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渐增高,马清玄回了侧殿,扯下外袍,后转身瞧了几眼榻上的卢琛儿。她睡得很静,白日里因寒毒而煞白的脸色,而如今再度泛出了粉意,马清玄心口的大石头也好不容易能放下自己了。他坐在她身旁,静静地的陪了一夜。第二日,柔和的日光玻璃窗窗棂洒进了侧殿,映的人身上暖暖的的,她睡得很静,白日里因寒毒而煞白的脸色,如今再次泛起了粉意,马清玄心口的大石头也总算能够放下了。。...

月渐升高,马清玄回了侧殿,扯下外袍,转身瞧了一眼榻上的卢琛儿。

她睡得很静,白日里因寒毒而煞白的脸色,如今再次泛起了粉意,马清玄心口的大石头也总算能够放下了。

他坐在她身旁,静静的陪了一夜。

次日,温和的日光透过窗棂洒进了侧殿,映的人身上暖暖的,卢琛儿醒来,只觉得一

1.纨绔庶子

2022-07-24

3.马大宝

2022-07-24

4.睚眦必报

2022-07-24

5.下毒

2022-07-24

6.美容养颜

2022-07-24

7.当铺

2022-07-24

9.断袖之癖

2022-07-24

10.天降清玄

2022-07-24

12.内人怕生

2022-07-24

15.娘子怕了

2022-07-24

16.秀色可餐

2022-07-24

17.满门抄斩

2022-07-24

书评(238)

我要评论
  • 回:“&名,怕

    齐福俯身轻声回:“查过了,她著了本书,时下正火,但未署名,怕惹麻烦。”

  • 富饶之&少年郎

    喵你个头,当自己是猫呢?卢琛儿在心底狠狠翻动白眼。永州城好歹算是个富饶之地,她偏不信自己就碰不上个真正的翩翩少年郎。

  • 断壁残&卢琛儿

    断壁残垣,一贫如洗,榻上还有个病重的奶奶。卢琛儿当下觉得脑袋嗡嗡作响。

  • 算算有&生厮守

    “哈哈哈,您瞧我这样儿,自然是算算有没有好看的小娘子,愿与小生厮守缠绵。”

  • 。马清&玄夜夜

    嫡庶有别,尊卑难越。马清玄夜夜笙歌,不思进取,也只不过是在施展保命的障眼法。

  • 儿的行&踪。

    他默不作声回了自己卧房,齐福便汇报起了卢琛儿的行踪。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