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些时候,赵靖果真无功而返,好像身上多处被割伤,虽未伤到肺腑,但也虚弱无力不少。卢琛儿忙将他扶回屋内,赵靖却指指桌边的小匣子让她取出一瓶白色药膏,那药膏晶莹剔透,涂上片刻,血已收住。马清玄站在一旁,这才问着:“前辈,人救出了?”“也没。”赵靖卢琛儿忙将他扶回屋内,赵靖却指着桌边的小匣子让她取出一瓶白色药膏,那药膏晶莹剔透,涂上片刻,血已止住。。...

晚些时候,赵靖果然无功而返,似乎身上多处被刺伤,虽未伤及肺腑,但也虚弱不少。

卢琛儿忙将他扶回屋内,赵靖却指着桌边的小匣子让她取出一瓶白色药膏,那药膏晶莹剔透,涂上片刻,血已止住。

马清玄站在一旁,这才问道:“前辈,人救出来了?”

“没有。”赵靖眼眸一沉,“无妨,大

1.纨绔庶子

2022-07-24

3.马大宝

2022-07-24

4.睚眦必报

2022-07-24

5.下毒

2022-07-24

6.美容养颜

2022-07-24

7.当铺

2022-07-24

9.断袖之癖

2022-07-24

10.天降清玄

2022-07-24

12.内人怕生

2022-07-24

15.娘子怕了

2022-07-24

16.秀色可餐

2022-07-24

17.满门抄斩

2022-07-24

书评(347)

我要评论
  • 成亲没&,娶了

    成亲没多久,它的主人便因为扩张生意迎合权势,娶了平妻。名为平妻,实为将她降做妾。

  • 公子尊&琛儿有

    “请问公子尊姓大名?”卢琛儿有些羞怯的放下裙摆,略略低头。

  • ,榻上&奶奶。

    断壁残垣,一贫如洗,榻上还有个病重的奶奶。卢琛儿当下觉得脑袋嗡嗡作响。

  • 要求只&着。”

    至于自幼丧母的马清玄,府内对他唯一的要求只是“活着。”

  • 嚣张,&话音刚

    富贵打扮的女子很是嚣张,话音刚落便上前动手继续撕扯她的绿裙,这次,身旁的丫鬟也顺势上了手。

  • 袱。那&是这柄

    母亲说,当初在一个风雨交加的码头,她被人抢走了随身的包袱。那伙人甚至妄图将她也拉上船带走,是这柄剑的主人救了她。

  • 兄长,&白廉洁

    府内还有一位大他几个月的兄长,马清廉。一个清玄,一个清廉,一个清虚玄妙,一个清白廉洁。

  • 教训你&了。”

    “徐大小姐倒是有爹娘管教,怎么还会平白来毁我裙子呢?今日这一脚,就当是我大发慈悲,帮你爹娘教训你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