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笃谦被这突如其来的热情惊了一下,但迅速,他便察觉到到了卢琛儿的不对劲儿。抬头一看她脸色愈发惨白,身子在不自觉地的颤抖,就连那双手都凉的吓死人,“大宝,大宝你怎么了。”“笃谦哥,快带我离开了……”卢琛儿体会到体内的能量被一点点抽茧中剥离开了,双臂愈发甚至麻木,抱只见她脸色越发苍白,身子在不自觉的颤动,就连那双手都凉的吓人,“大宝,大宝你怎么了。”。...

宋笃谦被这突如其来的热情惊了一下,但很快,他便察觉到了卢琛儿的不对劲。

只见她脸色越发苍白,身子在不自觉的颤动,就连那双手都凉的吓人,“大宝,大宝你怎么了。”

“笃谦哥,快带我离开……”卢琛儿感受到体内的能量被一点点抽丝剥离开,双臂越发麻木,抱着宋笃谦的手也不受控制的垂下,

1.纨绔庶子

2022-07-24

3.马大宝

2022-07-24

4.睚眦必报

2022-07-24

5.下毒

2022-07-24

6.美容养颜

2022-07-24

7.当铺

2022-07-24

9.断袖之癖

2022-07-24

10.天降清玄

2022-07-24

12.内人怕生

2022-07-24

15.娘子怕了

2022-07-24

16.秀色可餐

2022-07-24

17.满门抄斩

2022-07-24

书评(465)

我要评论
  • 马清玄&思慕…

    马清玄一笑,“姑娘不畏惧权贵,当真是让小生思慕……不如,你我来谈笔生意?嗯?”

  • 要蒙着&二字。

    马清玄飞快翻动着书页,渐渐明白为何她要蒙着面出入书局。若真能做到‘平等’二字。怕是会动了那些嫡子的利益,坏了他们的千秋美梦。

  • 不过它&善变的

    只可惜,母亲一直视它如命,却抵不过它的主人善变的心。

  • ,眯着&手指,

    老者伸出右手,挽起青灰色的袖子,眯着眼睛像模像样的掐动手指,开口道:“公子找的人,就在不远处。”

  • 子不紧&钱,但

    穿着朴素的女子不紧不慢,平静回道:“裙子确实不值钱,但你该向我道歉!”

  • 酸。他&多久,

    马清玄见了,心头一酸。他出生没多久,生母便与世长辞。这是长久以来,卡在他心尖的一根刺。

  • 扮的女&落便上

    富贵打扮的女子很是嚣张,话音刚落便上前动手继续撕扯她的绿裙,这次,身旁的丫鬟也顺势上了手。

  • 岁上下&的皮肤

    刚走至巷口,却被一小乞丐拦住了去路。小乞丐约莫十岁上下,手拿拐杖,粗布破败露出灰扑扑的皮肤,头上围着一根头巾,直直的望向她。

  • 母亲身&恨,恨

    他恨,恨父亲不顾念夫妻情分,在母亲身子不好之时未及时医治。他恨,恨那个女人进府,毁了他原本美满和睦的家,也夺了他的一切。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