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过了几日,徐夫人见女儿身体好全了,就安排好着办赏花观景宴,虽是旧俗但也不可以掉以轻心,这一次发出邀请的人也不少,主要原因是因为莫朝文官职的原因,莫朝文任大理寺卿多年,为人正直善良人缘好,办事儿能力也更突出,颇受皇上的看上,上峰也有的算把莫朝文再往上提一提,因为本次赏花宴当天,莫雨璇外祖一家也在邀请行列。莫雨璇外祖母方氏带着大舅母刘秀芬和她的小女儿徐晓磬早早来到,一方面也是想女儿和外孙了,另一方面也是早到帮衬。马车停在正门外,莫雨璇姐弟和徐夫人早已在门口等候。。...

又过了几日,徐夫人见女儿身体好全了,就安排着办赏花宴,虽是旧俗但也不可掉以轻心,这次邀请的人也不少,主要是因为莫朝文官职的原因,莫朝文任大理寺卿多年,为人正直人缘好,办事能力也突出,颇受皇上的看中,上峰也有的算把莫朝文再往上提一提,所以本次赏花宴邀请的人数相对来说也比较多,没有邀请到的也下帖子表示想参加,于是原本只有五六家亲近人参加的赏花宴,顿时的变成了二十多家的宴会,幸好莫府的园子也是足够大,否则根本没办法容纳如此多的人。

赏花宴当天,莫雨璇外祖一家也在邀请行列。莫雨璇外祖母方氏带着大舅母刘秀芬和她的小女儿徐晓磬早早来到,一方面也是想女儿和外孙了,另一方面也是早到帮衬。马车停在正门外,莫雨璇姐弟和徐夫人早已在门口等候。

马车帘子被丫鬟掀起,赵妈妈扶着方老夫人踩在小板凳上,赵妈妈是从方老夫人小时伺候一直到如今的,自梳不嫁,就只跟在方老夫人身边,因此徐夫人对赵妈妈很是尊敬。小板凳下来的方老夫人,两鬓有几条银丝,但精神抖擞,眼神清澈,人未问话,便爽朗笑了起来。一身深蓝色衣裳隐约透着银色祥云纹路,头上簪着翡翠雕刻的梅花簪,一套三支斜插在发髻上,耳朵同样是两颗翡翠梅花小坠,让方老夫人整个人看起来既清爽简约,又不失华贵,趁得人非常精神爽利,使原本五十多岁的老人看起来也像个四十来岁的妇人。

“娘,您终于来了,快快进来,女儿可想您了”,徐夫人见了方老夫人竟像做女儿时撒起娇来。

“哎哟,你这丫头,都多大个人了,还撒娇,害不害臊”,方氏说罢便大笑了起来,莫雨璇听见中气十足的笑声,也忍不住弯起了嘴角。

莫雨璇与弟弟莫雨凌两人行礼,“外祖母安好,舅妈安好”,“哎哟,我的小乖孙哟,外祖母可想你们了”,方老夫人哈哈笑着,拉着姐弟的手。大舅母刘氏同样也笑着点点头,“长高了不少,娇娇将来可是个大美人咯”,说着就把莫雨璇拉到手里,一首拉着莫雨璇一手拉着女儿徐晓磬跟在方老夫人后面进了门。

徐夫人娘家,莫雨璇的外祖父徐常是正二品官员翰林院院士,徐夫人有两个哥哥,大舅舅徐擎同样是正三品太常寺卿,与莫朝文是曾经的好友,也是因为二人十多年前是好友,来往甚密,年轻时莫朝文来徐府时找徐擎时,在园子里看到年轻时候的徐夫人拿着一大束丁香花笑得灿烂,便念念不忘,后来多次制造机会相遇,感情渐深,莫朝文便使人来提亲,两人最后才成为了夫妻。莫朝文与徐擎曾经是无话不说的好友,成为亲家后,也是和和气气。随着两人的官职越来越大,天子年纪也越来越大,疑心病越来越重,他最不喜官员结党营私,这才慢慢从明面上慢慢疏远,但私底下仍然大事有商量。

二舅舅徐澈则不喜文不喜武偏喜商,性子看似顽劣不堪,其实最为灵活,不受规矩束缚。明面上只经营一家酒楼,正是京城最大酒楼流连楼,私底下还是溢香园的大东家,溢香园名字文雅,却是做的皮肉生意。另有镖局、粮油、皮草等涉及范围极广,这也是莫雨璇前世不经意听到的,到后来徐夫人去世后,因为听信姨娘谗言疏远了外祖一家,两家不再联系。

徐夫人带着一行人进了门,时辰还早,便带领大家去了主院清乐苑,一进院门便能看到假山流水,一个长池子便展现在眼前,睡莲长得正好,已长出了花苞,想必不久便可看到花开的美景,池子下面游着一群红的黄的黑的锦鲤,一条木板桥在池子上方穿过,走过桥后映入眼帘的是一颗枝叶繁茂的丁香树,这株树长得极好,粗壮的需要三个人才能保抱得住,紫色的丁香花开得满满的,像一颗巨大的花伞,伞下是一个小巧的亭子,亭子连着长廊,风吹过花香便清香扑鼻,看着便心旷神怡。

本家莫府并不在京城,而在青州。莫朝文是莫老爷子原配的嫡长子,莫老爷子也是个薄情的,除了原配还有三房妾氏,张姨娘是商户,也是莫老爷子纳的良妾,有一子一女,儿子莫朝武小莫朝文两岁,女儿莫茗秀,比莫朝文小四岁。莫朝文八岁那年,母亲早逝,次年莫老爷子便续弦程氏,程氏因为家中祖父祖母连续去世,守孝五年,便耽搁了,原也是有未婚夫的,但男方家人不愿意等那么久,便找借口说家里老人年迈想早抱孙子,要是守孝五年只能进门做妾氏。程氏心高气傲,自己父亲好歹也是个秀才,怎么能做妾氏,一气之下便退婚了。

守孝结束后,莫老爷子在河边见过程氏洗衣服,模样生的清秀,便向前假装问路,听她声如黄莺,肌肤白皙,说话有理有据,通身书香气息,便对她起了心思。回去后便使人了解,后来了解到觉得是个好姑娘便使人提亲,成婚次年便剩下嫡次子莫朝盛。

未生育时,程氏对莫朝文还是很好的,可算得上慈母,但生了儿子后觉得要为自己儿子做打算,便开始捧杀莫朝文,也亏得莫朝文已经八岁,性子习惯已经养成,才没得长歪了。莫朝文也是个争气的,便到了京中任职,程氏担心莫朝文越来越出息,儿子没了地位,给莫老爷子吹的耳边风要分家,莫朝文也顺势答应了,只身一人来到京中,这在青州其实也是个笑话,正常来说,父母在不分家,况且还是个未成家的儿子,都道莫老爷子糊涂,丢了一个有出息的儿子。

后来莫朝文与徐家结亲,青州并没有来人,莫朝文也不在意。

由于徐澈从商有钱,徐夫人从不缺钱,对唯一的妹妹毫不吝啬,便把旁边一座五进的空宅买下送给了徐夫人,徐夫人使人打通了了两座房子,这才有了如今的大规模。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三世花开锦绣缘”,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