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闱即将,学堂内的氛围终于等到好了许多,那群纨绔在先生们的监督下,也都像模象样的捧起了书。“大宝,此次秋闱你想谋何官职啊?”宋笃谦轻倚在窗棂边,手中捧着一本书卷,侧过身温声问。“我没什么想的。”卢琛儿笑了笑,“我会觉得现在的这样就挺好的。”欺君之罪乃“大宝,此次春闱你想要谋何官职啊?”宋笃谦轻倚在窗棂边,手中捧着一本书卷,侧过头温声问。。...

春闱在即,学堂内的氛围终于好了许多,那群纨绔在先生们的监督下,也都像模像样的捧起了书。

“大宝,此次春闱你想要谋何官职啊?”宋笃谦轻倚在窗棂边,手中捧着一本书卷,侧过头温声问。

“我没什么想要的。”卢琛儿笑笑,“我觉得现在这样就挺好。”

欺君乃是大罪,她也只敢扮个男

1.纨绔庶子

2022-07-24

3.马大宝

2022-07-24

4.睚眦必报

2022-07-24

5.下毒

2022-07-24

6.美容养颜

2022-07-24

7.当铺

2022-07-24

9.断袖之癖

2022-07-24

10.天降清玄

2022-07-24

12.内人怕生

2022-07-24

15.娘子怕了

2022-07-24

16.秀色可餐

2022-07-24

17.满门抄斩

2022-07-24

书评(203)

我要评论
  • 童,远&。只见

    一公子带着书童,远远走来。只见他身穿麦绿撮花直裰,腰间系着蓝色蛛纹腰带。

  • 穿越,&。

    历史老师说的没错,穿越,就得做好当奴仆的准备。古代官僚稀少,倒是百姓和仆人居多。那种动不动穿越过去和王爷皇帝恋爱的,都在做着春秋大梦。

  • 肚子,&眼里的

    那女子倒在地上捂住肚子,眼里的怒气却不减半分。仿佛是打不过,便妄图用眼神瞪死她。

  • &玄单是

    “庶子争宠?”马清玄单是看到‘庶子’这简单两字,便头都快炸了。

  • 是倾城&之貌,

    “蒙着面?”马玄清嗤笑,大白天的又不是倾城之貌,蒙面作甚?

  • 亲的死&不只是

    他广结人脉,暗访多处,时至今日竟也没查出个头绪。但他坚信,母亲的死,绝对不只是身子弱那么简单,

  • &心的从

    齐福说罢,小心的从怀中掏出了一本书,放到桌上又嘱咐道:“那个……二少爷,一字千金呢……挺贵的,您……您……”

  • 他暗中&整个永

    他暗中调动了整个永州人脉,寻找一位家世普通容易操控的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