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事儿。”宋笃谦将那串糖葫芦再次递过来卢琛儿,这时在旁的马清玄终于等到都忍了。“宋大人很闲啊?的确这礼部,也没什么事啊,但是,到底是礼部无事,但是礼部舍严禁器重你啊?”此话,话中有话,宋笃谦明白了,他又是在侧面的反讽自己毫无用处,但他而如今,并不急着辩“宋大人很闲啊?看来这礼部,也没什么事啊,不过,究竟是礼部无事,还是礼部舍不得重用你啊?”。...

“没事。”宋笃谦将那串糖葫芦重新递给卢琛儿,此时在旁的马清玄终于忍不住了。

“宋大人很闲啊?看来这礼部,也没什么事啊,不过,究竟是礼部无事,还是礼部舍不得重用你啊?”

此话,话中有话,宋笃谦明白,他又是在侧面的讽刺自己无用,但他如今,并不急着辩解,他朝着卢琛儿道:“琛儿,我

1.纨绔庶子

2022-07-24

3.马大宝

2022-07-24

4.睚眦必报

2022-07-24

5.下毒

2022-07-24

6.美容养颜

2022-07-24

7.当铺

2022-07-24

9.断袖之癖

2022-07-24

10.天降清玄

2022-07-24

12.内人怕生

2022-07-24

15.娘子怕了

2022-07-24

16.秀色可餐

2022-07-24

17.满门抄斩

2022-07-24

书评(394)

我要评论
  • 嚣张,&丫鬟也

    富贵打扮的女子很是嚣张,话音刚落便上前动手继续撕扯她的绿裙,这次,身旁的丫鬟也顺势上了手。

  • 权贵,&来谈笔

    马清玄一笑,“姑娘不畏惧权贵,当真是让小生思慕……不如,你我来谈笔生意?嗯?”

  • 约莫十&粗布破

    刚走至巷口,却被一小乞丐拦住了去路。小乞丐约莫十岁上下,手拿拐杖,粗布破败露出灰扑扑的皮肤,头上围着一根头巾,直直的望向她。

  • 同生了&堂腿踹

    绿裙女子将裙摆掖到腰间,露出了白色的衬裤。脚下如同生了风,顺势一踢,一个结结实实的扫堂腿踹在了她的身上。

  • 争宠?&玄单是

    “庶子争宠?”马清玄单是看到‘庶子’这简单两字,便头都快炸了。

  • 平等’&。

    令他吃惊的是,书中并未吹捧嫡子,而是宣扬着‘人人平等’。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