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事得从长计议,卢琛儿要提早回去打探青龙图腾的下落,可而如今,她居然连这小院都出不去。赵靖忙乎着练毛笔字饮茶,不时捯饬着一些小玩意儿,同方就守在院内,严密防范退守,怕是始终苍蝇都飞不回去。卢琛儿站在房门前仔细观察了好一会儿,募然下了一个决定——硬闯。除赵靖忙活着练字喝茶,时不时捯饬着一些小玩意儿,同方就守在院内,严防死守,怕是一直苍蝇都飞不出去。。...

此事得从长计议,卢琛儿要提前出去打听青龙图腾的下落,可如今,她竟然连这小院都出不去。

赵靖忙活着练字喝茶,时不时捯饬着一些小玩意儿,同方就守在院内,严防死守,怕是一直苍蝇都飞不出去。

卢琛儿站在房门前观察了好一会儿,募然下了一个决定——硬闯。

除非他同方能不顾她死活,运用武力制裁,否则,她就一定能逃的出去。

她摆出一副悠闲的神态,在院内溜达着溜达着,假意四处看风景,看着看着就开始往院门移动。

同方突然察觉到了不对劲,忙上前拉了一把,这一拉不要紧,卢琛儿却碰瓷似的故意将衣衫一扯,大哭大闹。

那如玉般的肌肤顿时暴丨露在暖阳之下,同方的耳根顿时红的不像话,手也不敢再过多触碰,只能嘴上劝阻着。

“少夫人……您别,别……”

卢琛儿见计划得逞,飞速拉开院门,此时眼前却荡起一层迷雾,她还未来得及反应,便失去重力倒了下去。

“把人扶回去!”赵靖及时撒了些迷烟,将卢琛儿扯住,不顾同方僵硬的神情,一股脑的将她扔到了他的怀内。

同方不敢去看,双手更不敢去触碰,只能僵持在原地一动不动,赵靖见状却不以为然的催着:“一会儿人醒了,那可就真逃了啊,还不快去放到屋内,把房门落锁?”

“啊……”同方闻言,一双手宛若失去控制的提线木偶,每个动作都显得无力又别扭,他双眼一闭,将卢琛儿横抱进了怀内。

刚抬脚一步,院门却开了,同方本能一抬头,却见一道酷寒无比的目光,如锋利的刀直直的划向自己。

马清玄刚推开门,便见卢琛儿毫无意识的被他抱在怀内,原本热切的那颗心,顿时一颤,紧接着,便怒从心中起。

同方一时之间话也说不清楚只是慌乱的解释着:“二少爷……这,这少夫人要往外逃,没办法……”

一双有力的手,将怀内的人抱走,同方还直直的站在原地,欲言又止。

赵靖却笑着拍动他的肩膀,“没事。”

嗯,是没事。

感情马清玄气的不是他,他当然觉得没事。

同方心口发虚,只能安慰自己。他与马清玄自小一同长大,又得大夫人护佑,才捡了这条命。

所以于情于理,马清玄应该不会舍得要他的命……

马清玄刚将怀内的人放下,却听到她轻声呢喃一句,“马清玄……”

“我在。”他闻言一笑,俯身将她额前的碎发理好。

卢琛儿宛若惊醒一般,突然睁开双眸,映入眼帘的是那张熟悉的清秀俊朗的容颜。

她半梦半醒的朦胧感即刻消散,柔声道:“马清玄,你回来了。”

“嗯,太想娘子了,所以很快就回来了。”

肉麻。

卢琛儿在心中暗暗鄙视,但脸上的笑却掩盖不住,她立刻从榻上起身,依偎到他身边。

“前辈说,寻灯要集齐四把钥匙,而南郚的青龙图腾便是第一把,所以,十日后,我要去京城。”

马清玄听到‘青龙图腾’先是一惊,接着又听到她要去京城,瞬间变了脸,“不行!”

“怎么不行了?”她也恼了。

“那灯要给太后做寿礼,你是偷是抢都小命难保。”

马清玄泛起无名火,这丫头说聪明倒是偶尔有几分小聪明,说她笨倒也是真笨。

京城,在官宦手中抢东西,真是嫌自己活的时间太久了。

“前辈已经答应我,十日内给我造出一件仿品,到时候神不知鬼不觉的换掉,没人会知道!”

神不知鬼不觉?马清玄听罢更觉荒唐,“那青龙图腾散着不知从何而来的微光,哪里会轻易仿出?你不要把事情看的太简单。”

“前辈可是罗门弟子,他答应我了,就肯定有办法。”卢琛儿对赵靖的手艺深信不疑,微征却道:“等一下,你怎么知道图腾散着光?马清玄,你见过是吗?那图腾现在在哪里?”

“我没见过。”马清玄起身,避开热切的目光,以掩藏自己的慌乱,“听说的。”

“好,不说就不说。”卢琛儿莫名委屈,“你之前还说,我有事情都记得跟你提前说一下,你会帮我,可是如今,你不仅不帮忙,还要阻拦我,马清玄,就当我看错你了。”

“我不是不帮你!”榻上的人侧身装睡,马清玄有口难辩,“你这是寻死,让我如何帮?难不成你要我马清玄帮着自己娘子寻死?我是傻子吗?”

“闭嘴。”卢琛儿突然起身,气冲冲的穿好鞋袜,“我要回府,这几日好好读书,你爱去哪里去哪里,回你的芙蓉阁吧。”

话音刚落,那抹身影便扬长而去,马清玄摸了摸后脑勺,气不打一处来,半响想要跟上,刚出了房门,却被同方拦下。

“二少爷,芙蓉阁那边有消息了,确实……”

“芙蓉阁,芙蓉阁,又是芙蓉阁,给本少爷把它拆了!”马清玄满是恼火,拂袖的力度都大了几分,踢走脚下的石头,重重的将院门摔上。

只留同方在原地无言,他深吸一口气,“莫非他还在因为我抱了少夫人而生气呢?可是……这俩人怎么火气都这么大啊?”

“少夫人,您可回来了,我去给您熬个汤补补身子,少爷说您病了,害我担心了好一阵。”

海棠见卢琛儿回来,乐的合不拢嘴,又是拿出新做的衣裳来看,又是吩咐下人烧水烧菜。

而卢琛儿此刻坐在窗棂前,听到‘少爷’这个词就来气。

“少爷。”马清玄进了屋内,海棠低喊了一声。

“以后屋内禁止说这个词!你要是非得说他,就喊他马清玄!”

“少夫人,少爷在呢……您小点声……”

海棠慌张的收拾好东西,识趣的留给两人足够的空间,马清玄看着窗前那抹倔强的身影,不觉头痛不已。

怎么着,现在还得他去和她道歉?认错?这个亲成的,一点好没捞着,净给自己添堵了。

1.纨绔庶子

2022-07-24

3.马大宝

2022-07-24

4.睚眦必报

2022-07-24

5.下毒

2022-07-24

6.美容养颜

2022-07-24

7.当铺

2022-07-24

9.断袖之癖

2022-07-24

10.天降清玄

2022-07-24

12.内人怕生

2022-07-24

15.娘子怕了

2022-07-24

16.秀色可餐

2022-07-24

17.满门抄斩

2022-07-24

书评(469)

我要评论
  • 善变的&心。

    只可惜,母亲一直视它如命,却抵不过它的主人善变的心。

  • 背着奶&;午时

    “卢姑娘辰时背着奶奶去莲花医馆;午时蒙着面去了一趟麒麟书局;酉时又将奶奶从医官接回。”

  • 容易操&。

    他暗中调动了整个永州人脉,寻找一位家世普通容易操控的人。

  • &的野丫

    “果然是没爹娘管教的野丫头,敢对本小姐这样讲话,你是活腻了吧?”

  • &个真正

    喵你个头,当自己是猫呢?卢琛儿在心底狠狠翻动白眼。永州城好歹算是个富饶之地,她偏不信自己就碰不上个真正的翩翩少年郎。

  • &身轻声

    齐福俯身轻声回:“查过了,她著了本书,时下正火,但未署名,怕惹麻烦。”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