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笃谦。”卢琛儿话音刚落,云琪酒坊内架秧子声愈发非常强烈,宋笃谦心头漾起久违了的甜,他侧过身直对着她,满目温柔如水。屋内的眼神齐刷刷的望着两个人,惟有那马清玄,狠狠地的捏着桌上的酒杯,那眼神愈发狠厉,却敢抬几眼。卢琛儿这声‘宋笃谦’实际上是喊给马清玄听卢琛儿话音刚落,云琪酒坊内起哄声越发强烈,宋笃谦心头漾起久违的甜,他侧过身正对着她,满目温柔。。...

“宋笃谦。”

卢琛儿话音刚落,云琪酒坊内起哄声越发强烈,宋笃谦心头漾起久违的甜,他侧过身正对着她,满目温柔。

屋内的眼神齐刷刷的看着两个人,唯有那马清玄,狠狠的捏着桌上的酒杯,那眼神越发狠厉,却不敢抬一眼。

卢琛儿这声‘宋笃谦’其实是喊给马清玄听的,她倒要看看,他心

1.纨绔庶子

2022-07-24

3.马大宝

2022-07-24

4.睚眦必报

2022-07-24

5.下毒

2022-07-24

6.美容养颜

2022-07-24

7.当铺

2022-07-24

9.断袖之癖

2022-07-24

10.天降清玄

2022-07-24

12.内人怕生

2022-07-24

15.娘子怕了

2022-07-24

16.秀色可餐

2022-07-24

17.满门抄斩

2022-07-24

书评(368)

我要评论
  • 至于自&唯一的

    至于自幼丧母的马清玄,府内对他唯一的要求只是“活着。”

  • 破的不&成样子

    仔细看去,这女子的绿色裙摆被踩了一个厚实的灰脚印,原本栩栩如生的仙鹤刺绣图,翅膀处也被勾开破的不成样子。

  • 一醒目&?”

    那老者身旁立一醒目招牌,赫然写着‘神机妙算。’老者见有客来,微微抬眼。“公子来算一卦?”

  • 呢?今&了。”

    “徐大小姐倒是有爹娘管教,怎么还会平白来毁我裙子呢?今日这一脚,就当是我大发慈悲,帮你爹娘教训你了。”

  • 人便因&。

    成亲没多久,它的主人便因为扩张生意迎合权势,娶了平妻。名为平妻,实为将她降做妾。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