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平,我好想好想你,我现在的也可以始终和你在一起了吗?我也可以不回家去了吗?我不想回那里,那里好可怕的我不不喜欢……”钟闽侯像是个小孩子般扯着他的衣袖抬着头,圆润饱满的眼神可伶兮兮的。听见这,叶萝瞪大了眼睛:“钟晋平,你被囚禁了他?”语气不由自主的尖利锐利听到这,叶萝瞪大了眼睛:“钟晋平,你囚禁了他?”语气不由自主的尖锐凌厉了起来,望着钟晋安比自己印象中。...

“平平,我好想好想你,我现在可以一直和你在一起了吗?我可以不回去了吗?我不想回那里,那里好可怕我不喜欢……”

钟晋安像是个小孩子般扯着他的衣袖抬着头,圆润的眼神可怜兮兮的。

听到这,叶萝瞪大了眼睛:“钟晋平,你囚禁了他?”语气不由自主的尖锐凌厉了起来,望着钟晋安比自己印象中

书评(282)

我要评论
  • 上的叶&。

    旁边的佣人保镖看着安静坐在轮椅上的叶萝,目光带着不赞许。

  • ,上面&有着细

    叶萝没有回答他的话,吃力的抬起双手抓上钟晋平的手,她手指带着一股不健康的白,没有那些自小娇养的女孩子的手那么好看,骨节略微粗大,上面有着细细密密的伤口和茧子,甚至有点难看。

  • 岁的叶&”

    但28岁的叶萝,忍不住笑了,笑容讥讽:“您这话,晚了。”

  • 阴冷的&目光,

    钟晋平阴冷的眼骤然看来,冷酷没有丝毫人气的目光,强烈的戾气让医生心脏一悸,脚底生寒,后背一软趴跪到了地上瑟瑟发抖,接下来话直接堵在喉咙里面,恐惧的一句话也说不出。

  • 都知道&怒阴鸷

    所有人都知道,他平静之下,翻涌着何等毁天灭地的暴怒阴鸷和疯狂。

  • 对钟晋&向,像

    那时,被关了两年半的叶萝乖巧了许多,即使面对钟晋平也安安静静,不在恶言相向,像是收敛了身上所有尖锐的棱角,无奈的认命了。

  • 步,明&经无法

    叶萝笑道:“您还是一样,掌控欲到了变态的地步,明明我已经无法离开你。”

  • 停止所&经开始

    保镖撞开大门,帝国最顶尖的医疗团队十万火急的蜂涌而至,看到的是早已停止所有生理特征,尸体已经开始僵硬的叶萝。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