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与也不是,一试,便知。”一语低喃,霁月晋王后转身走入内,偏偏看看不见,却能精确的找到了桌椅,为自己斟一盏茶,动作优雅高贵的品茶,完全无一点眼盲之态。若不是他眼上那显眼的白色蒙缎,谁又会觉他双目完全失明。如此坐着,眼虽被蒙,可那精致优雅隽美的轮廓,薄而大小适中的皓一语低喃,霁月世子转身走进内,明明看不见,却能精准的找到桌椅,为自己斟一盏茶,动作优雅的品茗,完全无一点眼盲之态。。...

“是与不是,一试,便知。”

一语低喃,霁月世子转身走进内,明明看不见,却能精准的找到桌椅,为自己斟一盏茶,动作优雅的品茗,完全无一点眼盲之态。

若非他眼上那醒目的白色蒙缎,谁又会觉他双目失明。

如此坐着,眼虽被蒙,可那精致隽美的轮廓,薄而适中的皓唇轻浅掠过杯盏,一举一动无不隽美惊华之姿,陌上如玉,世子无双。

霁月世子,哪怕眼有盲疾,身子羸弱缠绵,却仍无法挡住他这一身荣华,眼上那条白色蒙缎不仅不觉落色其容颜,更为其增添一分浓墨。

就似一副山清水秀之图,一笔划下一抹浓,其意境愈发深远悠扬,潋滟了娟娟清透,厚重了缱绻之感,比之只是山与水的单调清秀,更显朦胧。

溟濛之感,更加热忱,也更加吸引。

云凌并未帮霁月世子做什么,走过来继续安静的候了一旁,只是目光落在霁月世子身上,见那眼上所蒙白缎,心底总是会生出一抹惋惜。

主子如此惊华之人,可却…

云王府云老王爷,乃刚驾崩云王同母胞弟,新皇瑜皇嫡亲王叔,九年前,云王与其长子云瑜带领苏家一众将领和澹梁与诸暹两诸侯国联合发动兵变之际,云琅诸侯国之地便由云老王爷亲自坐守。

固若金汤。

云老王爷与其爱妻恩爱白首,鹣鲽情深,膝下只育一子一女,儿子随云王父子出征,却不幸战死与大秦皇城,所幸为云王府留有一孙,不至于让云老王爷这一脉子孙断绝。

云王登基建朝后,觉愧对王弟,他未曾保护好侄儿,殒命大秦王城,遂特赦封其九岁幼子云霁为云王府世子,尊称:霁月世子。

霁月世子小小年岁已满腹经纶,七岁儿时便以一册‘辨赋论’打败云琅诸侯国儒学大家。

云琅建国后,十三岁时又以一书‘战事策’惊挫各路群雄战将,为三国所惊叹赞誉。

云王更亲言:‘少郎天才,云琅苍穹之光,一人可抵千军。’

此言出,霁月世子风光大作,哪怕身子羸弱,也成为了三国众小姐女子所痴迷追捧之标准,更有甚者扬言,此生非霁月世子不嫁。

可这些荣耀,与霁月世子本身什么都不是。

根本激不起他内心半点涟漪。

霁月世子也并非一出生就羸弱,他在九岁前身体一直很好,小小年岁,武艺才情已是同龄孩童所不能比拟,天才二字都觉落称。

可或乃天妒英才,就在云琅建国初期举国迁至琅京都城之时,遭大秦漏网之鱼暗中前来报仇,霁月世子不幸身中剧毒,命悬一线。

云王与其弟云老王爷遍请名医,整整一年时光才保住其一条命,却落下如此羸弱病症。

一双灿若星月的双眸更是因此而暗淡了光泽,再未有了少年郎的星河灿艳,熠熠光辉。

整个人,一蹶不振。

直到又两年后,他十三岁之时,夜半惊梦,其父与他托梦。

“吾儿,乃为父一生骄傲,身体之病痛,怎可打败吾儿之坚心,眸色无光,可只要心明,心,就是眼,吾儿之明心,比之那只能触及一寸曙光之眸,吾儿心,可纵观天下。”

此夜后,霁月世子憬然有悟,才明他因身体羸弱双眸无色而萎靡不振,有负父亲多年谆谆教导之心,实乃大不孝之举。

随即写下‘战事策’祷告父亲在天之灵,孩儿已明悟自知,往后定不会再一蹶不振。

此后,霁月世子走出身子羸弱与双眸失色的阴影中,只是终不愿再接触过多的生人。

这么些年来,除云老王爷夫妇外,就是云王以及与他父王兄弟手足情深的伯父云瑜。

他也不愿多见。

……

夜幕缱绻,一轮圆月跃跃映空,星河灿艳了光色。

琅京城的今夜间,注定烛火通明,灯火阑珊。

新皇登基,加之中秋佳节,四通八达的京街上百姓络绎不绝,由为北阳街最为繁华。

已至夜间亥时将至,买卖吆喝声还声声不歇。

苏娆这才身姿左右摇摆的从逍遥居走离。

周身萦绕淡淡酒气,眼尾那自带的桃色也愈发绯然,目光迷离的都觉眼前事物模糊不清。

可在这阑珊烛火的映衬下,竟觉愈发灿艳。

那身荧红衣袍,随着夜间凉风,摇摇而曳。

裙摆的大红花儿竟觉随着她的走动而朵朵绽放,才见竟是曼珠沙华,荧红的曼珠沙华,又带淡淡金色,就这么一朵朵绽放盛开与裙摆间。

腰间一坠血红暖玉带钩,随着她的走动一摇一晃。

一阵夜风呼过,吹起了她的刘海,才看清她眉梢之上左额间那朵曼陀罗,艳红的曼陀罗,如此夜间,其花蕊中心竟也有淡淡金色光泽,那是扑了一层金粉,只在烛光下闪艳。

巴掌大的瓜子脸,嘴角还是淡淡坏笑之感,雌雄难辨的面庞,眸光迷离醉意,就这么走在北阳街上,不时对过往女子一个媚眼,挑逗媚色。

一脸风流姿态,却不觉猥琐好色,反而浑然天成,难以模仿。

“是萧公子,啊!萧公子看我了,看我了。”

如此之声,声声迭起,在北阳街上哗然喧嚣,那些过往女子羞赧面色,娇倩了眉梢。

一个个纷纷跟了苏娆后面。

娇羞难掩。

苏娆手中折扇刷的打开,走去逍遥居对岸的奁阁,步履蹒跚,踉踉跄跄,好似下一秒就能趔趄的栽倒在地,却又堪堪稳住身形。

“公子今儿个心情极好,哪位美人儿能捡了公子这手中折扇,明儿个咱奁阁所有胭脂水粉,一律给那位幸运的美人儿五折起哦!”

醉酒话语,面上佻色,手中折扇后扔而去,一声轻佻愉笑,带着艳滟,也不管身后因她这话语举动而躁动的姑娘们,继续蹒跚走离。

若说琅京的逍遥居是男子们的逍遥天地,那么琅京的奁阁就是所有女子们的爱美天堂。

无论你是那八十老妪,还是这花季少女,都抵挡不住奁阁的诱惑,在那里,无论你有多丑,都能给你变为美女,用萧公子的话说:“世间无任何丑女,只有不懂装扮的懒女。”

奁阁是三年前才在琅京开起的,其阁主萧公子,无人知其身份来历,只知他与逍遥楼欢娘暧昧。

这三年间,琅京众人都猜测,萧公子的奁阁与逍遥居会否是为一人主子,会否萧公子就是逍遥居背后主子。

只可惜逍遥居开起五年,却无一人见其背后主子。

逍遥居前身可乃莺歌台,能拿下此楼作为逍遥居,其身份,不用多想,一定贵胄非常。

奁阁中,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买不到的。

萧公子所着这一身衣着,包括他额间媚花,都是奁阁的招牌手艺,而三年来云琅女子间都流行起的额间妆花便是由萧公子带起的。

不止女子,男子、文人雅士也皆脂粉扑面,眼角花色,人手执一把折扇,风雅翩翩。

若说霁月世子是高不可攀的一轮天上明月,孤耀璀璨,那么萧公子就是坠落人间的一颗灿艳星辰,灼灼其华,比之霁月世子的只可远观,清贵疏离,萧公子更得琅京众女子喜爱,风雅随性。

三国,四公子。

云琅国霁月世子,风光霁月,隽美无双。

澹梁国容枫太子,淑人君子,谦谦温逸。

诸暹国迟韶毅亲王,清冷漠寒,生人勿近。

而这最后一位,便是三年间出现的萧公子。

面如冠玉,风流才子。

此四人,乃当今三国众女子评选而出四公子。

各有特色,各有千秋。

若说第一,自当还属霁月世子,只因霁月世子太过神秘,神秘的犹如谪仙,与他大多为传闻,世人幻想描述,而往往所传闻幻想的事物总是过于美好的,美好的梦幻。

像这些美好,一传十,十传百,最后再美好的事物出现,也无法遮掩他的光芒。

好比萧公子,比之霁月世子他一点不差,更乃琅京众女子喜爱,可若将他与霁月世子所比对,在他人心中终是落色一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公主总是被迫黑化”,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