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小姐说的貌似好听啊。”海棠咂舌道:“话是这样说,可也不明白那是谁闻听二少爷有危险就二话再说冲见状。也不明白是谁明白二少爷是童子命,就自己取了眉心血。”“你这个小丫头,数日看不见,居然敢嘲笑我了是吧?”卢琛儿戳了海棠的额头,佯“你这个小丫头,多日不见,竟然敢取笑我了是吧?”卢琛儿戳了海棠的额头,佯装生气。。...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小姐说的倒是好听。”海棠咋舌道:“话是这样说,可也不知道那是谁听闻二少爷有危险就二话不说冲上前。也不知道是谁知道二少爷是童子命,就自己取了眉心血。”

“你这个小丫头,多日不见,竟然敢取笑我了是吧?”卢琛儿戳了海棠的额头,佯装生气。

屋外,马清玄听了这些话

1.纨绔庶子

2022-07-24

3.马大宝

2022-07-24

4.睚眦必报

2022-07-24

5.下毒

2022-07-24

6.美容养颜

2022-07-24

7.当铺

2022-07-24

9.断袖之癖

2022-07-24

10.天降清玄

2022-07-24

12.内人怕生

2022-07-24

15.娘子怕了

2022-07-24

16.秀色可餐

2022-07-24

17.满门抄斩

2022-07-24

书评(344)

我要评论
  • 扮的女&绿裙,

    富贵打扮的女子很是嚣张,话音刚落便上前动手继续撕扯她的绿裙,这次,身旁的丫鬟也顺势上了手。

  • 那女子&不减半

    那女子倒在地上捂住肚子,眼里的怒气却不减半分。仿佛是打不过,便妄图用眼神瞪死她。

  • &马清玄

    徐成心这位刁蛮小姐的名气,在永州城内可一点都不比马清玄差。卢琛儿突然觉得,这俩人倒是一丘之貉般配的很。

  • 出了一&……您

    齐福说罢,小心的从怀中掏出了一本书,放到桌上又嘱咐道:“那个……二少爷,一字千金呢……挺贵的,您……您……”

  • “卢姑&娘家住

    “卢姑娘家住在城西的一个茅草屋,爹娘早逝,现和一病重奶奶相依为命。”

  • 马清玄&来谈笔

    马清玄一笑,“姑娘不畏惧权贵,当真是让小生思慕……不如,你我来谈笔生意?嗯?”

  • 福眉开&眼笑,

    “给你报销。”马清玄扔了一袋碎银,齐福眉开眼笑,“谢二少爷,那您安静看吧,有事儿您再吩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