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琅九年八月十五,这一日乃中秋佳节团圆日,也是云琅国新皇登基的日子,普天同庆。云琅称国,而今已过九年,三月前云王驾崩,其长子太子云瑜继位。为其父云王守王孝三月,与今日中秋登基...

云琅九年八月十五,这一日乃中秋佳节团圆日,也是云琅国新皇登基的日子,普天同庆。

云琅称国,而今已过九年,三月前云王驾崩,其长子太子云瑜继位。

为其父云王守王孝三月,与今日中秋登基。

今日,注定是举国同贺之日,云琅国所有皇亲国戚、宗亲贵胄、文武百官,皆至銮天殿。

恭贺新皇登基。

却唯有两人特例。

一为苏家纨绔好色丑女,一为云王府病弱霁月世子。

苏家纨绔好色丑女未入王宫,皆因其容颜实在丑陋粗鄙,不堪入目,恐其污新皇尊眸。

新皇特赦,苏家女特免入宫,此诏虽因苏家女丑颜所谕,却也是瑜皇给苏家的脸面。

否则,大臣之女,其颜丑陋,恐冲撞新皇龙运,理应主动告请,家中丑女无颜面圣。

云琅国还是诸侯国时苏家便追随着云家,九年前的那场大秦国变,苏家更为云王父子拿下大秦宣冶帝与大秦太子首级立下赫赫战功。

云琅建国后,云王亲赐苏家,大将军王府。

异姓王府。

其地位与云王府不相上下。

而云王府病弱霁月世子未入宫,皆因其身子羸弱之故。

自云琅建国,迁都至曾经的大秦皇城而今这云琅国琅京至今九年,云王府世子露面的机会。

屈指可数。

如此两人,本该是一人被新皇口谕勒令与府中,而另一人常居云王府后院清风居内。

可此刻,这两人竟一同出现在琅京最繁华多彩的‘逍遥居’中。

……

“哎哎哎,都回来,回来,公子还没开玩呢!都走什么走,怕公子短了美人儿银钱不成。”

逍遥居,云琅国最有名的红楼,逍遥客居之地。

五年前所开,就开在琅京最繁华的北阳街上。

此楼的前身便是那幅清君侧上所言大秦宣冶帝为宠姬所建奢.靡莺歌台,纸醉金迷。

逍遥居从最初的名不经传到如今的红遍云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成为琅京城数一数二的逍遥之地,只用了短短三年时间,而今又过两年,已成为了琅京一处醒目的红楼之地,比之前朝莺歌台,更为奢华。

平日之时,这里从来客不绝,日夜笙歌,只在今日,新皇登基,红楼之地,自当闭客。

可就是今日闭客之日,逍遥居三楼窗棂中传出那般一语,一只白皙玉手自窗棂伸出,玉指柔荑,想要抓住那从窗棂走过的各个妖娆红娘。

“哎,灵美人儿,花美儿人,都别走啊!别走啊!公子这才刚至,你们是否太过绝情啊!”

手抓不住,这声音还不停歇,雌雄难辨,嘁嘁哀哀之感,自己竟被美人儿这么抛弃了的悲泣之声。

手中折扇都拿不稳的掉落窗棂外,落在地上发出一声哐当响。

“我说苏大小姐,您大人有大量,今日可否放过奴家的这些姑娘们,您是天有老子罩着,可奴家这逍遥居实属不易,您且行个好儿,今儿个您这酒水奴家自掏腰包,可行呢!”

一声淡淡的妖娆揶揄之音,逍遥居的欢娘捡起掉落的折扇,从窗棂递进去,却无人接住,而是从她身后阁门中传出来轻浅脚步声。

出来之人,少年男子扮相,一袭荧红色长袍,衣摆上绣朵朵大红花,看不出什么花,却很妖艳。

一头浓稠似绸缎的乌黑长发高高束起,灿红的束发缎带,那张白皙嫩润似碧玉的脸蛋,怎么言说都无法来完美诠释,只能用一个字概括。

艳。

棱角分明的精致瓜子脸,一双秋水桃花眸,眼尾淡淡桃色,天生的桃色,并非是胭脂渲染。

这双明眸,最耀艳的桃花眼,天生自带艳色。

如此之人可谓上天赏的脸蛋,靠脸就能吃饭。

额前絮絮碎发刘海遮住了他一半的眉眼,剑眉俊丽,轮廓分明,双臂环抱好似没骨头一般背靠着阁门,就这么瞅着窗棂边给他递折扇的逍遥居主事欢娘,嘴角更带出坏坏之笑。

愈发雌雄难辨。

如此之多之艳,惊艳绝伦,却都艳不过他那碎发刘海之下若隐若现的一朵艳魅之花。

此花红艳娇媚,就绘画在他的左眼眉梢之上,形似百合,却不是,而是有着魅幻之称的曼陀罗花。

红曼陀罗,此花剧毒,所出气味,味道独特,具有迷人魅力,而最大的魅力便在于致幻。

如此看着欢娘,只笑不语,明明只是一个十五六的小姑娘女扮男装,可却再次让欢娘浑身都觉被此花气味包裹,差点迷离眸光。

立马反应过来。

拍了拍自己嘴角。

惊露浓浓懊意。

“哎哟,您瞧奴家这记性,这不是咱们萧大公子嘛。”

苏娆面上笑意快速一深,刚刚还只是那种坏坏笑意,此刻更带了欢愉挑逗,拿过欢娘手中折扇刷的一开,一手揽上了欢娘肩膀。

“欢美人儿啊!既然这其他美人儿都走了,那就由欢美人儿来陪公子玩儿吧!比起那些美人儿,其实公子还是最疼欢美人儿的。”

折扇又一合,直接挑起欢娘下颚,眼角桃色晕染渲开,一颦一笑都带着天生的艳色。

媚色勾魂。

欢娘久经风月之人,风情万种,妖娆多姿,她自问所见青年才俊、貌美之人只多不少。

可此刻瞧来,明知眼前之人是乃女儿之身,可却还是控制不住的让心给漏了一拍,并非是她心思不正,而是这已无关男欢女爱之感。

世人都道,苏家有女,其颜丑陋,可吓三岁稚子夜半啼哭,可谁又知,当其遮了那道难看丑陋的疤痕后,竟会是如此的惊艳夺目。

一举一动都能让人望而痴迷。

如此之天人,恐也只有那久居不出的云王府霁月世子可堪比拟。

苏娆挑逗着欢娘,不曾察觉,就在她对面一间窗棂后,一道月华身影安静驻足在此。

一头浓长墨发及至腰间,只一条月华缎带系住,身形笔直修长,显得他的身子愈发有些单薄,单手后负目视着窗棂,却被眼上所蒙那白缎遮挡,什么也看不见,只能用耳听。

月华衣袍,上绣精致纹绣、勾勒,这么安静站着,没有什么多余动作,却人如其名。

风光霁月之姿。

暖春之晨清风,早夏之夜月明。

隽雅惊华,俊美无双。

如此安静注视,玉颜隽美,芝兰玉树,周身却又觉一种溟濛之感,似那高空浮动的缭绕雾云,氤氲仙泽之韵,只可远观注目,不敢亵渎其半分荣华。

“云凌,她是否有双很美的灿艳明眸,哪怕只随意一个笑容,也能让人为之着迷。”

缓缓开口,以声阅人,霁月世子的声音,似娟娟溪流,潺潺绯然,清凉,却又缱绻,好似那清澈见底的溪流被蒙上了一层雾纱轻幔。

不愿将自己彻底展露。

“主子,她确实有一双很美很诱惑的眼。”

身后一步距离,贴身护卫云凌,一身黑衣,面色冰凉无感。

“可她会是主子要找之人吗?自她以萧公子的身份出现后,属下查找这三年来,她确乃苏家女无疑,并无任何不妥,主子确定吗?”

苏家有女,其名苏娆,纨绔好色,乖张不化,儿时因好世子之容,夜色沉暮之时又欲翻墙偷来清风居,偷窥世子尊容,却不慎摔落,面朝地,在额间留下一道难看三角疤痕。

小小年岁便如此毁了那副精致玲珑之容,此后几年几乎未再踏出府门半步,只听大将军王府传出言,苏家女毁容后,那纨绔性子收敛了大半。

对外虽说几乎再未踏出过府门,早已乖巧,可却每每总有人瞧见她的身影出现在那些俊俏士族公子府门外。

来回徘徊。

直到三年间,琅京凭空出现一位萧公子,其姿容惊华堪与世子比拟,那一手奇特的化妆之术更出神入化,一时间为琅京众女子所追捧。

苏家女闻之,当即缠上萧公子,更扬言要将其娶回家。

只为她一人着装画颜。

此事,当时可乃琅京一大言谈。

好在最后皇后娘娘下得懿旨,萧公子乃琅京名流,不可辱之,萧公子得皇后娘娘如此庇佑,才不至于被那纨绔好色丑女抢回府中。

糟蹋。

而萧公子也气性,不怕得罪大将军王府,直接放下扬言,此生之世,只要他在琅京一日,就绝不会为苏家丑女化妆,遮其丑颜。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有声小说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公主总是被迫黑化”,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