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门赵家马清玄绷紧身子坐在榻边,一双冷冽的眸子此刻却因很紧张连声闪烁,榻上的少女眉目微垂,往昔的灵气早以散去,她的身子蜷着,慢慢的的竟颤动不己。“琛儿,你冷吗?”他伸出手手,攥紧了她那双冰凉的小手。“有点儿。”秋日冬日暖阳映进去,打在身上,照理说该觉“琛儿,你冷吗?”他伸出手,攥紧了她那双冰凉的小手。。...

罗门赵家

马清玄绷紧身子坐在榻边,一双冷冽的眸子此刻却因紧张连连闪动,榻上的少女眉目微垂,往日的灵气早已消散,她的身子蜷缩着,慢慢的竟抖动不已。

“琛儿,你冷吗?”他伸出手,攥紧了她那双冰凉的小手。

“有点。”春日暖阳映进来,打在身上,按理说该觉得温热,可她此时觉只

1.纨绔庶子

2022-07-24

3.马大宝

2022-07-24

4.睚眦必报

2022-07-24

5.下毒

2022-07-24

6.美容养颜

2022-07-24

7.当铺

2022-07-24

9.断袖之癖

2022-07-24

10.天降清玄

2022-07-24

12.内人怕生

2022-07-24

15.娘子怕了

2022-07-24

16.秀色可餐

2022-07-24

17.满门抄斩

2022-07-24

书评(343)

我要评论
  • 衬裤。&势一踢

    绿裙女子将裙摆掖到腰间,露出了白色的衬裤。脚下如同生了风,顺势一踢,一个结结实实的扫堂腿踹在了她的身上。

  • 的马清&内对他

    至于自幼丧母的马清玄,府内对他唯一的要求只是“活着。”

  • 接回。&”

    “卢姑娘辰时背着奶奶去莲花医馆;午时蒙着面去了一趟麒麟书局;酉时又将奶奶从医官接回。”

  • 病重的&响。

    断壁残垣,一贫如洗,榻上还有个病重的奶奶。卢琛儿当下觉得脑袋嗡嗡作响。

  • 人便因&合权势

    成亲没多久,它的主人便因为扩张生意迎合权势,娶了平妻。名为平妻,实为将她降做妾。

  • &子不紧

    穿着朴素的女子不紧不慢,平静回道:“裙子确实不值钱,但你该向我道歉!”

  • 娘管教&我裙子

    “徐大小姐倒是有爹娘管教,怎么还会平白来毁我裙子呢?今日这一脚,就当是我大发慈悲,帮你爹娘教训你了。”

  • 冷冷回&琛儿。

    卢琛儿仅有的一丝娇羞瞬时散去,她抬头冷冷回:“卢琛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