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此一战,卢琛儿左右明白了了,看待这群子弟,是得硬一些,刚一些,不能够柔声细语,没办法时时刻刻做好作战准备,否者,那群纨绔是听不进来一句话的。幸好,她昨天的准备非常充裕,将姜施怼了一番后,也算完成4了自己昨日的任务。很奇怪的是,上工的时候,她却一拖再拖好在,她今天的准备十分充足,将姜施怼了一番后,也算完成了自己今日的任务。。...

经此一战,卢琛儿大约明白了,对待这群子弟,就是得硬一些,刚一些,不能柔声细语,只能时时刻刻做好作战准备,否则,那群纨绔是听不进去一句话的。

好在,她今天的准备十分充足,将姜施怼了一番后,也算完成了自己今日的任务。

奇怪的是,下工的时候,她却迟迟没有见到马清玄,不过,想来县令

1.纨绔庶子

2022-07-24

3.马大宝

2022-07-24

4.睚眦必报

2022-07-24

5.下毒

2022-07-24

6.美容养颜

2022-07-24

7.当铺

2022-07-24

9.断袖之癖

2022-07-24

10.天降清玄

2022-07-24

12.内人怕生

2022-07-24

15.娘子怕了

2022-07-24

16.秀色可餐

2022-07-24

17.满门抄斩

2022-07-24

书评(313)

我要评论
  • &,马鹏

    算命只是幌子,寻人才是目的。他叫马清玄,整个开合永州最大的布匹商贾,马鹏程的小儿子。

  • 若不是&的男人

    卢琛儿厌烦之意自心底起,若不是马府太强,她恨不得将面前这个,眼冒桃花,轻浮无比的男人一脚踢飞到外太空去。

  • 。马清&是在施

    嫡庶有别,尊卑难越。马清玄夜夜笙歌,不思进取,也只不过是在施展保命的障眼法。

  • &绿裙女

    绿裙女子面容依旧平静,但眼角处却隐约闪过一丝狠厉的光。

  • 不慢,&钱,但

    穿着朴素的女子不紧不慢,平静回道:“裙子确实不值钱,但你该向我道歉!”

  • &”

    马清玄说罢抬腿就要往芙蓉阁冲,齐福忙拦下,“二少爷……老爷可吩咐了,让您没事别乱跑,功课最重要。”

  • 卢琛儿&铜板后

    起先,卢琛儿以为他想要钱,掏出铜板后,小乞丐却并没有接。

  • 走了随&身的包

    母亲说,当初在一个风雨交加的码头,她被人抢走了随身的包袱。那伙人甚至妄图将她也拉上船带走,是这柄剑的主人救了她。

  • 马清玄&“好名

    “好名字!”马清玄折扇一合转过身对自己的书童道,“好名配佳人,妙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