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心中产生怀疑,叶萝是以及控制都忍兴奋期待……的狂喜。钟晋平被她眼里不受以及控制流露出出的喜意剌激到了。他恨恨的咬了一咬牙,但是想起叶萝和钟闽侯朋友见面时的场景,又忍都忍勾了勾嘴角。钟晋平轻轻一笑:“所以想给你看一个意外的惊喜。”叶萝胡疑的望着他。所以钟晋平爆出这个钟晋平被她眼里不受控制流露出来的喜意刺激到了。。...

即使心中怀疑,叶萝是控制不住激动期待的狂喜。

钟晋平被她眼里不受控制流露出来的喜意刺激到了。

他恨恨的咬了咬牙,不过想到叶萝和钟晋安见面时的场景,又忍不住勾了勾嘴角。

钟晋平微微一笑:“因为想给你看一个惊喜。”

叶萝胡疑的看着他。

因为钟晋平放出这个

书评(294)

我要评论
  • 狞,眼&了下来

    钟晋平笑了,声音越来越大笑容越来越狰狞,眼眶猩红,一滴眼泪顺着他的眼角流了下来。

  • 叶萝的&的嘴角

    监控下的那三个小时里面,叶萝的脸上没有出现一丝一毫的痛苦,微微上翘的嘴角像是做着什么美梦,让人不忍打扰。

  • 敢让帝&有加的

    太恃宠生骄太无理取闹,太过分了!竟然敢让帝国皇帝都敬畏有加的钟家家主给她种花?

  • 阴鸷疯&。

    以凶残暴戾,阴鸷疯狂而闻名的钟晋平,面无表情的时候最令人恐惧。

  • 妙的音&迷了。

    叶萝开口说了句话,声音有些嘶哑,并不好听,钟晋平却像是听到世上最美妙的音乐,整个人都有些痴迷了。

  • 你愿意&身边,

    钟晋平慌乱地捧起她的脸:“萝萝,不晚,只要你愿意留在我身边,你答应我永远不会离开我……”

  • ,像是&地就能

    野外随处可见的植物,像是野草一样随风就长生机勃勃,不管多苛刻的环境,一落地就能生根发芽。一长一大片,开的花小小的,指甲盖一样大,像血一样的红。

  • 酷凉薄&”

    生性冷酷凉薄的男人小心翼翼在她面前半跪下,跟她平视,像是轻轻触碰一件珍宝一样抚摸上她苍白消瘦的脸颊:“萝萝……只要你一直乖乖的呆在我身边,不要离开我,你要什么,我都愿意给你。”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