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王…”“母妃…”低低的哭泣,单调的压抑,终但是从喉间无法被压制的溢出,眼角那不曾落下来的清泪,此刻也终是不曾收住,顺着那赤红的眼尾跌落。冰晶的泪滴没入棉枕间,连一霎那流光时刻都不曾逗留住,融入其中消没,厚实的嘶哑自喉间压沉而出。而已苏娆却死死地冰晶的泪滴没入棉枕间,连一刹那流光时刻都未曾停留住,融入消没,厚重的沙哑自喉间压沉而出。。...

“父王…”

“母妃…”

低低的哭泣,沉闷的压抑,终还是从喉间难以压制的溢出来,眼角那未曾落下的清泪,此刻也终是未曾止住,顺着那赤红的眼尾滑落。

冰晶的泪滴没入棉枕间,连一刹那流光时刻都未曾停留住,融入消没,厚重的沙哑自喉间压沉而出。

只是苏娆却死死咬着红唇,不肯让如此声音过多的发出来,蜷缩在榻间的身子颤栗不停,青葱玉指死死的环抱着双臂,玉指苍白。

只有如此,她才能听话的忍住,忍住内心深处那想要吞没她仅有的这点良知的黑暗恨意,不让它跑出来,淹没父王与母妃对她唯一的遗愿要求。

“娘,小姐那样…”

燃放的烟火早已殆尽,可琅京的喧嚣却还未曾停歇。

娆湘阁外,琴娘和依素安静守着。

依素不时看一眼阁内,眸子里具是担忧。

身着淡青色劲装,秀发高高束起一个马尾,青带所系,身形娉婷高挺,腰间别着一把短刀。

很是干练。

那个女娃也早已长大。

小姐今日一天出去,回来之时虽然无事,身上也没有酒气,可她知道,小姐今日又饮酒了,而且饮了不少,明日恐是又会头痛。

“小姐她心里难挨,若不让她发泄出来,她只会更难受,今日仇人登基,小姐却什么也做不了,什么都不能做,就让她发泄吧!”

琴娘也看着阁中,妇人装扮,青墨罗裙,乌发绾起妇人髻,只一根没有任何花纹的银簪簪住,虽只是如此清淡装扮,可她的身上自有一股子贵气,就算而今这云琅国贵胄家的夫人们,琴娘与其站一起,也不会落乘一分,只是琴娘身上的贵气被她强自掩藏起着。

依素倏然握紧垂落纤手,眸子里也闪现淡淡恨意。

“素儿。”琴娘察觉,立刻拉了下她的衣袖。

眉角轻蹙。

依素松开了手,只短短一息,她的手心已指痕映出。

“娘,女儿不会冲动,我们的使命只是守护好小姐。”

琴娘颔首,眉角舒展。

对…

“大秦的灭亡,殿下早已预见,只是没想到会来的那么快,诸侯割据,番邦各自封地,宣冶帝虽为皇精明,可他勒令诸侯之子之孙至大秦为质,这本就是逼迫各诸侯国谋反。

殿下多次进言,可他疑心殿下不听其言,反而愈发强权,如此事态下,各诸侯国谋反已昭然,只是可惜了我们太子殿下,空有一腔抱负却终无处施展,只能那般血染王台。”

阁楼阶台走来一人,身着墨青劲装,五官刚毅,中年面貌,手拿一把佩剑,举止稳妥。

正是已至中年的浩叔。

浩叔与琴娘,周身气韵一看就不是普通的落难人家。

他们其实是正儿八经的云琅诸侯国中人。

大秦二十年前,浩叔与琴娘彼此两相爱慕,托付终身,可怎奈各自家中父母皆不同意,于是两人便相约私奔,逃至了大秦皇城。

浩叔一身武艺得大秦太子青睐,视为知己,与之结交,本有意让其军中任职,却因宣冶帝对大秦太子疑心,此想法也只能停歇。

浩叔也不愿入军,毕竟他是云琅诸侯国中人,若被有心人知晓,恐会牵连大秦太子,于是便做了大秦太子暗下幕僚。

九年前除夕那夜,夫妻俩受太子邀约与东宫同过岁节,却赶上那场大秦宫变,诸侯国叛乱。

大秦太子与太子妃便将秦娆托付给了他们夫妻二人。

秦娆顶替苏娆后,对于救下苏娆的这一家,苏家自然会派人去查,查出的结果也只是浩叔和琴娘是云琅诸侯国中人,而且他们各自家族身份还都不太低,而今也都在云琅国任职。

虽不如苏家贵胄,却也是云琅诸侯国大户。

只是浩叔和琴娘两人在各自家族口中早已是死人。

哪怕得知浩叔与琴娘如今暂落大将军王府,也完全装作不识,他们家族早已没有了这两人的存在。

毕竟在古代,私奔之事不只是他们两人之事,更关乎两个家族的脸面,何况还是云琅大户之家,如此之事,他们只会极力掩饰。

苏家查到这种情况后,苏老将军感念浩叔与琴娘一家对小孙女的救命之恩,便把他们留在了苏家,让他们跟了苏娆身旁照看她。

此事早在秦娆做出那个顶替的想法后她就有如此打算,只是还没等她做什么,苏老将军已经帮她做了,也就省了他们再暗中谋划。

浩叔的这番话,苏娆也听的清楚,其实她自己又何尝不明白,朝代的更迭,时代的产物。

她所来这个世界虽不是她所知的那个古代,可也是冷兵器时代,有朝,就有战争,有战争,就免不了死亡,免不了朝代更替。

只是如此之事发生在了她身上,哪怕心中完全清楚,更加明白,可却做不到一点不恨不怨的如此接受,接受这样没有人性的世道。

哭声停了,轻抚了脸上泪花,虽是蜡黄的脸,可此刻那双桃花明眸带着盈盈秋水,眼尾桃色愈发艳丽,让人看去都会不自觉的忽略掉她的肤色与额间的那丑陋疤痕。

泪流过脸颊的地方,那蜡黄的颜色淡了很多,再好的化妆品都会晕妆,何况还是这个没有定妆粉的古代,她能做到像现在这样落了泪才稍稍晕妆,已是她将她前世毕生所学几乎掏空。

起身走至桌边,一盏茶,阁中烛光摇曳,倒映出她这副容颜,眼尾赤色未曾消减半分色泽,赤红的让她的这双桃花明眸夺目璀璨。

她与真正的苏娆巧的是有着同样一双桃花眼,之外再无一点相似。

完全不像。

可九年时间,足够一个女孩长大,脱胎换骨。

何况还是如此一张蜡黄的脸,谁会去刻意看。

她本只想做一个苏家丑女,谁都不去注意她,有苏家庇佑,她能遂父王母妃遗愿安稳的渡过这一生,像一只乌龟一样永远龟缩在壳中。

可怎奈她因为毁容,苏家担心她因此嫁不出去,在苏娆十三岁之时,便准备给她说亲。

可那时的她却只有十二岁,何况她根本就没打算今生能嫁人,所以她才会在毁容之后还对外做出苏娆的那份纨绔好色与乖张不化。

可苏老将军实在太过疼爱孙女,见得她愈发好色纨绔,却每每也只是看着,再不如未曾毁容前那么追逐上去,二话不说先上手揩了油。

便以为她因为毁容,所以心底生出了自卑,再不复从前心傲,非要给她说亲,看上了哪家的公子,爷爷给你去求圣旨,看谁敢不从。

哪怕霁月世子也没事儿,本就是他害得吾宝贝孙女儿失了容颜,便要他负责也是行的。

这话,直接堵了苏娆要找的由头,最后无奈,只能整出一个萧公子出来,才堵住了苏老将军的疼爱孙女,这一晃,便是三年过。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公主总是被迫黑化”,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有声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