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琛儿养好伤,回刑部叙职的时候,才明白了,为何赵靖前辈和山初道长除掉国师却压根儿也没受皇帝的惩处。原是那皇帝内心也从也没认同过这位国师,只但是碍于当年命在他人之手,无计可施,才对他的话假意崇敬。自从那国师当着文武百官将刑部尚书谋害,他的内心原是那皇帝内心也从没有认可过这位国师,只不过碍于当初命在他人之手,无计可施,才对他的话假意崇敬。。...

卢琛儿养好伤,回大理寺叙职的时候,才明白,为何赵靖前辈和山初道长铲除国师却压根没有受到皇帝的惩处。

原是那皇帝内心也从没有认可过这位国师,只不过碍于当初命在他人之手,无计可施,才对他的话假意崇敬。

自从那国师当着文武百官将刑部尚书害死,他的内心便终日惶惶不安。

如今

1.纨绔庶子

2022-07-24

3.马大宝

2022-07-24

4.睚眦必报

2022-07-24

5.下毒

2022-07-24

6.美容养颜

2022-07-24

7.当铺

2022-07-24

9.断袖之癖

2022-07-24

10.天降清玄

2022-07-24

12.内人怕生

2022-07-24

15.娘子怕了

2022-07-24

16.秀色可餐

2022-07-24

17.满门抄斩

2022-07-24

书评(239)

我要评论
  • 卢琛儿&想要钱

    起先,卢琛儿以为他想要钱,掏出铜板后,小乞丐却并没有接。

  • &当下觉

    断壁残垣,一贫如洗,榻上还有个病重的奶奶。卢琛儿当下觉得脑袋嗡嗡作响。

  • 脚,就&教训你

    “徐大小姐倒是有爹娘管教,怎么还会平白来毁我裙子呢?今日这一脚,就当是我大发慈悲,帮你爹娘教训你了。”

  • 没错,&恋爱的

    历史老师说的没错,穿越,就得做好当奴仆的准备。古代官僚稀少,倒是百姓和仆人居多。那种动不动穿越过去和王爷皇帝恋爱的,都在做着春秋大梦。

  • 一把题&老者面

    手里捏一把题字折扇,题有“博观约取”四字,俨然一副翩翩公子之气。只见他边走边扇,在一位蓄着长须的老者面前停下了。

  • 最起码&……

    马……马清玄?那个寻花问柳的纨绔庶子?这老天爷,好像有点不公啊,要安排感情戏,最起码也得是个玉树临风的君子吧……

  • 是倾城&之貌,

    “蒙着面?”马玄清嗤笑,大白天的又不是倾城之貌,蒙面作甚?

  • 自顾自&我盯着

    “切。”马清玄一声狡黠的笑打断了齐福的话,自顾自道:“这几日安排几个人帮我盯着她,我要知道她都去过哪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