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至,马府。“什么?徐存心?她可不能够嫁进这里啊!”冤家路窄,徐存心居然想嫁进马府?卢琛儿闻听海棠的话,兴奋的一脚踩在椅子上。“这……”海棠面露难色,“但是以少夫人之力也确实难以制止啊……”“当我是摆设吗?”马清玄一脚踢开房门,堂而皇之的坐了“什么?徐成心?她可不能嫁进这里啊!”冤家路窄,徐成心竟然想嫁进马府?卢琛儿听罢海棠的话,激动的一脚踩在椅子上。。...

暮至,马府。

“什么?徐成心?她可不能嫁进这里啊!”冤家路窄,徐成心竟然想嫁进马府?卢琛儿听罢海棠的话,激动的一脚踩在椅子上。

“这……”海棠面露难色,“可是以少夫人之力也确实无法阻止啊……”

“当我是摆设吗?”马清玄一脚踢开房门,堂而皇之的坐了过来。

“你……”呵呵,卢琛儿心下轻嗤。

“娘子不想见的人,我必定不会让她出现。”

马清玄又恢复了那份柔情,但眼角却闪过不易察觉的幽冷。

卢琛儿只当他是吹牛,并不放在心上,宛若对待空气一般,转身便和海棠,收拾收拾,就寝去了。

马清玄抚住额头,修长的手指敲打着桌面,双眸微闪。

“古籍里有关八卦琉璃灯的内容,我都给你写下来了,只是这灯究竟散落在何地,至今无人知晓。”

宋笃谦从布袋拿出厚厚一沓宣纸,上面写满了墨字,卢琛儿看着那么多资料,感激之情无以言表。

“辛苦谦兄了,昨晚怕是没睡好吧。”

难为他大病初愈,又为了个琉璃灯彻夜翻书,卢琛儿心下感激。

“无妨。”宋笃谦慢条斯理的放下布袋,转身又问,“宝兄,可有想好咱们休假去哪。”

“都行,谦兄看着安排。”卢琛儿捧着那卷资料,哪还有心思想别的。

“那我便自作主张,安排了。”

【古者包牺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

卢琛儿仔细品读宋笃谦的资料,翻来覆去也总算找到这八卦琉璃灯所属之地。

天地混沌,初蒙之时,八卦琉璃灯喜阴,喜灵,若当真存于这学堂之中,那也该是个密不透风之地。

西南为坤土,西北为乾金,既然密不透风,当从西南开始下手。

下了学后,待人散尽,卢琛儿便蹑手蹑脚绕开前院,去了学堂西南方向。

西南放眼望去是一片枯地旧阁,平日鲜少有人问询,但旧阁虽冷清,却未被灰泥玷污一分。

她伸手拨开缠绕在门前的藤蔓,悄然移了进去,门后是整排架柜,上头摆满了书籍和古卷。

一道梅花屏风将大殿一分为二,走过后竟是一个雕花的罄石。

罄石刻满细纹,触摸过去是大大小小精致的突起。一个月晕缺口引起了她的注意。

她将手掖进缺口处,惊奇的发现竟可转动月晕,那石壁顿然响起震动。

正在她心口突突直跳,以为见到曙光之时,旧阁大殿门却被人推开了。

彷徨无措间,卢琛儿只能硬着头皮迎上去,准备找个借口溜走,却见走上前来的,是学堂的冯先生,冯信知。

他的一张文雅的脸上写满了惊讶。

冯信知爱文书,也爱花草,学堂的西南方枯木太多,他早就准备着手清理,每日下学无事后,总会前来拨弄一番。

他本想种些花草,奈何天已转凉,所幸还有越冬的植被不畏严寒,他正想着规划一二,却听见旧阁里的轰鸣声。

本以为是学堂那群喜爱招惹是非的纨绔在生祸,推开门却见是卢琛儿。

“冯先生,那个…您吃了吗?”卢琛儿心虚到已不知所言,尬笑着往门外移。

“没吃呢。”冯信知轻声问,“你怎么会在这?”

“我,迷路了……”拙劣的理由应是逃不过冯信知的眼睛,他可是出了名的严厉,出了名的‘疯’。

“要我送你回去?”

“啊?”

卢琛儿傻愣在原地,拒绝不是,答应更不是,这么牵强的理由,为何冯信知还一本正经的回她。

“救救孩子吧~”她忍不住低语。

冯信知闻言,双眸一闪,“你刚刚说什么?”

“没说什么,我自己可以回去,不劳烦您。”卢琛儿摆着手,身子却在慢慢往外蹭。

“救救孩子吧?”冯信知一言一句重复着,“马,大,宝,你是SOD蜜吗?”

SOD……那不是老爹最爱用的化妆品牌子吗?卢琛儿宛若被电的兔子,大惊失色却又按耐不住内心的颤动,“先生……您用这个化妆品?”

冯信知闻言瞬时展颜,双眸点亮温热的星光,“你来自21世纪?”

“我……”

“我也是。”

亲人!卢琛儿差点蹦起来抱住他,上前两步后,才发觉有点不对劲,毕竟,男女授受不亲。

“所以你刚刚在找什么?”冯信知顿时敞开言语,也不藏了。

“冯先生,你知道咱们怎么回去吗?我听说只要让八卦琉璃灯复位,咱们就能回家。”

冯信知来了以后,也没少找人问询,为此曾经还拜托过朝内往昔同门打听,但皆无果。

“这个灯,找不到的。”他的星光消散,有些无可奈何。

他在现代念的是园林设计,没成想毕业后刚迈出校园,人就来到了这里。

他至今也没搞清楚状况,但找不到灯,便只能强行安慰自己,既来之则安之。

“能找到!”卢琛儿也不瞒了,激动的拉着冯信知就往里头走。她按住缺口,便开始转动那石壁的月晕,只听轰隆一声,那石壁打开,里面却也只存了些书籍。

“怎么会?”卢琛儿恨不得把那些书翻个底朝天,小心的按住石壁,生怕错过了什么机关。

冯信知捡起那些书,吹了吹上头的尘灰,笑道:“这应该是以前的老先生们,藏珍贵典籍的地方,不会有什么灯的。”

学堂的先生每一位都爱文如命,又怎会珍藏一个丝毫不感兴趣的琉璃灯。

“你怎会想着来学堂寻灯,要寻也得去个珍宝阁,典当行啊。”

“我得到消息就是在这啊。”卢琛儿依旧不死心,踮起脚摸索着那方石壁,边寻边叩击敲打着,生怕错过了任何一方。

冯信知也没闲着,见状只好也上前帮忙,双肩相碰之时,他一回神正巧盯上了她的耳痕。

他眉头一锁,半开玩笑道:“大宝,你不会是女孩子吧?”

1.纨绔庶子

2022-07-24

3.马大宝

2022-07-24

4.睚眦必报

2022-07-24

5.下毒

2022-07-24

6.美容养颜

2022-07-24

7.当铺

2022-07-24

9.断袖之癖

2022-07-24

10.天降清玄

2022-07-24

12.内人怕生

2022-07-24

15.娘子怕了

2022-07-24

16.秀色可餐

2022-07-24

17.满门抄斩

2022-07-24

书评(198)

我要评论
  • &?”

    “果然是没爹娘管教的野丫头,敢对本小姐这样讲话,你是活腻了吧?”

  • 说着话&往上凑

    马清玄说着话,这脚步可没停下,不等卢琛儿同意,便着急的往上凑。

  • 飞快翻&,坏了

    马清玄飞快翻动着书页,渐渐明白为何她要蒙着面出入书局。若真能做到‘平等’二字。怕是会动了那些嫡子的利益,坏了他们的千秋美梦。

  • 嗤笑,&大白天

    “蒙着面?”马玄清嗤笑,大白天的又不是倾城之貌,蒙面作甚?

  • 身形挺&秀,手

    他眉下是清澈明亮的眼眸,身形挺秀,手里的折扇一摇倒是风度翩翩。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