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花问柳”;“不学无术”;“也就怕生病”;“真我以为自己变凤凰了”卢琛儿自回府便呆呆地在窗边,一言不发也一滴水不进,海棠服侍在侧,劝了几句,也无济于事,她没办法干心急。实际上就连卢琛儿自己,都不明白了悲恸个什么劲儿,又落个什么泪。“少爷……少爷您可回其实就连卢琛儿自己,都不明白悲痛个什么劲儿,又落个什么泪。。...

“寻花问柳”;“不学无术”;“也不怕得病”;“真以为自己变凤凰了”

卢琛儿自回府便呆坐在窗边,一言不发也滴水不进,海棠侍奉在侧,劝了几句,也无济于事,她只能干着急。

其实就连卢琛儿自己,都不明白悲痛个什么劲儿,又落个什么泪。

“少爷……少爷您可回来了,您快瞧瞧少夫人吧!”海棠见马清玄回来,宛若揪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马清玄刚想开口,却见窗边人一双娇柔美目满含泪珠,粉扑扑的脸畔尽是泪痕。

心恍若被戳了一下,他只好摆手示意海棠下去,转身从背后轻轻拥了上去。

温热有力的胸膛却也捂不暖这颗冰冷的心,她或许在恨自己,或许在恨他……真要说出来,却也不知从何说起。

“娘子,让你受委屈了。”马清玄温暖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宛若真的犯错一般,放低身段乞求原谅。

卢琛儿一时迷了眼,心越发混乱不堪。

“二少爷,少夫人,不好了!”海棠刚离开却又折返回来,只见她一脸的焦急和手足无措,“宋笃谦来了,说是要来探望宝兄……少夫人,少爷,这可怎么办啊……”

眼下,卢琛儿情绪低落,又怎能演好马大宝。

马清玄却异常冷静,平静吩咐道:“先让他去正殿等候,一会儿便来。”

卢琛儿起身,从箱内拿出上次剥削马清玄的外袍,仓皇中便往身上套。

大她几码的衣裳,穿在身上总是贴合不住,时不时的开了扣子,宫绦又系不稳妥。

越着急,越慌乱。

她拆掉头饰,那衣裳便也簌簌随之松散开来,正着急万分不知如何是好之时,马清玄动手扯落了她的外袍。

她再回神,身上已经套了一件新的衣裳。白色暗纹织金,上有玲珑金丝雀,袖口做了缘边,穿起来既方便又灵巧。

衣扣平整,一根白色缂丝宫绦,给这件白袍更暗添隐贵之气。

衣裳理好,马清玄轻车熟路的拆散她的发髻。一头柔亮的细丝飘落,恍惚间,他的心间生出些许捉摸不透的情绪。

大手穿过柔软云丝,层层上挽,一根乌木簪收尾,绑好底端,便也成了。

卢琛儿慌忙洗了脸,将原本的胭脂膏粉和泪珠泪痕擦净拭去,这才随着马清玄去了正殿。

宋笃谦面色莫名泛着疑惑,见卢琛儿和马清玄一同走进,先是一愣,确认了一番后,这才道:“宝兄。”

“这休假一日,我便贪睡了一会儿,不料谦兄来访,让你久等了。”卢琛儿淡淡道。

“无妨。”宋笃谦展颜一笑,眼神却未从卢琛儿身上离开一次,半响又道:“为何未见少夫人?”

“咳咳咳……”马清玄喝了口茶,闻言咳个不停。下人慌忙换了一杯,他这才按着胸口,道:“内人怕生,还望笃谦兄谅解。”

“哦。”宋笃谦连连点头,一双固执的眸子定格在卢琛儿身上,妄图将她看穿。

卢琛儿察觉到不适,却也只能笑着搭话,“谦兄身子好些了?”

“无碍了,这外头阳光正好,谦兄可愿一同逛逛?”

卢琛儿闻言手心渗出了汗,仿佛定格一般不知该应还是该拒。

“若是要逛,岂能没有规划,不如下次休假,咱们几个去个桃源圣地,也好清净自在。”马清玄说的轻松,看向宋笃谦时却带了几分压迫之意。

“也好。”宋笃谦合上杯盏,看向卢琛儿的眼神,却平增了几分困惑。

酷暑渐离,清晨坐于学堂桌案前,微风一荡,宛如漾来三尺冰镇气泡。

宋笃谦气色渐好,只是和卢琛儿交谈之时总是不自觉的失神。为此,他总在心底痛骂自己不识礼教,枉读诗书。

卢琛儿将学堂内部扒了个干净,趁着舒爽的天气,准备一探究竟。

“你可知世上有八卦琉璃灯这种物件?”卢琛儿俯身在宋笃谦桌案边,低声问询。

“琉璃灯?”宋笃谦强迫自己低下头,将眼神移向别处,“伏羲八卦为先天八卦,文王八卦为后天八卦,只是这八卦琉璃灯,我还需查了古籍来。”

“什么时候能查到?这八卦你会掰吗?”

卢琛儿依稀记得,小乞丐说过,那八卦得归位才能回家。

“我可以一试,今夜便帮宝兄查。”

“行,谦兄,这件事不要让别人知道。”

宋笃谦茫然,抬头却浸在了卢琛儿那双如花笑颜中,恍然失神,他自行戳了额头,半响轻应点头。

刚坐回桌案前,她便被猛然踢了一脚,卢琛儿回过头去瞧,便见马清玄一脸厉色。

他咬着笔尖,指向宋笃谦的方向,“你和他聊什么呢?”

温情不过一日,转眼又成了这个没正行的公子哥儿,卢琛儿心下叹气,狗改不了吃*!

“嗯?”马清玄见她不应,心里这股无名火更甚。

“聊文学礼仪常识,说了你也不懂。”她懒得搭理马清玄,扯开宣纸自行研究这学堂内部。

“我怎么不懂了?你以后能不能先跟我说说看啊,好歹我也……”

“你也什么?”卢琛儿嫌弃一瞥。

我也一表人才,谦谦君子……卢琛儿那鄙夷的眼神,生生将他这句话噎了回去。

马清玄恍惚间对自己产生了怀疑,自己在她眼里真就那么差吗?

星辰密布,城郊竹林。

同方携酒杯在廊桥一侧半倚半坐,喝的酣畅淋漓。可背手站在一旁的马清玄,却合着清冽的月色,平白涂了层凄凉。

同方随手捡了块石头,朝他后背扔了过去,“我说二少爷,你跑我这来哭丧呢?这什么表情啊?”

马清玄转过身,依旧是满目的惆怅。

同方无奈,“夫人的事情有眉目了,廉州确实有人擅制无味之毒,而且和你后娘是故交。手底下已经去逮人了,不日便有消息来。”

“嗯。”马清玄侧过身,一张俊俏的脸与月色交相辉映。

同方啧啧舌,“你别在我这装清冷了,大好的夜色,不回去陪你小娘子?”

“唉”马清玄一声长叹,说不清这内心是因何忧愁又因何平添苦楚。

同方却一笑,撂下酒杯,起身凑近,“二少爷不会是真的动心了吧?说好的小棋子呢?”

“滚一边去。”马清玄眉头紧锁,本就心烦意乱,眼下可没精力与他逗贫。

“让我滚你可就听不到新消息了啊。”同方故弄玄虚,一顿,抬眼却看到他压根没理会,半响,只能自己找个台阶,清清嗓子。

“我听闻徐知县千金要嫁人,最近正在寻夫婿呢,虽是个知县,但绿豆大小也好歹是个官。”

同方伸出小指比划两下,拂袖补充,“你——你后娘,说不准会蠢蠢欲动,你可得注意着点儿。”

“知道了。”马清玄声音低沉,离开前又嘱咐一句,“盯好了。”

同方笑笑,“盯好什么?二少爷怎么心不在焉,讲话也只讲半句啊?”

再回他的,却已是薄凉的夜气。

1.纨绔庶子

2022-07-24

3.马大宝

2022-07-24

4.睚眦必报

2022-07-24

5.下毒

2022-07-24

6.美容养颜

2022-07-24

7.当铺

2022-07-24

9.断袖之癖

2022-07-24

10.天降清玄

2022-07-24

12.内人怕生

2022-07-24

15.娘子怕了

2022-07-24

16.秀色可餐

2022-07-24

17.满门抄斩

2022-07-24

书评(230)

我要评论
  • 狠狠翻&偏不信

    喵你个头,当自己是猫呢?卢琛儿在心底狠狠翻动白眼。永州城好歹算是个富饶之地,她偏不信自己就碰不上个真正的翩翩少年郎。

  • 自我安&些被人

    想到这,她还自我安慰了一番,好在……她是个百姓,比起那些被人贩子当作的货品的,她还算幸运。

  • &了自己

    他默不作声回了自己卧房,齐福便汇报起了卢琛儿的行踪。

  • 小乞丐&败露出

    刚走至巷口,却被一小乞丐拦住了去路。小乞丐约莫十岁上下,手拿拐杖,粗布破败露出灰扑扑的皮肤,头上围着一根头巾,直直的望向她。

  • 以为他&丐却并

    起先,卢琛儿以为他想要钱,掏出铜板后,小乞丐却并没有接。

  • 玄,府&唯一的

    至于自幼丧母的马清玄,府内对他唯一的要求只是“活着。”

  • 厚实的&生的仙

    仔细看去,这女子的绿色裙摆被踩了一个厚实的灰脚印,原本栩栩如生的仙鹤刺绣图,翅膀处也被勾开破的不成样子。

  • 庶,世&的苦。

    嫡庶嫡庶,世人直言嫡子博览群书,前程似锦。又有何人想过这庶子的苦。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