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哭了……”钟闽侯皱了皱眉头,右手在口袋里摸了老半天,又掏出了两块手帕,“但是这是默默的给我的礼物……”叶萝:“……”叶萝一把劈手夺过,擦了一把眼角后,然后很不我们的文明的丢地上。钟闽侯呆呆地的望着空无一物的右手,再抬起头看向叶萝,“你抢了默默的的礼钟晋安呆呆的看着空无一物的右手,再抬头看向叶萝,“你抢了默默的礼物!”。...

“你怎么又哭了……”钟晋安皱了皱眉,右手在口袋里摸了半天,又拿出了一块手帕,“可是这是默默给我的礼物……”

叶萝:“……”

叶萝一把劈手夺过,擦了一把眼角后,接着很不文明的丢地上。

钟晋安呆呆的看着空无一物的右手,再抬头看向叶萝,“你抢了默默的礼物!”

叶萝

书评(157)

我要评论
  • 中不知&晋平。

    在他们看来,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叶萝就是在侍宠生娇,为难钟晋平。

  • 被关了&,不在

    那时,被关了两年半的叶萝乖巧了许多,即使面对钟晋平也安安静静,不在恶言相向,像是收敛了身上所有尖锐的棱角,无奈的认命了。

  • 笨手笨&后,又

    钟晋平足足挖了三天的草,从来没有做过这种活的钟晋平从一开始的笨手笨脚,到又快又熟练的将全部的花草铲平之后,又花了一天的时间种下了红萝花。

  • &杀,他

    比起自杀,他们更愿意相信,叶萝是被人突破重重防备和保护杀死的。

  • 以凶残&名的钟

    以凶残暴戾,阴鸷疯狂而闻名的钟晋平,面无表情的时候最令人恐惧。

  • 萝,安&。

    直到负责看监控的保镖,眼尖的瞥见一直在角落里面睡觉的叶萝,安静祥和的脸上,微微上翘的嘴角有一丝血迹时,才察觉到不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