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有梁山伯与祝英台,同窗好友三载,义结金兰却不知道其是女子的凄婉爱情故事。昨日,莫不是也有师生数年,同寻琉璃灯,却猛地忽然发现眉清目秀公子实乃女子的戏剧故事?冯信知想起这,再去瞧那卢琛儿,一张小脸螓首蛾眉,火土清华,果然笑靥如花。“怎,怎么可能会啊!”卢琛儿今日,莫非也有师生数月,同寻琉璃灯,却猛然发觉俊俏公子实为女子的戏剧故事?。...

古有梁山伯与祝英台,同窗三载,义结金兰却不知其是女子的凄美爱情故事。

今日,莫非也有师生数月,同寻琉璃灯,却猛然发觉俊俏公子实为女子的戏剧故事?

冯信知想到这,再去瞧那卢琛儿,一张小脸螓首蛾眉,水木清华,果真笑靥如花。

“怎,怎么可能啊!”卢琛儿心下忙乱,灵机一动编道:“我是说唱歌手,说唱歌手你懂的吧!就是嘻哈!嘿呦!所以这耳洞再正常不过了,我们还有打十个的呢……”

她边说着,边学着电视上的说唱歌手,做出了看似十分专业的手势。

但这一切可逃不过冯信知的眼,他干脆利落的上前,倏地扯下了她的帽子。

柔软的长丝悄然轻扬,合着一股沁人心脾的茉莉花香,越发衬得她娇俏可人。

避无可避,卢琛儿瞧着眼前这圆不回来的谎言和冯信知一张破获真相的双眼,只好捂脸叹气,“好了,我承认,我是女子……”

“冯先生,你能不能帮我保守这个秘密,我还想在学堂待些时日,寻这琉璃灯呢!”

冯信知闻言,低眉偷笑,瞧着她因紧张而泛起粉意的脸颊,越发暗喜。

“我帮你保守这个秘密。”他顿了顿,“属于你我之间的秘密。”

“那……帽子能还我吗?”卢琛儿尴尬的指了指他手里的帽子。

“给你。”心中疑惑已结,自然要物归原主,“不早了,我送你回府。”

卢琛儿关好旧阁的门,小心的将藤蔓移回原处,冯信知瞧着她这仔细的样子,越发心喜,“所以,你不叫马大宝吧?”

能被马府承认,且确实和马府二少爷称兄道弟,冯信知似乎冒出了新的疑问。

“没有啊。”卢琛儿转过身,边往外走边道:“我就叫马大宝,也确实是马府的远亲。”

不说实话。

冯信知抿嘴,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轻笑,她比自己想象中还要谨慎的多。

“欸,表哥!”刚走到学堂门前,卢琛儿惊奇发现,马清玄竟然没走,虽已暮至,但他依旧站在学堂的桃花树前。

“嗯,忙好了?我等你呢。”

马清玄抱着手臂,一双带着审视的眼神落在了冯信知的身上。半响换了一副假笑,“哎呀,冯先生,这么晚了,还没回府呢?要我送送您吗?”

“不用了。”马清玄的那张笑颜下尽是骤然升起的幽冷之气,冯信知自然识趣的回避。

但这种表现却越发让他不解,只是和他所谓的表弟相伴而行,竟能惹他生怒?这着实有些奇怪。

“不用了?那可真是有些可惜啊。”

马清玄没等卢琛儿反应过来,便将结实有力的手臂搭在了她的肩头,有意无意的往自己身边揽,“那我和我表弟先走了啊,冯先生您自己小心。”

走出学堂,刚至街市,卢琛儿便妄图躲开马清玄,时不时的伸出手往外推他。

马清玄心底泛起莫名的怒气,扯住她的肩,一股脑揪进了小巷。

一个转身将她按在了冰凉的石墙上,他不讲话,只是盯着她看。

卢琛儿被那双泛着幽冷烛火的眸子盯得心下直发毛,他的一张清冷如玉的俊美脸颊,似乎隐透微恼。

本就高挑有力的身躯此刻正紧紧的将她圈住,一种若有似无的压迫感,让她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她的一张桃花容颜上泛着轻粉,本就时不时投出的娇柔,此刻更是显露无遗。那双灵动的眸子,此刻正低垂着,随着那修长的睫毛轻动,马清玄心口似有小猫在抓挠。

“你和他聊什么了?找什么东西吗?怎么进了旧阁那么久?他有没有……”

伤到你。

马清玄话至此处,猛然发觉自己的不对劲,可闭上嘴后,心中那股五味杂陈竟坠.胀的令他喘不过气。

“没有,没有说什么。”

见她闭口不谈,他的呼吸越发急促,马清玄顷刻感觉自己没救了,若是别人敢用这种态度对自己说话,他一定上前捏死他。

可眼下对他如此冷漠的,不是别人,是卢琛儿。

“有什么事情就不能先来找我吗?非得找别人?”

“找你有用吗?”卢琛儿有些莫名其妙,抬眼皱眉,发出一声冷笑。

“你要找什么?我帮你找!”

不就是一盏八卦琉璃灯吗?马清玄无奈的咬紧后槽牙,当初为了骗她答应合作,吩咐小乞丐信口胡诌的一盏灯,竟让她上了心。

“哦?”卢琛儿喜上心头,她突然想到,马清玄再没有用,也好歹是个富家子弟,“你带我去一下上次的当铺吧!”

冯信知给的方向或许没错,当铺和珠宝阁,都是选择。

清奇典当行,此刻依旧商客不绝,灯火通明。

“老板,你们有没有收过。或者见过八卦琉璃灯?”

卢琛儿问的小心,老板问她寻那盏灯做什么她只说是为了祖上的遗愿。

当铺老板偷偷和马清玄对视,瞬时改口道:“哦,我听过这盏灯,不过暂时没有什么下落。这么着吧,我帮小兄弟打听打听,若是有什么消息了,我通知您。”

“欸,好嘞。”卢琛儿展颜,“有消息便去马府找马清玄就好。”边说着,还轻拍了马清玄的肩。

“二少爷,咱们永州城有什么大的珍宝阁吗?”卢琛儿走在街市,看着那一间间灯火璀璨的铺子,恍若失魂一般。

她好想家,好想妈妈做的饭菜,好想老师的教诲,好想朋友同学间的打打闹闹。

马清玄心头本有几丝怒气,但转眼却见她低垂着脑袋,晃神落魄的站在原地。原本那双灵俏可人的双眸竟也没了往日星点,他心下一颤。

“廉州城有一家最大的珍宝阁,靠近京城,若娘子想去,我改日带你前去。”

“谢了。”夜风如轻纱般弥漫而来,她的话语宛若游丝,嵌在其中,竟分不清是喜是悲。

马清玄看到她一副失魂落魄之态,自己的心宛若失了智,生生的开心不起来。

“咱们回府。”他温声言。

1.纨绔庶子

2022-07-24

3.马大宝

2022-07-24

4.睚眦必报

2022-07-24

5.下毒

2022-07-24

6.美容养颜

2022-07-24

7.当铺

2022-07-24

9.断袖之癖

2022-07-24

10.天降清玄

2022-07-24

12.内人怕生

2022-07-24

15.娘子怕了

2022-07-24

16.秀色可餐

2022-07-24

17.满门抄斩

2022-07-24

书评(437)

我要评论
  • 却聚集&百姓。

    平日这个时辰,街市巷口来往行人寥寥无几,但今日,赤热的日光下却聚集了一圈喧闹的百姓。

  • 让小生&嗯?”

    马清玄一笑,“姑娘不畏惧权贵,当真是让小生思慕……不如,你我来谈笔生意?嗯?”

  • 上捂住&分。仿

    那女子倒在地上捂住肚子,眼里的怒气却不减半分。仿佛是打不过,便妄图用眼神瞪死她。

  • “蒙着&嗤笑,

    “蒙着面?”马玄清嗤笑,大白天的又不是倾城之貌,蒙面作甚?

  • &步可没

    马清玄说着话,这脚步可没停下,不等卢琛儿同意,便着急的往上凑。

  • ”马清&。”

    “切。”马清玄一声狡黠的笑打断了齐福的话,自顾自道:“这几日安排几个人帮我盯着她,我要知道她都去过哪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