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了学,卢琛儿一步也不愿离开了马清玄,她深怕他真不读书学习,逃去看什么歌姬。也不是醋意大发,是赶快谋个官职入宫很最重要的。俩人刚走出来学堂,便看见门前站了一个花枝招展的姑娘,再一瞧,那人竟徐存心,抬头一看她手上捏着一个香囊,一脸期待……,垫脚往学堂内瞧。卢琛儿虽不是吃醋,是赶紧谋个官职进宫比较重要。。...

下了学,卢琛儿一步也不肯离开马清玄,她生怕他真不读书,逃去看什么歌姬。

不是吃醋,是赶紧谋个官职进宫比较重要。

俩人刚走出学堂,便看到门前站了一个花枝招展的姑娘,再一瞧,那人竟是徐成心,只见她手上捏着一个香囊,满脸期待,垫脚往学堂内瞧。

卢琛儿虽扮了男装,但还是害怕

1.纨绔庶子

2022-07-24

3.马大宝

2022-07-24

4.睚眦必报

2022-07-24

5.下毒

2022-07-24

6.美容养颜

2022-07-24

7.当铺

2022-07-24

9.断袖之癖

2022-07-24

10.天降清玄

2022-07-24

12.内人怕生

2022-07-24

15.娘子怕了

2022-07-24

16.秀色可餐

2022-07-24

17.满门抄斩

2022-07-24

书评(415)

我要评论
  • 什么嫡&论起来

    什么嫡子庶子,真要论起来,他马清玄才是实打实的嫡子。

  • 身旁立&者见有

    那老者身旁立一醒目招牌,赫然写着‘神机妙算。’老者见有客来,微微抬眼。“公子来算一卦?”

  • 巷口来&了一圈

    平日这个时辰,街市巷口来往行人寥寥无几,但今日,赤热的日光下却聚集了一圈喧闹的百姓。

  • 秀,手&度翩翩

    他眉下是清澈明亮的眼眸,身形挺秀,手里的折扇一摇倒是风度翩翩。

  • 卡在他&。

    马清玄见了,心头一酸。他出生没多久,生母便与世长辞。这是长久以来,卡在他心尖的一根刺。

  • 医馆后&省的冬

    次日清晨,送奶奶进医馆后,天已大亮。卢琛儿计划趁着天暖大修茅屋,奶奶身子不好,早些修缮,也省的冬日受寒。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