过一

    绿裙女子面容依旧平静,但眼角处却隐约闪过一丝狠厉的光。

  • 嫡庶有&只不过

    嫡庶有别,尊卑难越。马清玄夜夜笙歌,不思进取,也只不过是在施展保命的障眼法。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