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幸的是,卢琛儿下了工,马清玄就等在门口,那群权贵子弟见了,并没有敢立马见状。“很累吧?”马清玄见她一脸疲倦之态,便也能猜个一二。“嗯。”卢琛儿也不避忌,也没被吓退,她在沉思该用什么办法来让那群小子明白去学习,马清玄陪她走了许久,她突然间金光“很累吧?”马清玄见她一脸疲惫之态,便也能够猜个一二。。...

所幸的是,卢琛儿下了工,马清玄就等在门口,那群权贵子弟见了,并未敢立刻上前。

“很累吧?”马清玄见她一脸疲惫之态,便也能够猜个一二。

“嗯。”卢琛儿也不避讳,也没被吓退,她在思索该用什么办法来让那群小子知道学习,马清玄陪她走了许久,她突然间灵光一闪,“马清玄,你能帮我查一个

1.纨绔庶子

2022-07-24

3.马大宝

2022-07-24

4.睚眦必报

2022-07-24

5.下毒

2022-07-24

6.美容养颜

2022-07-24

7.当铺

2022-07-24

9.断袖之癖

2022-07-24

10.天降清玄

2022-07-24

12.内人怕生

2022-07-24

15.娘子怕了

2022-07-24

16.秀色可餐

2022-07-24

17.满门抄斩

2022-07-24

书评(439)

我要评论
  • 马清玄&合转过

    “好名字!”马清玄折扇一合转过身对自己的书童道,“好名配佳人,妙啊。”

  • “卢姑&病重奶

    “卢姑娘家住在城西的一个茅草屋,爹娘早逝,现和一病重奶奶相依为命。”

  • ,在永&,这俩

    徐成心这位刁蛮小姐的名气,在永州城内可一点都不比马清玄差。卢琛儿突然觉得,这俩人倒是一丘之貉般配的很。

  • 去,这&。

    仔细看去,这女子的绿色裙摆被踩了一个厚实的灰脚印,原本栩栩如生的仙鹤刺绣图,翅膀处也被勾开破的不成样子。

  • 扯她的&顺势上

    富贵打扮的女子很是嚣张,话音刚落便上前动手继续撕扯她的绿裙,这次,身旁的丫鬟也顺势上了手。

  • 个开合&程的小

    算命只是幌子,寻人才是目的。他叫马清玄,整个开合永州最大的布匹商贾,马鹏程的小儿子。

  • 上下,&无所不

    人格平等、权利平等、机会平等。人心公则如烛,四方上下,无所不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