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雨凌听见姐姐喊,急冲冲的向窗前跑去,脸上肉嘟嘟的很是配合好的随着穿插跑动颤抖着着,看的莫雨璇和徐夫人笑出声来。“姐姐,你睡了好久了,是也不是痛痛,凌儿给呼呼,呼呼就不痛了”,莫雨凌指出姐姐睡不醒是哪里不很舒服,小孩子的心思是这么明明白白,把对你好的“姐姐,你睡了好久了,是不是痛痛,凌儿给呼呼,呼呼就不痛了”,莫雨凌认为姐姐睡不醒是哪里不舒服,小孩子的心思就是这么明明白白,把对你好的心捧在你面前。。...

莫雨凌听到姐姐喊,急冲冲的向窗前跑去,脸上肉嘟嘟的很是配合的随着跑动颤抖着,看的莫雨璇和徐夫人笑出声来。

“姐姐,你睡了好久了,是不是痛痛,凌儿给呼呼,呼呼就不痛了”,莫雨凌认为姐姐睡不醒是哪里不舒服,小孩子的心思就是这么明明白白,把对你好的心捧在你面前。

“凌儿不用担心,姐姐不痛,姐姐也好想你”,莫雨璇摸着莫雨凌肉嘟嘟的小手,笑着对他说:“姐姐很厉害的,姐姐会保护凌儿的,不用担心”,床边的小人儿却摇摇头说:“不要,不要姐姐保护凌儿,是凌儿保护姐姐,凌儿长大会保护姐姐的”。

“对,凌儿保护姐姐,那凌儿一定要好好学本领,长大了保护姐姐,保护娘”,莫雨璇对着莫雨凌说着,今世一定要把弟弟培养成强大的人,谁都无法轻易撼动他。

门口响起脚步声,是莫雨璇的父亲莫朝文,不是他来的慢,原是徐夫人一出门就跑着过来,莫雨凌又是在西边的小厢房吃着点心,来的比较快。莫朝文三十岁左右,宽阔的额头,下面是一双深邃的眼睛,让人不易看出他的情绪,鼻子高挺,两片薄薄的嘴唇抿在一起,下巴蓄着手指长短的胡须,看起来严肃又有威严,想来年轻的时候也是个美男子。

“你怎么才来,都多久了”,徐夫人娇嗔着埋怨。

“夫人莫怪,夫人跑的也太快了些”,徐夫人听到莫朝文这样说,顿时脸上红了起来,也才想起刚才不顾姿态的奔跑,还差点绊倒,真是老脸都丢了,手帕捂着嘴巴轻咳两声,掩饰尴尬。

“娇娇可好些了”,莫朝文看下莫雨璇问道。

“好多了,想来歇两日就好了,爹爹不用担心”。

“那就好,你好好休息,要什么尽管跟你娘说,我公务繁忙,少有在家,小事跟你娘说,大事等我回来再决定就可以了”。莫朝文说着。说来莫朝文也是疼爱这两个子女的,女儿聪慧,一点即通,小儿子娇憨可爱,活泼聪敏,对女儿的培养也上心,也很疼爱她,所以上一世的莫雨璇学识不错,琴棋书画各有涉猎,却因为莫朝文和徐夫人不会把不好的肮脏的事拿到子女面前说,导致莫雨璇和莫雨凌两人都有些单纯,也是因为这样,这两人才会听信姨娘,导致两人最后惨淡收场。

没过一会,丫鬟进来通报,“老爷,长贵找您,说李大人到了府上”,莫朝文点点头后对莫雨璇说,“你好好休息,歇好了就到园子里走走,闷在屋里不利于病情”,莫雨璇点点头说,“好的父亲我晓得了”。说完莫朝文就出门去了。

不知不觉到了午饭时候,徐夫人看女儿刚醒不舍得离开,便和莫雨璇莫雨凌两姐弟就在房里吃了。吃了饭莫雨凌便有些犯困了,头一点一点的,徐夫人便带着莫雨凌回去睡午觉了。

“晓春,更衣,我要出去消消食”,莫雨璇有两个贴身大丫鬟,分别是晓春和半夏,晓春是个沉稳的性子,梳头管账是一把好手,半夏是个活泼的丫头,和府里的人关系都好,也是小八卦包打听一枚,小道消息特别多。

晓春手脚麻利给莫雨璇换上一身淡绿色的衣裳,梳了双丫髻,此时莫雨璇也才九岁,这身打扮让她看起来活泼又可爱,脸上带着婴儿肥,笑起来有两个小小的梨窝,如果不是因为脸色唇色有些苍白,看起来就是个人见人爱的小肉团,那双眼睛因为开心而看起来闪闪发亮,装着星辰大海的眼睛让人不自觉深陷其中。不过莫雨璇可是已经经历了两世了,脸上带着不符合年纪的沉稳,为了不怕家里人察觉到变化,只能尽量装的像个小女孩。现在却是不用装了。

晓春看着莫雨璇,觉得小姐变化了,人还是那个人,但是感觉不一样了,眼睛还是那双眼睛,只不过眼睛里面深邃到无法察觉到她的情绪,甚至不敢正视。晓春只觉得小姐身上有股威压往下压。晓春手脚麻利的把事做好,然后站在旁边,双手交叠放在腹部位置,低头说:“小姐,好了”。

莫雨璇看着晓春,想起前世晓春因为护住而被姨娘污蔑乱棍打死的场景,是个忠心的丫头,不枉我对她的信任,今世我一定好好护着你和半夏。

莫雨璇叹了一口气,“走吧”。

正直春末夏初,繁花盛开,绿叶成阴,风轻轻吹着湖畔的柳树,一荡一荡的,让人看了心情平静,徐夫人是个爱花之人,偏爱丁香,所以园子里种了很多丁香花,这些丁香花都是徐夫人和莫朝文成亲后种下的,莫朝文真心疼爱妻子,便搜罗不同品种的丁香花,不管大小,都挖回来种在园子里。现在两人成亲十多年了,莫朝文对妻子的情深也成为京中的一道美谈。

这个时节正是丁香花开的季节,园子不小,确种着五颜六色的丁香花,一团团一簇簇的开的绚丽无比。每到花开季节,人缘好的徐夫人也会邀请京中好友来赏花。

前世也是赏花宴时才导致只有一妻的莫朝文纳了一房姨娘,就是害莫雨璇姐弟的罪魁祸首。赏花宴也应该是在最近了,这世我定不会让你得逞的!

园子里做了四个秋千,是供莫雨璇和徐夫人好友的子女玩的,刚开始只有一个,后来办赏花宴时,小孩子们都抢着玩,后来才加做的几个,所以就有四个秋千。丁香花经过了十几年的扎根,下人们的尽心伺候,丁香花树便长得枝叶繁茂,高大粗壮,秋千便显得小小的。莫雨璇摸着秋千便坐了上去,轻轻逛着,闭上眼睛闻着花香,真好。

微风吹过,丁香花像雪花一样飘落,秋千上的少女闭着眼睛悠闲的荡着,雪白的肌肤配上婴儿肥,像极了雪媚娘一样,软软糯糯,嘴角的梨窝让人印象深刻,活脱脱就是一枚父母宠爱,被人捧在手心上的瓷娃娃。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三世花开锦绣缘”,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