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萝耳朵一麻,像有一阵电流从脑袋流淌窜到脚后跟,后背起了一片鸡皮疙瘩。全身的毛一瞬间都炸了出来,这是遇上非常危险时才能有的反应。“滚!”她忍无可忍,一巴掌拍开钟晋平凑回来的脑袋,松手扳住他肩膀的手,退后几步。钟晋平被拍歪的脑袋慢慢的的转回来,“萝萝“滚!”。...

叶萝耳朵一麻,像有一阵电流从脑袋流过窜到脚后跟,后背起了一片鸡皮疙瘩。全身的毛瞬间都炸了起来,这是遇到危险时才会有的反应。

“滚!”

她忍无可忍,一巴掌拍开钟晋平凑过来的脑袋,松开扳住他肩膀的手,后退几步。

钟晋平被拍歪的脑袋慢慢的转过来,“萝萝,明明是你先主动的。

书评(220)

我要评论
  • 及防,&人都不

    叶萝的死讯来得猝不及防,所有的人都不相信她会死,更无法相信她会自杀。

  • 人都很&音一落

    钟晋平身边的人都很有效率,他话音一落,立即有佣人要去清除那些名贵价值不菲的花草。

  • 情之下&还是依

    这个男人,掌控欲强到变态,也谨慎到了极点。哪怕看似彻底沉沦于叶萝的给予的脉脉温情之下,但他还是依然不相信任何人,他只相信自己。

  • 觉如浴&惶恐。

    半年来,钟晋平的脸色越来越好,他的手下也感觉如浴春风,对叶萝的态度越来越恭敬,越来越惶恐。

  • &面无表

    以凶残暴戾,阴鸷疯狂而闻名的钟晋平,面无表情的时候最令人恐惧。

  • 即使如&这个多

    即使如此,叶萝也没有能让这个多疑的男人放下戒心,种了红罗以后,她依然没有能走出那个精致奢靡的笼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