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清玄会觉得自己,这样貌也不算差的,学识虽比不上宋笃谦,但也也不是个白丁。他心中杂乱无章,想破脑袋却也想不明白为何卢琛儿对自己就无半分心动,他更有甚者一转念,在再回忆着那些过往种种自己做过的错事。“娘子。”他当心的坐在一旁,“我向你立誓,实际上这么久,我从来不都未真他心中杂乱,想破脑袋却也想不通为何卢琛儿对自己就无半分动心,他甚至转念,在回想着过往种种自己做过的错事。。...

马清玄觉得自己,这样貌也不算差的,学识虽比不上宋笃谦,但也不是个白丁。

他心中杂乱,想破脑袋却也想不通为何卢琛儿对自己就无半分动心,他甚至转念,在回想着过往种种自己做过的错事。

“娘子。”他小心的坐在一旁,“我向你发誓,其实这么久,我从来都未真正的与旁的女子欢好过,过往我去

1.纨绔庶子

2022-07-24

3.马大宝

2022-07-24

4.睚眦必报

2022-07-24

5.下毒

2022-07-24

6.美容养颜

2022-07-24

7.当铺

2022-07-24

9.断袖之癖

2022-07-24

10.天降清玄

2022-07-24

12.内人怕生

2022-07-24

15.娘子怕了

2022-07-24

16.秀色可餐

2022-07-24

17.满门抄斩

2022-07-24

书评(311)

我要评论
  • ,真要&是实打

    什么嫡子庶子,真要论起来,他马清玄才是实打实的嫡子。

  • 看的小&缠绵。

    “哈哈哈,您瞧我这样儿,自然是算算有没有好看的小娘子,愿与小生厮守缠绵。”

  • 差。卢&貉般配

    徐成心这位刁蛮小姐的名气,在永州城内可一点都不比马清玄差。卢琛儿突然觉得,这俩人倒是一丘之貉般配的很。

  • 出生没&卡在他

    马清玄见了,心头一酸。他出生没多久,生母便与世长辞。这是长久以来,卡在他心尖的一根刺。

  • &翻开了

    隐忍多年,这口气他终归是要发出来的。拳头攥的血红,青筋暴起,他强忍怒气,几乎是咬着牙翻开了那本书。

  • 成亲没&,娶了

    成亲没多久,它的主人便因为扩张生意迎合权势,娶了平妻。名为平妻,实为将她降做妾。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