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老师,你看一看这篇作文。”钱老师将聂瑶的作文纸递过来余老师。余老师一接作文纸,眼睛一瞟,就吃惊地瞪大眼睛。他扶了扶眼镜,凑到了看,“啊骈文?”“您老擅长于这方面,瞧瞧这作文写的怎么样?”余老师逐字逐字逐字看了好一会儿,一拍大腿,“小钱啊,这哪钱老师将聂瑶的作文纸递给余老师。。...

“余老师,你看看这篇作文。”

钱老师将聂瑶的作文纸递给余老师。

余老师一接到作文纸,眼睛一瞟,就惊讶地瞪大眼睛。

他扶了扶眼镜,凑近了看,“真是骈体?”

“您老擅长这方面,瞅瞅这作文写的怎么样?”

余老师逐字逐句看了好一会儿,一拍大腿,“小钱啊,这哪儿弄来的文章,水平不错啊,字也好看,现在可是没多少人会去专门练隶书了。”

钱老师这下更惊讶了,她试探着问,“余老师,您看过的骈文多,这篇作文像是抄袭的吗?”

余老师摇摇头,“肯定不是,这字字咬着的中心,就算抄也抄不出这样的水平。”

自己亲自做出来的作文和勉强牵线强配抄出来的作文给人感觉完全不一样,有这么多年教学经验的余老师这种问题一眼就能分辨出来。

听了余老师的话,钱老师为自己刚刚不信任学生的揣测感到抱歉。

余老师又重新读了一遍,下意识开始揣测文中一些生僻字的意思,“小钱,你还没和我说这文章谁做的呢!”

钱老师释然笑了笑,“曹老师班里的学生,刚周考的试卷,我闲着无聊翻了翻,就瞧见这篇了,这学生真厉害。”

余老师听到这答案惊了,“学生作文?”

钱老师捂嘴点头。

“呦呵,这学生不错啊!小小年纪能写出这样的骈文,以后可不得了,以后不研究国学可惜了!”

国学越来越没落,余老师又是专门研究骈文的,对这类学生天然就会偏爱。

“我瞅瞅这学生是曹老师班里哪个。”

作文纸骑缝处有名字,不过字很小,一般不注意不容易看见。

余老师就见到那小小的填写姓名的地方是两个犹如打印出来的“聂瑶”的隶书字体。

“聂瑶。”余老师下意识就念出了声儿。

念出来后,余老师放下手中的作文纸,总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就是一时想不起来是谁了。

钱老师记忆好,她“噗嗤”一声笑,连声音都忍不住带了笑意,“余老师,这学生不就是刚才进办公室被曹老师批评的小胖妞嘛!”

钱老师一提,余老师也立马反应过来。

一个班级里,总是有一些让老师记忆深刻的学生,这类学生分为两波,一波是成绩优异的,一波是整天拖后腿的。

聂瑶毫无疑问属于后者……

每次重大考试后,曹老师都会忍不住在办公室里埋怨,说聂瑶又拖了班级后腿,拉了班级多少平均分。

这念叨一多,常年在一个办公室的老师自然也跟着熟悉了学生的名字。

余老师就是这么对聂瑶有印象的。

“小姑娘这回可是一鸣惊人了。”余老师也跟着笑。

等到下午,聂瑶的那篇骈体作文已经传遍了整个高二年级语文组办公室。

聂瑶回了教室,可没想那么多。

在她心里,那只不过是一篇再普通不过的骈文罢了,这要放在大燕朝,随便一个秀才都能写出来,没什么奇怪的。

上午剩下的一节课是历史,她认真上了一堂课。

好不容易等到下课铃响,聂瑶肚子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按着记忆刚掏出书包内侧小口袋里的校园卡,就被跑过来的陈嘉和一把拉住,迅速出了班级朝着食堂狂奔而去……

高二年级的教学楼离食堂比较近,她与陈嘉和到食堂的时候,人还不是很多。

两人选了个窗户排队,陈嘉和就眯着眼睛看窗口上写的“今日菜单”。

看到一会儿,陈嘉和晃了晃聂瑶的肩膀,笑嘻嘻道:“大瑶,今天有你喜欢吃的炸鸡腿。”

记忆里,聂瑶确实发现原身喜欢吃学校食堂里的炸鸡腿,但是她没吃过,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味道,听陈嘉和这么一说,她决定一会儿点一份尝尝。

轮到两人的时候,聂瑶学着陈嘉和的模样指了两样菜,其中一样就是炸鸡腿,只是刷卡的时候发现校园卡的余额是零了……

幸好陈嘉和帮忙垫付了。

聂瑶也没客气,道了谢后,两人打了免费的汤就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开始吃饭。

虽然十一高现在管的严,中午休息都不让学生随便出校门,但不得不说,学生食堂还是比较良心的。

这个时候,一个炸鸡腿在外面都要卖到五块钱了,食堂里才卖两块五。

油炸鸡腿的香味窜入鼻间,聂瑶夹起来咬一口,外皮酥脆,里面鸡腿肉肉质鲜嫩,真的很好吃。

食堂的一个鸡腿很大,便宜实惠,怪不得学生们很喜欢。

就连吃过山珍海味的聂瑶都觉得味道很好。

聂瑶不知道的是,对面的陈嘉和因为看她都已经看呆了。

聂瑶还是那个聂瑶,但是她吃饭的样子却变了,明明是一个大众化的普通炸鸡腿,为啥聂瑶吃就吃出了优雅的味道……

她吃饭的速度一点也不比别人慢,可每一个动作就是让人赏心悦目,很好看,让人移不开眼睛……

聂瑶一只鸡腿都快吃完了,才发现对面的人呆呆看着自己连筷子都没动。

她眨眨眼,“怎么了?”

陈嘉和回神,连忙摇摇头,“没事没事,你吃你吃。”

聂瑶也不在意,以前她被人注视的时候多来去了,早朝时,一殿的大臣都要明里暗里看她眼色,她根本不虚。

要是陈嘉和知道聂瑶心里的真实想法,肯定要被吓吐血。

就在聂瑶要将炸鸡腿给消灭时,身边人影一闪。

“呵,又吃炸鸡腿呢!也不怕胖成猪。”高露露刻薄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聂瑶抬头看向端着餐盘的高露露,扫了眼她盘子里两盘蔬菜,“没买到鸡腿?想吃的话,下次我帮你多买一个。”

学校食堂的炸鸡腿确实是紧俏货,稍微去迟点就被饿牢放出来的学生们给抢光了。

说来也好笑,原身聂瑶与高露露的恩怨也是从炸鸡腿开始的。

原来的聂瑶贪吃,平时没钱,又没什么好吃的,就巴望着食堂的炸鸡腿解解馋,排队打饭的时候,剩了最后一个鸡腿,排在后面的高露露已经提前暗示聂瑶鸡腿留给她,聂瑶却没留,高露露就记恨上了。

后来什么事都要跟聂瑶对着干,发展到后来更是没事就要嘲讽聂瑶两句。

现在的聂瑶有些好笑,以前她与盟国合约书都撕了,可是有利可图的时候,两国国君又会是哥两儿好,这一个鸡腿又算得了什么。

普通老百姓的生活还真是可爱。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女帝问鼎娱乐圈”,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